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我的乘风凉]一步一莲花 (转载攻略)

攻略好评数:0
攻略回应数:0
江南初梦 江南初梦 发表于:2013年05月30日 攻略关联景区:九华山 
快速复制攻略

    正午从安庆出发,到柯村(九华山游客服务中心)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九华山所属的青阳县,地处皖南丘陵,所以一路走来青山隐隐,绿意盎然。从柯村到九华街,更是穿行于群山万壑、茂林竹海之中。皖南风景实在胜于我江南,盖江南唯水而已,而皖南山水并佳,山曰仁,水曰智,山雄水秀,阴阳相辅才会真正令人有所悟道。
乘观光车到九华街的停靠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从停靠站往前走几步就是祗园寺,也是我三天两夜的投宿地。几日内深埋寺内,穿梭于殿堂之间,抬头见佛,低头观照,看烛光映壁,听僧人唱经,与各地信众长谈阔论,别有一番意趣,这在任何一家旅馆都是享受不到的。
既然住在寺内,我倒不忙着观看这座九华山唯一的殿堂式寺庙。虽然称之为“殿堂式”还略有夸张,但比照后来见到的数十所寺庵,祗园寺的规模确实居首。
九华街
九华街其实是个习惯的叫法,行政上为镇,而且街成环道,镇上商铺、酒店林立,购物、餐饮、住宿场所一应俱全,事事方便。

九华山和我之前游过的五台山同为四大佛教名山,两者也有相同之处,就是以山间的小镇为中心,寺庙庵堂遍布于镇中、山间。但九华街的寺庙密度似乎还略高于五台山的台怀镇。

天池庵    从祗园寺正门出来,跨街而行几步就是天池庵,这也是我此次九华之行参观的第一个寺庙。
天池庵在康熙年间还是化城寺的寮房,同治时期独立出来,现为尼僧庵堂。庵名据说来自地藏王菩萨,曾在此修行打尘,并饮用过池中圣水。如今穿过小小的庵堂(只有一进院落),庵前小池还在,荷箭轻挑池水,便可想见盛夏时分金莲怒放,那时临水照面,观莲悟道,唯见清净。
庵内的佛像并不如何出奇,但墙壁上满满挂着的手绘“观音化身相”却是令我大开眼界。观音相不知出于哪位高人画匠之手,全是手绘白描,外用玻璃框罩住,一共是88尊,寻常窗户大小,一列列排开,遮住了大殿的两厢墙壁,蔚为壮观。既然是菩萨“化身”,则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姿态、服饰、仪相各异。寻常不识佛法者也许只是感概画像精美,而在受戒尼僧的眼中,却不能不心折于菩萨不可思议之游戏神通。


天池庵前门


天池庵外僧人

通慧寺    天池庵隔街正对的是闵公禅寺,但寺庙无门无名,又和一家酒店并列,高坐在山腰间,所以我没有发现,倒是闵公禅寺南邻紧贴的通慧寺引起了我的注意。其实通慧寺同样不见山门,只是因为一条石阶缓缓爬上,黄瓦殿角隐隐露出于浓密的树荫之外,才使得我凭直觉知道这是处寺庙。走到近前,依然看不到寺名,但小小的穿山石门上赫然挂有一匾,上写“仁义法师真身菩萨”,才令我大吃一惊:想不到第一天就看到了九华山的肉身菩萨。
九华山除了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外,更以多尊肉身菩萨驰名中外,这是其他任何一座寺庙都不能比拟的。寻常血肉之躯何以能够死后不朽,在生命科学上还是未解之谜,而宗教的神秘性却给他披上了神圣的外衣,致使信众趋之若鹜,顶礼膜拜。仁义法师一生行医为善,悬壶济世,1995年坐化于通慧寺,四年后开缸检验,肉身完好,且手肘变为持针诊病状,堪称神奇。这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一位比丘尼肉身。穿过大雄宝殿来到后面的二层小楼,仁义金身就摆在房间的角落里。金身外罩佛龛,龛前香柱几支,烟雾上绕,此外大堂内别无贵重之物。出了大殿往后走,寺内又有几座东倒西歪屋,上漏下破房,一座唱经堂倒是整洁干净,但外立面白墙素瓦,内里木梁薄板,完全是皖南民居的样式,要不是供有小小的佛像一座,还以为错走了哪家大院。这和别处的寺庙动不动金匾高悬、高墙大院相比,实在简陋到极点(后来到闵园尼庵,才发现这里竟是豪华得很了)。
寺庙的朴素简洁、不事雕饰,也是九华山的一大特色。《维摩诘经佛国品第一》中释尊就开示道,“随其心净,则佛土净”,从此“唯心净土”、“心净则佛土净”即为大乘佛教的基本思想。高楼大厦、宝相庄严皆是空相,只要虔心求法,何必在乎居处贫富?
祗园寺1640开晚饭,算算时间差不多,便下山返回,经过天池庵时,又发现一棵参天大树下,有古井一座,井名“太白井”,据说是李白来九华山时取水的地方。
祗园寺对香客提供素斋,八人一桌,一桌四菜一汤,合伙用餐。我在寺内呆了三天,用了早、午、晚餐各一顿,发现不但顿顿菜肴不同,而且味道鲜美,寻常的豆腐、白菜、笋尖竟能烧出无上美味,令人大饱口福。寺内的斋饭都是各地信众捐供(食堂门口贴着各省无数信众“敬设大斋”的红纸条),在食材和烹调上大下功夫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通慧寺大门

闵公禅寺    用完晚餐,天时还早,估计不少寺院仍然开放,便又走出祗园寺,沿着刚才的方向重新走去。经过天池庵时,耳听另一边佛声阵阵,这才发现了闵公禅寺。禅寺在通慧寺旁边的半山腰上,同样没有山门、没有题名,这也是我刚才错过的原因。一上山坡就是一座二层的“金地藏殿”,殿堂极小,但塑就的地藏王菩萨全身像却足有三米多高,金光闪闪,似乎是铜材早就。地藏菩萨两边各有一人,分别是闵氏父子。传说九华山是闵公(闵让和)的地产,地藏菩萨用袈裟罩山,显示神通,化得全山,闵公顿时省悟这是菩萨显灵,甘愿献出。后来闵公又被塑造成九华山的财神,这就是他的主寺。寺庙似乎是新建,佛像高大而已,倒是寺旁的闵公墓看来是货真价实的古迹。


闵公禅寺

法华寺    与金地藏殿平行的石台上,依着山坡修有几间房屋,似乎与闵公禅寺八不相干,只是黄墙罩面、烟雾缭绕才透露出这是个寺庙。走进一看,更是惊讶:这大概是我见过最小的寺庙,全部空间大概还不到60个平米。一进院落,一间主屋供佛,一间侧屋堆放杂物,中间空地立有一个一人多高的香炉,此外别无一物;庙中一僧一俗,
此外别无一人。僧人常住,俗家护持,长者诵佛,少者拂尘,青灯古佛,隔绝俗尘,倒也惬意。
旃檀林    法华寺下来,仍旧沿着九华街一路行去,拐个弯视野稍稍放宽,山峰退去,平地空出,一座寺庙当仁不让地横亘在山峰和街道之间,占据了整个平地。看殿前一块巨型石碑,上面提示:正是九华四大丛林之一的旃檀林
但旃檀林和之前之后所见的一些庙宇一样,没有完整的寺庙格局,山门、天王殿一概没有,而且仅仅三座大殿平行排列,倒仿佛是藏传佛教寺庙的模样――在建筑格局上随意布置,这也是九华山另一大特色。
旃檀林修建于19世纪末,原来也是化城寺的寮房之一,后世扩建成寺。山下并排的三座建筑,从左至右依次是大悲宝殿、华严宝殿、大愿宝殿。大悲宝殿中供千手千眼观音,华严宝殿中供华严三圣,大愿宝殿中供地藏王菩萨四面金身像。三殿外观固然宏伟高大,殿内的塑像更加奢华贵重,尤其是地藏王四面像,高9.9米,高顶房梁,抬头见天。其金光闪闪,直可照人,似乎也用全铜造就,比之闵公禅寺那尊佛像又不知高出几重天去(游览至此,还未见万佛塔呢!)。
旃檀林的芙蓉峰下,似乎还有殿堂,存有明净和尚肉身,但已经入夜,天色渐渐灰暗,于是退了回来,以后也没有再入。晚间清风微拂,缓步在山间小街,看看鳞次栉比的特产商铺,俗世佛土相得益彰。


旃檀林大雄宝殿


殿前石象

祗园寺    祗园寺可称九华四大丛林之首,虽然总共不过九座单体建筑,但依山而建,布局紧凑,庙内小路曲折续断,难寻方向,就仿佛千楼万阁一般;尤其是大雄宝殿,面积也似乎位居各大丛林之上。殿内佛像巍峨高大,十八罗汉姿态各异,与常人等高,再配上声势浩大的佛事活动,就更使人深感佛国世界的庄严、无垠与曼妙。


祗园寺大门

而此时就正在举行佛事活动。后来遍览九华各寺,才发现各大寺庙竟是天天有务,日日赶工。像祗园寺和旃檀林、化城寺、龙庵这样的大寺,又近在街上,每至晚间饭后,更是诵佛声不绝于耳。
九华山贵为四大名山之一,盛名久播,海内外无数信众纷至沓来,广为财施,又或者祈福消灾、超度亡灵,致使山间佛务法事日日不绝。眼下的祗园寺,大雄宝殿内,就有黑龙江上海安徽几家合做的佛事。广阔的大殿内,香烛缭绕,宝灯光照,映得如同白昼。20多个僧人身披土黄宽敞袈裟,时立时坐时跪,行动虽有变化,但诵佛声声声未绝。这时明月初升,天色已黑,山间的小镇却丝毫不绝静谧,原因就在于各大丛林整晚不断的佛事活动。――要知道,明天就是四月初八,为释尊的诞辰,凌晨3点半就会举行更为盛大的纪念活动了。
回到住所,――大雄宝殿侧后方的二层小楼,这里是常年为信众香客提供住宿的地方。站在木构的小楼阳台上,迎面就是重重叠叠的山峦与茂林。晚春山间的夜景,落落如潭,淡淡似岚,看不真却触得着,觉得到又想不透。每一个阅历人生沉浮的过客,深处莲花佛国之中,怎不心情怅然,百味翻腾呢?
住房是五人一间,已经住满。刚趟下休息不久,一个年近四十的香客身披灰紫色的大袍就走进来了。这个人是我见过最为虔诚的佛教信徒――也只有在寺庙客房中才能看到了――自述早年痛感政权腐败、社会风气糜烂,顿生厌世感。因为一个偶然的机遇,在南京栖霞寺拜座师,受五戒,每天参佛打坐,心情才渐渐开朗愉快。这人性格快直,说到自己每天打坐唱经,立刻不管不顾,当即示法:盘腿而坐,高声大唱。几分钟后,《大悲咒》改为《观音咒》,依然旁若无人地唱完了整篇咒文,面露喜悦,心情舒畅。
没有他这般虔诚的心,大概是体会不到其内心的感受。这正是佛教作为一门宗教的特质作用:将社会现象的根源归结到自身,用调结自我心情与认识的手法,化解不良情绪。这人从此无忧无虑,我们便少了一个对抗社会的危险之徒,多了一个顺从现状的道德良民。只是社会弊病还在,谁来改变?纵观历史,从东方到西方,从中国的魏晋隋唐到古罗马和中世纪的欧洲,聪明一点的政权都要大力扶植宗教,原因即在于此。
这个人对佛教真是虔诚到十二分,于自己能够打坐时间长久而沾沾自喜,但听到同宿舍的另一人能“双盘”,立刻羡慕不已,要求一睹为快。显然这位道兄还是堕入外相,成天打坐念佛而已,领悟不到大乘“外扫诸相,内破执着”的真义,要是哪天他不能打坐唱经,必定苦恼万分,岂非又是一害?


4.28 九华山
这天早上,既没有爬床观佛,看他凌晨3点的祈福活动,又没有赶寺内5点多的早饭,美美睡到8点,要养精蓄锐爬天台,看闵园了。
通慧庵后的山林往上,有一条山路就是通往回香阁、闵园尼庵群,直至群峰最高点天台的步行道了。
回香阁    回香阁原名华严寺,这里是登石阶到天台的第一站,以往香客朝天台,下山时在此烧回头香,所以俗称回香阁。回香阁完全是现代重修,寺庙建筑没有什么价值,但财力雄厚,在山门殿前树立的三块雕像夺人耳目。这是采取福建清潮石塑就的石雕,正面《千手千眼观音》,高4米,宽8米,刻有《大悲咒》。两侧一个是《飘海观音》,刻有《心经》,一侧是《紫竹林观音》,刻有《百福百寿》的字图。这三座观音像不但高大,而且雕刻精美,显然花了不少人力物力。


回香阁观音塑壁

万佛塔    从观音像的背面上坡,隐隐有一高塔在望,远看色彩斑斓,高大宏伟,似为古物,不禁稍感兴趣,走进前一看,简直大吃一惊:这塔竟是全部用铜造成!抬头看塔,不见塔顶,想来总有4层楼,10余米高。这个巨型建筑,除塔基是大理石外,内外青黄交加:青铜黄铜之外,再无其它材质。询问塔内的看家和尚,铜塔耗资约为9000万。


万佛塔

9000万,可以供3万中小学生免费读书一年,可以修建450所农村希望小学,可以在西北造9万个“母亲水窖”……如今全化作山中一塔,供人瞻仰。这时候便恍然大悟,中国历史上的“三武一宗”灭佛运动,何以连连兴起。魏晋隋唐之际,为佛学大昌、人人诵经的顶峰期,寺院广占土地、侵夺人口、糜费钱财,危害到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转,这些统治者才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以暴力的方式削减寺产。古今对照,今日中国大约还不到其万分之一的程度,但稍稍著名的寺
庙道观已然富可敌国(省)。就这九华山区区一地,财富大约便可以“亿”为单位计数了。
从万佛塔下来,在回香阁的一侧山路向下,可以通往闵园尼庵群。但一路没有指示,前程虽在,迷途而已。好在始终只有直直的一条孤道,别无歧路。顺道而行,想必就能通往彼境――但与其信这路,实在是该信自己。
今天天晴气朗,但九华山的晴日不比世外平地。茂林修竹布满山间,浓荫遮天但漏下万道金线,所以依然光明一片。远近无人无物,静谧难耐,可偶尔啾啾鸟语,唧唧虫鸣,壁虎爬,蜘蛛挂,又觉万物生灵时时悦动。走了许久只身一人略感孤独,忽有下山游客迎面而过,顿知我人四相生生不灭。山间似乎没有泉流,但至接引庵时溪水潺潺,噪声大作,才晓得不是无水,而是自己机缘未到,心目蒙蔽有水难见罢了!
观音庵、福德祠、接引庵    接引庵在后,观音庵在前。一路走去,先见观音庵,后看接引庵。
两个尼庵都属于闵园尼庵群,尼庵群位于九华河东,神光岭下,这里密密麻麻地分布着二三十座尼庵,因而得名。但河水西岸也建了两座尼庵。
观音庵位于断崖平台,突出于山路一侧。这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房屋,一分为二:三分之一是佛堂,供佛、打坐;三分之二是厨卧,似乎还堆放杂物。整间屋子东西堆得满满当当,越挤越觉其小。――昨日以为法华寺为小,今日才知观音庵更微。

庵内只有一位年过七十、身形臃肿的老尼,深陷在座椅里,见人不惊,自顾自敲木鱼、诵佛经,一刻不停。远远走开,依然能听到人声、木鱼声;直到一切消于无声,那声音却依然响在心里。
世人沉迷于功名利禄,追欢逐乐之下,必有漏苦,究竟乐多苦多,唯他自知。而纵览古今世事,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说这话的羊祜,身为西晋大将,谋略不为朝廷采纳,致使有此浩叹。大约历事越多,挫折越多,烦恼弥盛。如果不能自我排遣,染著受缚之下再无乐趣生念。有情即苦,有欲则漏,佛教干脆叫人扫尽一切外相,断欲灭情,则一切烦恼皆无。就像这老尼,远离人世纷扰,在青灯古佛伴下终此一生。


观音庵

福德祠在观音庵几步之外,其实是个半人高的砖砌小屋,旁边刻着对联:“溪路上宜防失足,迷途上急早回头”。原来是为了提醒行人小心路滑。但言语中暗含禅机,发人深省。
佛教中有阿弥陀佛,成佛于释尊之前,为西方极乐世界之教主,能接引人往生极乐净土,所以又称接引佛。这接引庵不大,但座落于九华河西畔,河上有桥,名接引桥,过桥即是闵园尼庵群,浩浩大大一佛国世界。过河即入乐土,接引庵的名字想必就是因此而来。站在桥下,可见河床内叠石堆岩,而小溪浅浅,匆匆流过岩石,激起水花,散成水珠,十分可爱。不由自主地就走下石桥,坐在河中的岩石上,双脚探入水中,让溪流轻轻抚弄。然后一手撑地,一手搭棚,只见小溪两旁的山腰上,树木葱郁,枝叶茂密,绿意映满视野,活泼泼地好似要迎面扑下来。沿溪水流向往前看去,溪谷如门,门中夹着的是宝蓝的天空,衬着它的是信步悠游的白云,顿时就想起了王维《终南别业》中的名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王维中年之后沉湎佛教,诗风变得朴素不事雕饰,看似平平无奇,但意境却高人一筹,发人幽思,乃是其中深含禅机的缘故。王维号称“诗佛”,也正是因此。佛学的经义,初看时也是无一字不识,无一句不解,但其精妙的辩证逻辑,却能使人不知不觉堕入其中,反复咀嚼,回味无穷。


接引庵


接引庵后的小溪

接引庵这时候大门紧锁,下山时倒是有缘进去。两层小楼,四间屋,一进院落,数分地,只因建在溪水上,每天观流辨音,看山静水动,是个悟道参禅的天然佳境。
闵园尼庵群    过了接引桥,是一个小平台,左有闵公井,右有莲花庵。从闵公井下去是一心茅蓬,和接引庵隔河相对,也是修行的好地方。穿过莲花庵往南是胜�精舍和潮音精舍;回到平台一路向前,山路两边心愿茅蓬、大悲莲社、观音峰下院、大悲庵、光明茅蓬、大愿茅蓬、静修茅蓬等或者一字排开,或者错落相杂。再往后去,山间断崖上,慈修庵、九华莲社、普修庵、金刚寺连绵不绝,真可谓步步莲花,尼庵群的名称正是由此而来。


闵园群庵

这些尼庵一律白墙褐瓦,外植青松。小的单门独院,大的也不过二进厅堂,多数连标明寺名的匾额都没有,只用白粉涂墙,毛笔书就。走进尼庵,中为佛堂,两侧居室,宽敞一点的留有天井小院,栽花植草、灌浇蔬菜以为日常生活用度。所供的佛像,不过一人来高,三五数目,――如果没有佛像香烛,和一般民居别无二致。其简洁朴素的程度,真非常人可以想象。


大悲、心愿、光明、慈修四庵

昔日佛于毗耶离城庵罗树园说法,长者子宝积求净土法门。佛欣然为之阐教:菩萨为普渡众生,不能恃其个人好恶,而应该随其所化而取佛土。世人善恶智钝、传教之地清净与否,都不在考虑之内。所以众生之类,皆是佛土;所以六度、十善、三十七道品等等自我修行的方法,皆是佛土;所以只要自身心净,处处是佛土。“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
只要自身心净,勤勉修度,自然能证菩提道果,何必在乎屋宇广大与否,吃穿用度精良与否呢?佛教的宗教道德,实在是与本土儒家“士有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如出一辙!
尼庵群的尽头是凤凰松,九华山最具盛名的古松,因为树形酷似展翅凤凰而得名。从凤凰松往后又踏上了石板山路。道路起首还有许多商铺饭馆,一般步行到此,正值正午用餐时间,十分方便。商铺往后,山路仍然时弯时直,但因为处于平坦的山腰,视野却开阔起来。放眼望去,满山的竹木铺成了起伏的地毯,似乎平平无奇,但等到山路引你进入,山、石、草、溪,苍苔紫藤,石桥流水潺潺,才觉得奥妙无穷,别有洞天。上与下不同,内与外不同,不入其中,不能知其味,不能窥其奥,不能得其道。


凤凰松

正午12点,刚好到慧居寺慧居寺被山路一劈两半,路右的依山而立,路左的下瞰悬崖。寺内供三世佛,十八罗汉,但最为奇异的要数高处的兜率宫,一个道教观口,却供的佛教弥勒佛;九天玄母圣殿中,还有男身观音像
佛教从西域传来,菩萨本无男女色相之别,为适应中国文化传统,才逐渐把观音塑为女像,以为女信众求子求福方便,世人就误以为观音为女身,因此这男身观音像就显得突兀稀奇。男身观音像在玄母殿后,一旁的对联写“观音由来非女子,慈航到处有婆心”,和福德祠的对联一样蕴意深刻。
从慧居寺往后,又有金匾黄墙的吉祥寺;从吉祥寺往后,长生古洞赫然现身。长生古洞非寺非洞,亦寺亦洞。在一个山石上,也不知是天然是人工,开出一个一人高,半人深,一臂宽的洞口,洞内只有一尊半人高的佛像。一个七十老尼坐在洞外,念佛打坐。古洞居然还有木板门,下山时洞门上锁,老尼已然不见。看洞看门看老尼,转身望俗世,一个出家人的精神世界不禁令人钦佩。
再向上爬,山势越来越陡,迈步越来越难,这时离山脚起点通慧庵已是4个小时之后了。而复兴庵端处山崖,朝阳深嵌峰内,正好用来歇脚。朝阳庵正对山凹,山凹之中,回香阁的万佛塔尤其显目。
天桥寺、观音峰    出了复兴庵和朝阳庵,已经临近山顶,天台遥遥在望,而天台之下,仍不乏佳景名寺,第一个就是天桥寺。天桥寺身当两峰中间,横亘在山谷最高端。峰与峰间,一座石桥稳稳连接,天桥寺就在这石桥上。天桥寺曾为翠云庵,俗称半山寺,民间又号吊桥,无不贴切。寺有5间,其实统在一个大殿内,殿前是走廊,走廊就是石桥本身。站在走廊处,下瞰群山万壑,两山夹峙,如在云端。而摇摇晃晃到了观音峰(下午1320),又觉半山寺不过尔尔。因为观音峰上的圆通庵,造于万丈峭壁之上,开门推窗,皆是断崖。这断崖之外,独有一小山石天然生成,直直站立,有身有头,头挽发髻,酷似观音立像,这就是观音峰。


半山寺窗口

古拜经台  在圆通庵前,可见古拜经台高高在上。这是从山石间生生切出一片平台,在平台上建寺立庙,庙名大愿庵,这是取金地藏又称“大愿菩萨”的缘故。


观音峰、拜经台

地藏菩萨本出西方净土,在万千劫中,时为长者子,时为国王,时为婆罗门女。在国王时,与另一国王发愿救拔众生,得证菩提。那一国王发愿:早成佛道,然后当度众生。而他发愿:若不能先度众生,令众生安乐,则“我终未愿成佛”。地藏菩萨又曾为光目女,生母贪吃鱼鳖,死后堕入地域,在六道轮回中饱受苦难,于是光目女为使母亲得脱轮回之苦,向佛发愿:自此以后虔心修善,救拔众生。“如是罪报等人,尽成佛竟,我然后方成正觉”。后来归结为四句十六字:“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实在是大乘佛法超越小乘自度自修,而转为普渡众生的崇高理想境界。“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因果造业,循环相报。地藏菩萨正是在“因”这个源头上救度众生,劝人向善,以免造就恶业。
唐代永徽年间,朝鲜半岛上的新罗国王子金乔觉来九华山修行,75年之后,于99岁高龄入灭,死后尸身不化,传为地藏菩萨转世。九华山自此就成为地藏菩萨应化的道场。传说金乔觉曾经在拜经台拜诵《华严经》,留下深深的足印。这方岩石上现在盖有瓦屋一间,上有金地藏的坐像。看足印,比常人大了将近两倍,如果稍与常人相近,倒是更容易相信。
未至九华山,先有预料:山上韩国游客必定不少,盖因金乔觉来自朝鲜半岛。果然拜经台四周韩语喧嚷,一队韩国旅行团从拜经台直至天台,前呼后拥,那种虔诚拜佛的劲儿,丝毫不逊于国人。
天台峰地藏寺    天台为九华最高峰,佛徒信众必到之地,号称“中天世界”,是金乔觉修行的地方。峰下有一山石,形似大鹏,头、喙、身无一不备,翅膀收拢,趴在峰下,据说是常来听受地藏菩萨说法,年久化为石像,称作“灵鹫听经”。天台峰上又有天台寺,现名地藏寺,依山而建,俯瞰万峰,气势非凡。从地藏寺往后走,有“云峡”巨石,地处天台的最高点。云峡天然从中裂开,只容一人通过,石上就刻着“一线天”三个大字。


天台寺后山

天台峰既然是九华山的最高峰,自然是观日出的好地方,“捧日亭”、“捧日台”共同组成了“天台晓日”的胜景。现在虽然不能看日出,但身处在九华山的最高峰,受山风吹拂,看群峰低头,尤其是远处山与天相接,云雾模糊了界限,真不知是天低,还是山高。因为天虽高,但能见;山虽低,不可攀。人在天与地之间,就是虚与实境中,如同梦、幻、泡、影、镜花水月,常常不能分别真假,不能认清自我,不能见觉真如实相。
从天台峰下来,由原路返回,到祗园寺时已近5点,正好赶上晚饭。今天有一道菜是油焖笋尖,味道及其鲜美。饭后独步九华街,仍进天池庵、旃檀林等寺庙瞻佛。旃檀林对面是龙庵,所有的寺庙灯火辉煌,佛乐声声,毕竟今天是佛诞日,各地香客信众齐齐拥来,佛事活动全日不歇。

4.29
九华山

昨晚一场大雨淅沥不停,早上起来,雨势早已停住,但山间朦朦胧胧,十步之外不能见物,竟是下起了大雾。所有山峰、庙宇、街道、行人都在重重的雨雾中变得时全时缺,影影绰绰,不能窥其本源。昨日天晴,今日锁雾,世间色相的幻化就在这佛教名山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天晴未必能看真,浓雾中反而可辨假。世人常常惑于习见,不能仔细分别、时刻珍惜,倒是花落成土,香消玉殒之后才能发心许愿,证见自性。《金刚经如理实见分第五》中,佛即传法与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九华街晨景



今天游览的核心寺庙是化城寺、地藏禅寺和百岁宫
从天池庵旁的石路往里走,是九华街围就的中心区域。立庵、菩提阁、净土庵、净洁精舍、广济茅蓬依次可见。这几座庙宇仍然是民居式建筑,一进院落,两层小屋,朴实无华,像菩提阁中开凿的一个水池,池中栽植睡莲就已经很点缀了。其中广济茅蓬,供千手千眼观音像,像前陪侍弥勒佛和济公像,倒也十分罕见。


广济茅棚

化城寺    化城寺居于九华街的中心,。比起其它几座寺院,大概建造时间最早,文物古迹最多。老实说,两天来所看的寺庙建筑历经火灾,多数重建于清末民初,不过百年历史,没有什么文物价值可言。而化城寺的山门、藏经楼16世纪遗物,亭台楼阁色调浓重,古韵悠然。门楹窗框、梁柱斗拱以及台阶础石上处处可见雕刻精美的图案。寺庙前有一个巨大的半圆形放生池,为其它丛林所缺,显示出该寺的崇尊地位。
    化城寺没有僧人主持,开辟成文物馆,不乏无价之宝。如明崇祯、清康熙、乾隆三位皇帝御赐的匾额,明神宗皇帝颁赐的《藏经》,无暇和尚花28年,用自己的舌血调研银粉书写的《大方广佛华严经》,其它书画法器千余件。


化城寺大殿

    从化城寺往南走,穿堂过巷渐渐离了九华街,依着地势慢慢上山,山路漫漫,石阶却引人注意:每方石阶上都刻着不同形状的莲花图案,真可谓步步莲花,处处见佛。
传说佛祖降世,下地之后立刻能走能言。他于东南西北各走十步,每个足印落处顿时有莲花怒放。莲花因此成了释尊的应化迹象,是佛法净洁无暇的象征。其它不少寺庙内也不同程度地雕有莲花的图案,九华山也别称“莲花佛国”。
上禅堂、转轮宝殿    上禅堂要穿过转轮宝殿。转轮宝殿只有一间房屋,没有寺名――也许“转轮”就是寺名?殿内供奉的是十殿阎罗,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包括十八层地狱景象一一具备。地藏菩萨执掌阴间事物,主管生死轮回,这就是他的职务内容,所以来九华,转轮宝殿虽小,却不可漏过。而上禅堂高处转轮宝殿之上的半山腰间,也是九华的名院大寺。寺内释迦、观音、地藏、十八罗汉高有两层楼,其中韦陀殿中的韦陀像是清朝的遗物,雕刻精美,艺术价值颇高。殿堂之后有山泉,名叫“金沙泉”,是传说中李白隐居的地方。


轮转宝殿

地藏禅寺    地藏禅寺应该算是九华山的主庙,因为这里的肉身宝殿内供奉的是地藏菩萨转世金身,亦即金乔觉的肉身。
从上禅堂缓缓上行,在神光岭的山头上,高高座落着的就是肉(月)身宝殿。四周八面的香客信众不约而同地聚集于此,从殿外平台上烧香膜拜者,到殿前石阶、殿内叩首的,人群密度层层变高。


地藏寺大殿

大殿面积并不宽敞,殿中心供宝塔一座,塔周靠墙是十殿阎罗,环塔紧贴的是地藏王塑像,塔内封存的即是金乔觉肉身。围塔参拜的信众分为两层,外层人合掌立身,内层人双脚跪地,用膝盖前移。两层人围成圆圈,按顺时针方向,不停地诵佛念经,缓缓步行。在大殿背面,五六个信众身披紫灰色长袍,也是双膝跪地,双手持经,高声朗诵。
所有的宗教都是有仪式的,所有的仪式都是最能撼动人心的。一旦心灵为之撼动,无论是否符合科学理性,你都要承认它、甚至信仰它。肉身宝殿外的膜拜景象,任何人看见都要感概佛国世界的庄严,情不自禁地向往西天乐土。这时天空中重新下起了毛毛细雨,雨点不大,落在脸颊、身上,反觉得澄澈宁静,杂念忧思暂时抛却。
从肉身宝殿下来,走的是地藏禅寺的前山正面,半山腰的弥勒殿内还供有慈明和尚的肉身。


有肉身菩萨的弥陀殿

百岁宫五百罗汉堂  返回祗园寺,正好赶上1040的午饭。吃完饭稍作休息,从祗园寺侧后的山路上,可以到达四大丛林之一的百岁宫。40分钟的山路走得及其疲累,由此可见400年前的无暇和尚,修行的是什么地方。
无暇在九华山的僻野处默默修行到126岁圆寂,生前用自身鲜血书写成《华严经》,虔诚到十分。死后三年才被人发现,尸身完好。崇祯皇帝下令将其尸体装金,建庙立寺,即为“百岁宫”。建筑群不称庙,不称寺,称为“宫”,可见它的地位之高。


百岁宫

五百罗汉堂在百岁宫旁边,附属于百岁宫,两层楼,一楼有“飞来观音像”,其实是块巨石,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人工雕就,惟妙惟肖,形似观音。楼上供奉了五百尊罗汉,是现代雕塑,手法虽然不见得高超,但数量庞大,蔚为壮观。


五百罗汉

从百岁宫往南约20分钟是四大丛林之一的东崖禅寺。一路走去,深深山岭,墨绿密林,重重迷雾,足足让人喘不过气。但走到百岁宫缆车站前,一棵高山红杜鹃却兀然探出头来!枝叶并不繁茂,树形也不高大,但它红得纯净,艳而不俗,刺破浓雾,击退了山林压人欲摧的阵式,在万绿丛中昂然挺立,使人精神陡然一振。


杜鹃

东崖禅寺    东崖禅寺前有圆通殿,圆通殿旁有“幽冥钟亭”,3吨重的幽冥古钟挂在亭内,昼夜钟声不绝。而禅寺大殿建在悬崖边上,有高高十米的“虹桥”通往大殿正门。王阳明游九华山时,和这里的住持僧结为好友,时时谈经辨禅。东崖寺紧贴悬崖,扶栏下望,山谷密林统统不见,只有浓雾如海汪洋,翻翻滚滚。一见之下,忧者心乱如麻,乐者胸怀大畅。止观破执人,心如止水。

虹桥



浓雾弥漫
下午2点,下山回安庆,晚上在车站附近住下。
                       

九华山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九华山旅游住宿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