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原创攻略] 风雪中的奥斯威辛

攻略好评数:10
攻略回应数:34
丛林狙击手 丛林狙击手 发表于:2012年06月20日 攻略关联景区:奥斯维辛 
快速复制攻略
      这是一篇以前写得游记 ,说的是2006年第一次踏访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感受。  
 
     满以为4月的波兰也像南京一样风和日丽,可当飞机在波兰第三大城克拉科夫上空盘旋时,透过舷窗发现大地却覆盖着厚厚的白雪。刚踏出机舱寒风夹杂的雪花就迎面扑来,给衣着单薄的我来了个前胸透凉,阵阵寒颤不由地从体内升起。离开机场我们一行驱车直接前往奥斯威辛集中营参观,这是此行一个重要的目的地。奥斯威辛在克拉科夫以西 60公里处,原本是波兰南部的一个美丽宁静的小镇,可自从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在此建起令人恐怖的集中营后,这座小城便罩上人类历史悲剧的阴影。汽车在弯曲的丘陵道路上行驶,窗外依旧是雪花飞扬,此刻望着一派山舞银蛇的景象,原本应该兴奋的内心,却是一阵沉沉的悸动。

     我们的导游是一个黑发碧眼的波兰姑娘,有一个挺深沉的中文名字-马哲娜。她毕业于波兰著名的雅盖隆大学历史学院,又深造于上海复旦大学,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在机场一阵地道的中文寒暄,她与我们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热乎起来。行车途中马哲娜为我们介绍了不少波兰的人文典故,讲述着她在中国学习得趣闻,还时不时夹杂着上海话和苏州话,话语间我们渐渐地从疲惫中解脱出来,用职业的眼光来评价这是一位很称职的导游。可是在汽车临近奥斯威辛时她却开始沉默了,我们能够理解,那个记载人类悲剧地方就要到了。当我们一行迈着沉重的步履走近奥斯威辛集中营大门时,马哲娜的眼神中充满了忧伤,她指着门头上的一块匾额低声地告诉我们,这块用德文书写的“劳动才能自由”的木匾,已经有60多年的历史了,可100多万犹太人走入这个大门却再也没

有出来。在风雪中我们步入集中营,虽说营区内参观者穿梭不息,却显得十分的寂静。人人表情凝重、步伐迟缓,穿行在一个个灯光幽暗的展厅,聆听着悲伤的诉说,掀开的是一段尘封已久的历史,沉重的内心似乎在流血。

集中营看上去很像一座兵营

     对于奥斯威辛集中营我们并不陌生,通过许多影片和史料也有所了解,但身临其境依旧让人毛骨悚然。1940年4月德国纳粹头目希姆莱下令在奥斯威辛建立了1号集中营,同年6月700多名波兰人被关押进来,这是集中营的第一批犯人。此后在这个小镇周围又陆续建立了大小40多座集中营,统称为奥斯威辛集中营,这里曾关押过百多万人,除了部分政治犯和苏联红军战俘外,绝大多数是欧洲国家的犹太人。残暴的纳粹分子鲁道夫.赫斯被任命为该集中营的头目,“死亡工厂”便成为奥斯威辛小镇的代名词。为追忆悼念受难者,波兰政府战后保留了集中营中的大部分营房和建筑,把它改建成了奥斯威辛集中营殉难者纪念馆,并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地名录。虽然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集中营却基本保持着当年的原貌。高墙内一幢幢排列整齐的楼房看上去相似一座兵营,可谁能想到这里曾发生过令人发指的惨剧,暗红色的砖墙还在渗漏当年的血迹,交织密布的电网至今仍透着令人恐惧的狰狞,凄冷的寒风仿佛也在控诉纳粹德国在此对犹太人犯下的滔天罪行。也许正是这种阴云密布、风雪交加的天气环境,使人在压抑中更能感悟这段深重的历史灾难,在震撼中升腾一种诚挚的缅怀。

犹太后裔匆匆走过

     当年关押囚犯的和做苦力的场所如今成为陈列史料的展厅,每一幢房子分别展示着令人惊骇的图片和实物。那些堆积如山的个人衣物、金银首饰和大量的金属器皿,全是在集中营被杀害的犹太人的遗物。波兰政府公布的史料表明,奥斯威辛集中营存在的四年多时间内,共有130多万人被关押,其中110多万人在集中营丧生。而当时欧洲约有130多万犹太人,其中110万人被关押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大多数犹太人几乎是一到集中营就被杀害。德国法西斯在集中营内设立了用活人进行“医学试验”的专门“病房”和实验室,还建有4个大规模杀人的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每当运送犹太人的火车抵达时,在车站上即被分成两部分,身体强壮的或有利用价值的人被当作苦力暂时生存下来,这些人在悲惨的生活环境中,每天要从事10个小时以上的劳役,可自由永远的离开他们。沉重的劳役也是纳粹有计划地消灭犹太人的一个步骤,很多犹太人由于经受不住繁重的体力劳动而被折磨致死。而那些老弱病残或妇女儿童则被骗去洗澡,可淋浴头喷出的不是热水而是剧毒氰化氢毒气。导游解说道,每当毒气室杀人时,为了不让其他人听到里面的哭喊声,纳粹法西斯竟在室外大声播放圆舞曲以掩盖暴行。在杀戮高峰时焚尸炉每天要焚烧约6000多具尸体。即使对死去的人法西斯分子也是丧心病狂,他们剥下死者的皮肤之作灯罩,剪下女人头发编织成地毯,还敲下金牙制成首饰。集中营内还有许多残杀囚犯的场所,我们在参观过程中还看到一座长约几十米的绞刑架,那是用来集体屠杀囚犯的,在10号楼和11号楼之间一堵封闭的围墙,被人们成为“死亡之墙”,纳粹常在这里用公开处死的方式,震慑企图反抗或逃跑的囚犯,据说有数千名囚犯在这里遭到枪杀或处以绞刑。尽管如此,在四年多的时间内,还是有700多名囚犯试图从奥斯威辛逃亡,但仅有300多人成功逃出这一地狱。1945年1月,当苏联红军解放奥斯威辛集中营时,营内的幸存者仅有7000多人,其中包括130名儿童。

简陋的住宿如同囚笼

     每到一个展厅马哲娜总是把我们围成一圈低声地解说着,再看看周围来自各国的参观者也都是神情肃穆围在导游的身旁,也许是在宁静中传递一种敬重,不想惊动那些逝去的亡灵。我们在参观时看到许多来自以色列或是其他国家的犹太人后代,大多数是学生模样的青少年,他们身披以色列国旗,默默地看着、听着、记着,追忆着先辈的苦难,泪水不时涌出眼眶。据了解生活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每年都要来奥斯威辛参观,学习历史、牢记血恨、缅怀先人,这也是他们教育后代爱国自强的有效方式。有人说犹太人十分记仇,是的,如此惨痛的经历不能不使他们刻骨铭心。在二战后期以至于战后,那些逃脱死亡的犹太人自发的担负起追杀纳粹暴徒的责任。而当以色列建国后,对残酷迫害犹太人的战犯追捕又变成了国家使命,在锲而不舍得追捕下,许多逃之夭夭的战犯即使在几十年后也相继落入法网。参观途中马哲娜指着焚尸炉旁一个独立的绞刑架说,那个沾满囚犯鲜血的集中营头目鲁道夫.赫斯,最终也是罪恶难逃,战后波兰人在此为他制作了一个绞刑架。1947年4月16日,这个血债累累、恶贯满盈的纳粹党徒在这里被绞死。此时此地我们感到,用一百多万无辜的生命,换取几十个杀人魔王恶命,这个代价也太惨痛了。

身披以色列国旗的犹太学生

     离开奥斯威辛这个伤心之地时天色已近傍晚,雨雪骤停晚霞也出现在天边,夕阳的余晖洒在皑皑白雪上,看着大地又是一派勃勃生机,我们长舒了一口气释放出心中的阴霾。战后,德国政府对自己的战争罪责反思是沉痛的。1970年12月,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访问时,专程向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敬献花圈并跪地请求宽恕。此后时任德国总统的魏茨泽克和赫尔佐克,也都先后明确承认战争罪责。德国众议院还通过法令,以任何形式否定屠杀犹太人罪责的都将受到法律制裁。但是随着时光流逝,人们对久远历史事件容易淡忘。出于这般考虑,波兰政府在2006年3月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要求把在世界遗产名录中“奥斯威辛集中营”,更名为“前纳粹德国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马哲娜告诉我们说,这是波兰政府为了向世人强调,奥斯威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建立的而不是波兰人建立的,也是为了让后人永远铭记这段历。
通向集中营的死亡铁路

 

奥斯维辛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奥斯维辛旅游住宿

旅友回复 (34条)

发表回应
  • #1 @杜拉米斯 (多多蛋离线) 说: 2012-06-20 16:52

    强微笑

  • #2 @秋水丹枫 (多多鸟离线) 说: 2012-06-20 16:54

    师父发游记了,先占个板凳!

  • #3 @米米大人 (多多鸟离线) 说: 2012-06-20 16:59

    我坐小板凳、、在慢慢看

  • #4 @太空精灵 (多多鸟离线) 说: 2012-06-20 17:01

    好长的游记,坐地上慢慢看。

  • #5 @秋水丹枫 (多多鸟离线) 说: 2012-06-20 17:03

    一直想去看看奥斯威辛集中营,可一直都没有勇气去亲临这个杀人的地狱。看了师父的游记,心已经在颤抖了。我想,我还是不去了!

  • #6 @柠檬自助拼团 (多多鸟离线) 说: 2012-06-20 17:30

    有点沉重,很沉重

  • #7 @手牵手 (多多鸟离线) 说: 2012-06-20 17:40

    看后心情很沉重。。。

  • #8 @亦然268 (逍遥鸟离线) 说: 2012-06-20 18:39

    这样的历史不单犹太人要世代牢记,全世界人民都不要忘记;由此我想到了同样发生在二战时期的南京大屠杀......无语呀。

  • #9 @刀马旦 (神仙鸟离线) 说: 2012-06-20 18:47

    消灭法西斯!

  • #10 @月亮下的梅花 (如意鸟离线) 说: 2012-06-20 18:59

    大哭,每次看完这样的题材,好几天心情都缓不过来

1 2 3 4 »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