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原创攻略] 香港自助游全记录

攻略好评数:7
攻略回应数:0
fansiding fansiding 发表于:2007年10月06日 攻略关联景区:香港 香港 
快速复制攻略
   香港自助游全记录

盖实习深圳,比邻香港,已然南下,何不过海关、出外境,“到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故办妥通行证件于户籍之地,踏上深港之途。

 

实习结束,在深圳所有的工作也随之不再,借着这一身轻松,计划8月19七夕之日踏上香港的旅程。

走之前很担心,因为就在出发前的头天晚上,深圳受今年最强台风“圣帕”影响,下了一场豪雨!而翡翠台的天气预告也说19号的香港会是雨天,更有新闻说香港因“圣帕”已取消了若干航班。我订的是22号的火车票回汉,而香港的住房也通过网络订了间19号的,时间对我来说非常紧迫,19号能计划旅行是最好的结果。

忐忑终归是没用的,还是安心睡觉好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本能地看看窗外:晴天!

哦也!出发!Hongkong,I am coming!

 

准备篇

一、住房

深圳的房价想必已算得上全国闻名,但比较香港那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也不过小巫见大巫。所以要想在香港找房可比深圳难,不提前预定基本没戏,或者说那场戏很贵,咱老百姓看不起。

通过一个叫做易休旅行的网站(http://1rest.com)找到了可以接受的房间,地点自然在网友们奉为全港最便宜住宿九龙重庆大厦,这是一个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亚洲最能反映全球化的地方,也是最能反映香港多元文化特色的地方,去了你就知道,各种肤色的人都能见到,尤其是非洲人和南亚人,欧美的不多,毕竟他们多在好些的宾馆里住着,才不会跟深色皮肤的人为伍。

重庆大厦里云集了全港最多的廉价宾馆,我所订到了那家叫做龙汇宾馆,在网上的介绍普遍是这样:龙汇宾馆开张于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二日,创办以来一直备受中外旅客的赞赏,在世界各地享有良好的口碑。许多国家的权威旅游刋物,都主动推荐龙汇宾馆。

我事先订的是一件经济单人房,160人民币(港币亦可)一天,但要交16块的订金,因为我是易休网的新注册会员,所以网站帮我交8块,我再从网上银行调8块给龙汇,等到香港后就只用交付144块即可。还是很不错的了,尽管这个价位在内地住一般宾馆可以住得相当爽,但大家注意,香港的物价全球排名是第四位,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

订好住房,心里大快不已,毕竟这是香港旅游的重要环节。

但在下午13:50,我的手机响了,来显是+1090852201。不用问,这么怪的号码,肯定是香港的。尽管算国际长途,但出于礼貌和新鲜还是接了(我接本地号都要3毛的咧)。对方是位言语非常亲切和蔼的中年妇女,说话太细致:先是把我已预定成功的消息告诉我,又把她网站上写的如何到宾馆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复述了一遍,甚至说:“从尖东站k出口出来,‘k’呢,就是英文字母的那个‘k’。”太晕了,只好打断说:“知道了,您网站上已经交代得很详细了。”

终于进入正题。大意是说,因为网站更新和她信息上传的时间差,我所订的房间已经没有了,现有最便宜的是个标准单人间,价位是200,但毕竟算她违约,就180块,问行不行。嗨,在香港能有两百以下的就别计较了,小心睡地下通道呢,何况人家态度实在太好,从了人家吧。

住房到此终于敲定。

二、饮食

前面已经提到过,香港的全球物价排名是第四,所以我还不敢在香港放开饮食。计划是带些面包和矿泉水过去,以备应付一两顿的,但是头天晚上的雨实在太大,没法出门啊,计划也就泡汤了,不过还是在家里灌了一瓶凉白开。后来到了香港,也只敢买面包和饮料,不敢进餐馆,生怕进去就出不来了。

三、货币

别信媒体上说“很多商店打着‘欢迎使用人民币’的牌子”的谣言,那只是因为“党的喉舌”,没办法。当然,我不否认人民币可以在香港流通,比如,我的房钱就是用人民币交的,但是很多地方还是不接受人民币的:你说你买个报纸,大妈会要你人民币吗?你坐个公车,叔叔会认你人民币吗?即使在某些超市,也有不收人民币的。而真有地方能够接受人民币的,你用你也亏。为什么呢?在香港,人家把人民币跟港币1:1地用,但是不论汇率怎么波动,人民币总是比港币要坚挺的,所以还是要把人民币兑换成港币才是划算的。

现在的问题就是在兑换呢。因为汇率每天是不一样的,所以,从理论上讲,我们应该捕捉到汇率对我们最有利的一天去兑换,但实事上,我们哪有那个本事呢,尤其是我这样的文科生。所以,越临近你的赴港日期去兑换越好(个人愚见)。不过,也要注意时间。周六周日是看不到汇率的,也就是说,银行方面是不受理兑换业务的,那么兑换的时间只能在周一至周五——我就是先不知道啊,去了银行排了半天队给人一句话打了回来。

万一时间不允许,那你就很倒霉了(跟我一样)。倒不是说你兑换不到港币了,只是会比较吃亏。我是在一家叫做第一国际资源有限公司(在九广铁路车站,看起来相对官方,香港街头的两替店也能换,但没使过)的兑换店办理的相关业务,找换情况是这样的:100人民币兑换98港币;107港币兑换100人民币。看这一出一入,吃亏吧,还是在大陆把钱都兑换清楚,别太多,也别太少,刚刚好就行。

四、交通

从深圳往香港的关口很多,《深圳特区报》说,明年还要接着开,而且就在8月15号,福田口岸开通。但实事上最方便的还是罗湖口岸——就以新开的福田口岸为例,就一个地铁四号线连着,再没别的选了。到罗湖口岸就很方便了,公车多的是,只要说到火车站就行。

五、其他

由于去的头天下那么大的雨,我自然就把雨伞也带上了。如果你出行时没有下雨,甚至艳阳高照,也不可掉以轻心。深港那么近,天气情况也差不多,我就简单介绍一下深圳的天气吧:上午出门,晴空万里;下午回家,雷雨不止。您说就这多变之地,能不带把伞吗?

另外,去香港的内地人,九成是去旅游的,相机别忘了,充电器别忘了,电池别忘了,在香港,你的拍摄频率会很高的。

地图也带份,能在内地就买到当然更好,不能买到的话,从网上下个大致的地图也凑合,至少能提供大致方向嘛(我就是这样的)。到了香港再买的话,当然也没什么不好,就是贵点。

 

旅行篇

为了不给大陆人民丢脸,我穿着阿迪达斯就进了电梯。

从住处下来,一种雨后出晴的感觉迎面而来:清新的阳光铺撒在有片片雨滩的地面,不知是从哪个方向传来脆脆的鸟叫,晨起的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公车很顺利,从我所在的罗湖体育馆站到火车站也就半小时的样子吧。根据口岸的提示牌,就不知不觉地到了内地海关检查站。一大早,人不算多,把通行证给窗口后的警察叔叔就可以了,当然他会把你跟通行证的照片反复对照好几次,确认无误后,就盖章通过。别以为你已经到香港了,还有一关:香港海关。

在通往香港海关的过口,我第一次看到了活的港警:噢!太帅了!绿色的制服,还有那种穗子挂在肩上,脑袋上的警徽超好看,衣服上也有。而且他们数量不少,守在过口两旁,还都带着手套(防非典?)。

到了香港海关,这里的叔叔阿姨的服装又不一样咯:咱们内地的是蓝色,人家的是白色。过了这一关后,你就可以基本上宣布:老子进香港了!

为什么说是“基本”呢?因为你还要上层电梯,上去后,你就再也见不到简体中文呢。

有网友说,过关的途中会有义工派发香港的宣传资料,而且说很有用。可我一直没看到。直到上了电梯才发现,在电梯的拐角有个宣传册子的展示栏(这样说好像不太明白,没关系,只要不要跟我似的迫不及待地冲上电梯,多左右看看就能找到,或者上了电梯再反向冲回去也行),那里有很多宣传小册子,应该就是它,但已经上电梯了,又不好意思为了几个不要钱的东西走回头路,就算了。

香港,我已经到了香港。

按照计划,首先得把住房的登记解决了,于是到地铁售票机前购票。还好有在深圳的地铁经验,不至于在操作程序上给大陆人民丢脸,但当时只有人民币,又以为“欢迎使用人民币”,就傻不拉几地把人民币往里塞,结果被人家吐了出来。问一个穿制服的同志:那玩意儿能使人民币吗?同志操着相当难懂的国语说:能!

嚯!这就怪了。丫售票机也欺负咱大陆同胞啊?!

就在疑惑之时,一个戴小黄帽、穿小黄衫类似清洁工,又有点义工感觉的同志拉住我的胳膊,以三级甲等的普通话告诉我,售票机只接受港币,不接受人民币(大家注意了,地铁是香港主要的交通工具,它都不认人民币,你说该不该换了再过去),并指着不远的第一国际贸易公司兑换店说那里可以兑换。我半信半疑,穿制服的同志说可以,清洁工说不可以。。。

算了,换就换吧,滋当是个体验。跟我前面的那哥们一样,扔了一百人民币给窗内,窗内没过十秒就送出连纸币带硬币的九十八港币给我。

再往售票机里放(港币有汇丰银行老大签名面往上,这是售票机上说的),呵!还真行!我是从罗湖站往尖东站的,即起点到终点,成人单程票,自然贵些,36.5港币。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优惠票,立马价格上就优惠一半多。他们官方定的优惠标准很简单:14岁以下,其余免谈。尽管如此,你就是买了优惠票也没人查你,香港嘛,发达社会,全凭自觉。

香港管地铁叫列车,所以每次报站都说“本列车开往尖东”。顺便说一句:从他们的报站顺序是:粤语-普通话-英语,有别于深圳的普通话-粤语-英语。

半小时的车程吧,就到尖东站了。按照龙汇的温情提示,找到k出口,下电梯,香港!

终于看到庐山真面目呢。

看到的第一个很熟悉的画面的就是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的标志性的港的,红色,丰田的。赶紧拍了下来。

然后往前走50米左右,就是九龙的主干道弥敦道了,也是我订的宾馆所在的街道。不像大陆的路牌上都标准东南西北,香港的路牌上只有门牌号码,告诉你往左是什么号,往右又是什么号。重庆大厦在三十多号,根据路牌,往右。

大概不到五分钟,我就到了这个亚洲全球化展示地。跟网上的照片一摸一样(哦,真废话),进去后尽是非洲人跟东南亚、南亚人,我估计是当时唯一的中国人,甚至黄种人。

第六感很好,我一下就找到了上龙汇宾馆的电梯。不像网友说的要排队——因为我是早上去的,没什么人,不过其他时间,真要排队。但电梯确实相当小,只有我们内地普通电梯的三分之二大小,分单双层,左边的是双层,右边的是单层。

三楼的电梯门一开,繁体的“龙汇宾馆”几个字就冲进眼球。往左走,就是登记处(真的只能这么叫,说服务台的话,太违心了),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发现里面已经有一个人,是个女孩子。后来知道她是日本人,来香港中文大学修粤语跟普通话。

坐在桌子后的老板见我进来,劈头来了句:“Good morning!”

嚯!吓我一跳,活这么大,就没人跟我这样打过招呼。但反应还算快,马上回了句同样的。

跟我问早的就是头天给我电话的中年妇女,姓林,香港人,但国语很好,是我在港听到的最标准的,原来以前在福建师范大学做过老师。

日本女孩子英语不是太好,不能很连贯地表述出来,但终归能说清楚,而林女士说话细致,慢条斯理,所以两人交流还不是问题。期间我们还调侃日本女孩子让她说中文,呵,还真能说几句,不过听后你就马上可以想象到《无极》里的真田广之。当然出于礼节,我还是竖起大拇指,说:“Good!”

等她弄完,就轮到我呢。不过也和她一样,遇到了别的客人:一个长沙的,说是因为沱江大桥事故,老公是主管这项任务的,要她尽快回去,问能不能提前退房。林女士先不同意退房,但得知是不得已的重大事故,说要湖南方面给份传真证明,房钱只能退一半,算各损失一半(做事细致啊)。我先听她口音就推断逃不了荆楚大地,就问她哪里,她说湖南,我便追问具体些,她说:“长沙。”我一激动,大声道:“你哦滋不早港咯!”林女士赶紧指着后面的客房说,小点声,别人还在睡觉。

还有一家马来西亚人,是在我快办理完手续来的,我们用英语交流了一些简单的信息,比如,打哪来,又往哪去之类。最后以东道主的身份跟他们说:“Have good days in China!”

林女士后来夸我大陆学生有这样英语水平的,她不多见。哎,头次这样正儿八经地说英文就受人夸奖,真不好意思哟~

因为我去的还比较早,房间还没有出来,只有等十二点后别人退房了才有,所以并没有及时进驻我的香港窝,不过话说回来,也没必要。赶紧我的香港行才是重要的。

由于等电梯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宾馆又只在三楼,就走楼梯下去。哎,这楼梯实在垃圾得不行,又脏又破,太有损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了。这还不要紧的,下了楼之后,我居然迷路了。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有位东南亚的朋友(里面做生意的)见状,便用眼神告诉我May I help you。我自然也顺水推舟:“Excese me,could you tell me how can I go out?I think I am lost。”“Oh,this way。”他把我带到一个楼梯口。“Donwn?”我问了句废话。“Yse。”

香港的路标的提示功能还是比较强的,我很容易就找到了通向维多利亚港的路线。当然最先认识的香港风景不是维多利亚港,而是岸边的香港艺术馆,圆圆的造型很有现代感,加上工工整整地繁体中文“香港艺术馆”,就显得越发大气。

从艺术馆旁的通道走去,仿佛是蒙太奇镜头切换一样,维港就出现在我眼前,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无数次的香港标志性风景就在眼前!

拍照啦!!!

顺着中银大厦的方向欣赏维港风情,并没有多少感受,因为整个人已经兴奋到没有了感觉。走到头,便是广九铁路钟楼,维护得很好,但又不失古迹的气息——香港的古迹都有这样的特点,很不容易,这才是所谓“整旧如旧”。

钟楼对面就是香港著名的天星码头了,它提供的天星小轮是香港历史悠久及著名的交通工具,载客来往于香港岛及九龙,是旅客游览维多利亚港首选的途径,近年更被国家地理旅游杂志列为“人生50个必到景点”之一。

别慌!星光大道还没看呢。

应该在香港艺术馆左边。

没错!在那个被胶片裹身的女子塑像往左手的方向。在星光大道上旅客们的任务当然是与偶像的手印合影咯。但提供的手印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个个声名显赫,直到“谢贤”才算碰到个“熟人”。当然后面,成龙、刘德华的就更招人瞩目了,旁边围着它等拍照的就一定是大腕。而为纪念李小龙的一尊铜像就有更多的簇拥者跟他合影了。星光大道上还有三个玻璃小屋,都是卖纪念品的,一个是李小龙专柜,一个是成龙专柜,还有一个就相对杂些。

原路返回吧,坐天星小轮去港岛。

小轮是香港最便宜的交通工具,下层1.7港币,上层2.2港币(不收人民币的哟),这在香港简直不敢想像。听一位北京口音的游客跟她妈妈说,这样的价位实在赚不到钱,只是因为这是香港的一大特色,才勉强维持下来,过几年可能就不搞了。

还好,我赶上了。

不过天星给我的冲击可不仅仅是廉价,更大的冲击是:**居然在这样的地方可以公开宣传!整个天星码头都被他们的宣传栏和宣传板包围,还派发免费的报纸,攻击我国政治,对于江泽民那就不用多说了,少不了恶言恶语。

好了,不提这个煞风景的了。还是回到天星小轮。

找了个靠窗的座,再次欣赏起维港风景。。。

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港岛中环码头。袁老师告诉我的可以看到香港贫富区差异的中环电梯没有找到,但是那个空中的人行道我还是体验了。

下了人行道,就往会展中心的方向走。从九龙看,好像并不太远,但走起来还是有些距离。不过我在深圳动不动就走个三四个小时,这点路程,还是不在话下的。

接近中午时分,金色的紫荆花塑像告诉我,金紫荆广场到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迎风飘扬,它们身后便是完成交接仪式的香港国际会展中心

并没有在那里呆多久,因为已是午餐时分。要开始找吃的了。

由于带的地图只能提供大致方向,并没有太大的用处,特别在要找吃的时候,只能瞎转悠,但转悠着转悠着就一不小心到了维多利亚公园

这么著名的公园也够低调的,不像内地公园都有大大的汉字告诉你,相反,只是一个完全开放与道路相融的街心公园。没有任何提示。问了为警察叔叔,才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维多利亚公园

我去那天,刚好赶上印度尼西亚独立日庆典,一个红色的舞台,围满了印度尼西亚人(当然还有别国的),他们个个喜庆无比,为舞台上的演员捧场、鼓掌。想跟舞台上的演员照个像实在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把镜头拉得最远,在人缝里留个影像。旁边的印尼人(应该是吧)也友好地指着我笑,似乎在为自己的文化得到肯定而开心。

出了维多利亚公园,总算瞎晃到一家叫惠康大型的超市(其实也就一层。香港人更热衷于像7-eleven这样小的便民店,沃尔玛家乐福可都兵败过香港哟),在里面挑选了我来香港的第一顿午餐:一瓶矿泉水、一瓶水果汁、一带夹心饼干。

还是回到公园,毕竟只有那里可以坐下来安安静静地饱餐一顿。别看这小小一包饼干,还真饱了我的肚子呢。

继续晃吧。又有新收获哟:天后站!刘若英,下一站天后,说的就是这个嘛。

从天后站坐到青衣站,这是为了转乘308m小巴去看青马大桥。可在公车站转了一圈,没看到什么308m啊。但地图上毕竟提供了大致的方向:西。

后来又在好心的香港人和自己的运气帮助下,颇费周折地到了青马大桥——全世界最长的行车、铁路两用吊桥。这里的风景确实不错啊,视野很开阔,而大桥本身也让人不得不赞叹人类的伟大。

还是乘坐票价六块半(6.5港币,这个说法是司机师傅的表述方式。插一句,师傅说了,不收人民币。)的308m返回青衣,这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否则打的。

回九龙的途中,我碰上了袁老师嘱咐的面包房,美心面包,在那里搞定了我的晚餐和第二天早上的早点。坐小轮回到九龙,在7-eleven买了瓶看上去就很不错的果汁饮料,带着面包就径直去了岸边的观景台,等待每晚八点的幻彩咏香江演出。这一演出已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全球“最大型灯光音乐汇演”,透过维多利亚两岸33幢建筑物的互动灯光及音乐效果,展示出维港充满动感的一面,令悦目的夜景更显璀璨耀目。

其实,相比较持续达十五分钟的美丽动感的夜景,幻彩咏香江的音乐才是我更为喜欢的。

而相比较景致跟音乐,结识了一个外国发行人,并说了一生中最密集最长时间的英语才是更大的收获。

当时演出还没有开始,我吃过了美心面包(嗨,也没啥特别的,真不知道袁老师干嘛要强烈推荐),就找了一边上悬坐下来。左手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白发但很健康的壮年外国男子,我们眼神碰过一两次后,他开始找我搭讪:“Where are you from?”“I come from China。”(在香港,我很不解甚至愤怒的是,包括香港人在内,他们都管大陆叫China,而Hongkong就是Hongkang。而我也因英语水平有限,没有想到mainland一词,一直都有卖国嫌疑地称I am Chinese。)

有了这个开头,大家就打开话匣子了。而我也很惊讶地发现,我居然能轻松地跟老外说英语,原来张嘴说英语就是这么简单:不要考虑什么语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just do it,anything is possible!

当然话说回来,越说到后面,Tim(当然是那个老外咯)的话就越难懂,以至于我们最后在他所在的宾馆对话,不得不叫大堂经理给我们翻译。

演出完了后,Tim提出一起去喝啤酒,我本来想说我喝酒上脸,但实在不晓得怎么去表述“上脸”,只好拍着自己的脸说:“I am just a student,and I am not good at drinking。”相信当时Tim肯定很晕:这哥们拍脸干哈?!

但是外国人怎么就那么坚持,又改说喝威士忌,还强调:“My pay。”

倒不是因为不用掏钱,只是威士忌还真没喝过,我这人又好新鲜,就答应了他:“OK!Let‘s go!”

他带着我走得很快,并最后进了去天星码头,我本能地想到这会不会是拐卖啊?!他来过香港五六次了,我可是头一回啊!在自己的土地上被老外打劫太丢人了。

我阻止他道:“Hey hey hey,hold on,hold on,we will across the channel?”

他表示肯定。我赶紧说了好多No,他问为什么,我说我朋友还等着我,他反问我:“But you told me that you come here singly?”

真该死!丫记忆力真好。只好继续扯淡。

好在他同意了。舒了一口气啊。但从这时起,我一直对他有戒心。

回到码头外,他指着冰激淋店说:“Ice cream?”

管他的,不要钱的东西都是好东西:“OK,it is good。”

我们各要了一个两个球的冰激淋,每人好像是24还是27来着,反正最后Tim给了钱后,没要找零,就冲了出去。

在港湾边,我们找了个韩国大妈给我们拍了张照(我先以为她是中国人,还冲她礼貌道“您好,能帮我们拍张照吗”,看着她茫然的表情,我就知道礼貌白费了,好在大家动作上没有异样,大妈很懵懂地接过相机,并照了两张,又懵懂地把相机还给了我)。

等我把冰激淋吃完,他说要带我去看看“the best hotel in China”,也就是半岛酒店,我故作疑惑:“in China?Maybe in Hongkong。”但他坚持:“No,in China。”(冲你把香港当中国的一块地,哥们豁出去了。)

路上我还是很警惕,但又要演绎得很自然且带好奇心,很累啊。

半岛酒店果然不同凡响,里面基本都是外国人,甚至亚洲人都不多见----妈的还是娘欧美人有钱!就是上厕所都有人服侍:帮你开水龙头,按出洗手液,还有递毛巾。侍者穿着很有英国管家特色的白色服装,头发不多,可见也有些年纪,香港本地人,国语还行,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武汉的。他开玩笑道:“武汉热还是香港热?”

Tim比我先出厕所,但我不知道,我还想趁机摆脱,没想到那哥们在厕所门口等着我,我立马用一句好似寻找到他的口气说:“Wo!You are here。”

在半岛酒店又逛了逛,看了很多名牌,他还特意给我介绍了一个英国牌子,它们是一组,有三个,全部是英国特色的那种盾形徽章,Tim在伦敦生活了好多年,很熟悉这个牌子。

但当时时候不早了,基本上所有的店面都关门了,正如我们的一小段对话。Tim:“There are all shops。”我:“And all close。”

这个全中国最好的酒店我算是见识了,他把我带向了下一个目的地:他的酒店。

在他的酒店,他的真是目的终于露了出来:介绍他出的一本书。

那本书叫做《Tiger Forest》,是他在印度国家公园拍摄的老虎(主要是老虎),难怪他在香江边就问我:“Do you like tiger?”他好像是某个环保组织的成员,他们组织的老大还受到布什的接见,有报纸的照片为证,而他本人也受到印度女皇(好像是,我说过,越到后来我越听不懂他说什么)的接见,给他带上一个哈达样的东西,我看着照片说:“I think it is honor。”他点头道:“Yes。”

最后,他把那本书送给了我,“It is a gift for you。”

握手后,他问我会回去的路吗,我很自信说没问题。他向右,我向左,这个让我兴奋又忐忑的经历结束了。

没有立刻回宾馆,只是计划着去看看在弥敦道上的中华书局到底在什么地方。嚯!弥敦道450号,我要从1号出发,真走得我都不想继续了,当然最后还是坚持下来。

另外,武汉的朋友们注意:就在弥敦道旁边,有一条汉口道!还有一个综合性商品房叫汉口中心哟!

回到宾馆,林女士不在了,取而代之的应该是他老公,没问他姓氏,但很坦诚地给他照了相:“May I take a photo for you?”他也很幽默并大方地端坐在靠椅上说:“I am handsome?”(他自然也是香港人,不过他说他国语不好,说国语可能我们的沟通会有障碍,还不如用英语,最后总结说it is a pity)

我住的标准单人间空间很小,但也可以说五脏俱全了,电视、空调、卫生间,该有的也都有了,只是门外的景象实在太惨了,倒是跟楼梯很配套。

那一晚,可以说我了不起睡了两三个小时,倒不是因为精力旺盛,相反,相当累,但心里非常兴奋,总是不能入眠。

大概六七点吧,我干脆起床了,把昨天买的美心北海道牛奶面包(名字很牛吧,味道很大陆随便找个面包房买的那种牛奶面包一个味儿)充了早餐,便开始了第二天的香港旅程。

原计划是要去观升旗、拜大佛、看黄大仙的,但一出门发现,大风凛然,人都可以被吹走的感觉,加上冷清的街头,我顿时产生了回去的想法。

但书还没买,sa sa 也没逛,怎么着也得多留会儿。

香港这座城市不像深圳,从早忙到晚,直到九点十点,街道上才开始渐渐有了人气。而中华书局到十一点才开门。我也只好晃到那个时候,进了书局,买了书,又沿着街道在sa sa买了点东西带回大陆。

本来这个时候,我就准备回去的。但发现这时候,天气不但没有恶劣起来,相反,太阳居然出来。还是接着玩儿吧,来一趟不容易。

又去了天星码头,坐上小轮到了港岛。是去离岛,还是去太平山,我犹豫不决。刚好这时候,只往返于太平山缆车站和中环码头的15c巴士出现在我面前,看来天意让我去太平山啊,好吧,去吧,太平山顶,看看香港的全景。

33港币的往返缆车票(单程22港币)买了一张,就随着队伍进了缆车道,有个穿长袖戴眼镜的年轻男子招呼我们两两一站,有序上车。

缆车的终点站并不是太平山顶,而是一幢楼的底层,只有上了最高层的观景台才能看到香港的全貌。而每层都是商场,刺激大家购物。而不光顾任何商铺,径直坐电梯到顶层的观景台却没有得到我们期待的景象;太大的雾啦!只有雾,什么也没看到。大家也只好抱怨,并走下楼去。

杜莎夫人蜡像馆门口照了几张像,也就回九龙了。

坐在维港岸边的座椅上,看着九广铁路钟楼的时间,四点了。我该走了,真的该走了。

Good bye,Hongkong。

本想再在香港街头走走,但不知不觉地就直接进了尖东的地铁站,连香港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哎,真的很舍不得。。。

同样接近半小时,终点站罗湖站到了。还是两道海关检查。在“内地居民”的提示牌指引下,我又回到了已经熟悉的深圳。

 

 

香港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香港旅游住宿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香港官方攻略

更多

多多攻略之香港篇

版本:第三版
浏览:540214
更新:13-09-09
点击下载

香港独家住宿

更多住宿

香港地图下载

更多

香港周边旅游攻略

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