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原创攻略] 那年,我去了香港……

攻略好评数:0
攻略回应数:3
19800201 19800201 发表于:2012年07月02日 攻略关联景区:香港 
快速复制攻略

 

     1993年3月,受我所供职的公司老板邀请,我有了一次去香港旅游的机会。同行的是我的好朋友公司的经营部主任群群。

     得到旅行社通知,3月初即可到香港一游时,心情多少有点激动,毕竟是去“海外”嘛。本来打算换些港币,有人笑话我们,香港现在人民币通用,用不着换港币。遂放心的拿着2500元人民币和一只大箱子上路了。箱子里空空荡荡,所有的空间都为香港留着。

     旅行社通知我们所有人等一律在出发前一小时在广州什么码头集合。旅行的费用从那儿算起。提前一天我们乘飞机到了广州,抓紧时间和早已在此等候的一个合作伙伴玩了一天。第二天,大约30几号人齐聚码头伸着脖子等待导游。在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终于看见了码头上举着小红旗的导游先生。我们这个旅行团,大多是由海南各地及广东人组成的,在这些陌生人中,我们意外地发现一个熟人,建行龙昆北分理处的小洪。小洪恰好负责我们公司的业务,和我们常来常往,非常熟悉。导游把我们一行几十个人集合起来,按名字发了船票,大概的讲了一**意事项后,就不见了踪影,留下我们这一群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过关的时候,我遇到了一点麻烦,我准备装下香港的大箱子,居然被海关工作人员视为超大物品,需要缴纳港币100元,方可过关。天哪!我和同伴身无分文港币,这可怎么办哪?差点我就要扔下箱子走人了,忽然看见走在队伍里的小洪,顾不得矜持,大声向小洪索要了100元香港银子,才被准予出境。据说,这个码头是香港人的,所以,不收人民币。我一路骂着导游,把票给我们一发,影儿都不见了,害得我丢这个丑。

     我们坐的是一艘只跑短途的船,船仓里没有床,只有一排排的座位。大家依次坐好,船向着对岸的香港开去,大约走了一小时左右,两幢黑色玻璃幕墙和红色钢架结合的建筑出现在我们面前,这种风格的建筑物,在国内的其它城市从未见到过。香港到了,大家欢呼起来。

      例行完极其缓慢的出关手续后,香港中旅的导游把我们这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大陆游客,集中到他的旗下。第一句话就是:“欢迎你来到香港!”当然是用极不熟练的普通话讲的。大家收起好奇随导游一起来到早已等待在码头外面的大巴车前,令我们意外的是,大巴车居然停在人行道的左边,让人看着有点别扭“这香港人怎么不怕罚款,敢把车停在人行道左边。”上车后就更惊奇了,司机的驾驶座和国内的相反,在右边。看到我们不解的目光,导游告诉我们,香港执行的是英国的交通规则,行人靠左边,汽车靠右行。大巴车拉着我们几十个游客,风驰电掣般地在香港市内左右穿行,在国内,从来没见过一辆大巴敢在城市里以这种速度行驶,再看看其他车辆,也都以同样的速度行驶着。我这才知道为什么我们公司的香港老板老嫌我们司机小冯开车速度慢,原来,香港人都这样开车呀。顾不得欣赏车外的风景,大巴车把我们拉到了一艘豪华游轮前,导游告诉我们,这是我们香港之行的第一站,乘游轮游香港夜景,吃大餐。这一路,我们又坐船又坐车的,还没休息,就又上了这艘摇摇晃晃的游轮,几个晕车的团友有点吃不消了。到了船上,只见黑压压一片,大多是大陆官员的访问团,那时候,官员们还不敢穿得太休闲,穿的衣服以蓝、黑为主。我们这个海南、广州人组成的团,比较起来还是色彩多一点的。等我们一一落坐,几十个穿着白衣服的中年男子为主的服务员,麻利的摆好了餐具,香港服务行业以中年人为主,基本上看不到四十岁以下的人。这和我们国内恰恰相反。由于一路旅途劳累,游客们大多胃口不好,美丽的维多利亚湾的夜景渐渐吸引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目光,夜色中的维多利亚湾,能够看见的是星星一样洒落的各式各样的灯,我心想,这就是繁华吧!

      船要绕着维多利亚湾行走一周。吃完饭的游人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船舷边欣赏这美丽的香港夜景。终于,船又停靠在岸边,这时麻利的服务员已经清理完船上的垃圾,我们看到,又一拨游客已经等在岸边了。于是又下船、上车,昏头昏脑的做完这一切,我们一行才被安排到坐落在香港的一处酒店住宿。想起一路的遭遇,我们赶紧给老板打电话,谁知号码没带。真是倒霉!还好酒店里有电话号码簿,在契而不舍的翻找数小时后,终于找到了老板公司的电话,给值班的工作人员说明我们的现状及所住宾馆地址之后,才安心的准备洗漱、睡觉。那个宾馆是中旅的产业,条件还不错。只是让人不解的是服务员极少,而且全是五十岁左右的阿婆级人物。在游船上,我们看到的服务员也是四十岁以上的大叔级人物。这是和大陆的一个差别。一时让我们觉得很不习惯。

     第二天,早早的吃完饭,旅行社的大巴车就拉着我们上了山顶,看了利剑似的插入香港的中银大厦,沿途还经过了跑马场、山顶的富人区和山下的穷人区,在根本不如海南亚龙湾的海边小憩时,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干净,海滩上有许多垃圾箱,没有一个游人将垃圾随手乱扔,即使是大陆来的游客,受其他游人的感召,也会自觉地将垃圾放入该放的地方。这一点,到现在我们大陆上仍然没有达到那个境界。

      刚一发车,导游向我们介绍一个站在他旁边的男孩,告诉我们,他是专门为我们拍照的。到了山顶,我们这些没拿照相机的游客纷纷排队让他拍照,在海边他还为我们全团老少拍了合影。当时我们还没有随团旅游的经验,以为这是旅行社安排的随游奉送项目,挺高兴的。还没到海洋公园,男孩就下了车,说是要去洗照片。在车上,导游用生涩的国语向我们讲了一会儿话,看到车里大多数都是老广和海南人时,放弃了国语,使用起得心应手的鸟语和满车游客沟通。这可苦了我们两个大陆仔,抗议了半天,收效甚微,干脆不再听他的鸟语了。到了海洋公园,导游领我们进园后又开始讲注意事项,我们只听他“嘎末,嘎末”的,不知讲的什么,问了集合时间、地点后就径自在公园乱转起来。在参观了蝴蝶、观赏鱼后,我和群群坐上了过山缆车,没走几步,她就大喊“我不坐了,我要下来!”原来,她恐高,在这么高的地方只能静静的背对窗外,我看着缆车下的深渊,对她说:“行,你下去吧!”看着依次行进的缆车,她绝望的低下头去。我可美美地看了一回香港风景,并把看到的对群群细细讲述,在这里可以明显地看出,香港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真正的风水宝地!怪不得香港经济这么发达,原来,这里的风水好呀!走下过山缆车好一会儿,群群才缓过气来。逛了一天,这时候我们又渴又饿,到一个销售饮料点心的商店买水,人家坚决不收人民币,真是狼狈死了!从山上下来,我们特意乘坐了据说是世界最长的人行扶梯,感受了《科学家谈21世纪》里幻想的出门站着就走的路。由于听不懂导游的话,错过了海豚表演,只在海底世界里看了看各种海洋生物,赞叹人类的伟大和残忍!海洋公园就在我们充满惊叹,遗憾,又渴又饿的状态下,走出了我们的视线。

      晚上,公司董事长和另一位老板来到我们房间,我们向他们诉说了这两天由于没有港币所造成的种种不便。董事长掏出钱包,给我们一人发了2500港币,让我们用这钱给家里人和自己买点东西带回去。当时我们的月薪只有600元,这笔钱当然笑纳了。由于董事长第二天还要去日本,陪我们游香港的任务自然落在我们的财务监督伍老板身上。送走了两个老板,我们两个在床上笑成一团:“有这笔钱垫底,在香港可以花钱了!”

     第三天一早,吃过早点,伍老板来酒店接我们(我们办的是香港七日游,旅行社只管两天,第三天由担保人把游客接出去,自由活动)。昨天那个照相的男孩也拿着照片来找我们,每人照了三张像,加上集体照,要了我们100多块人民币,这时我们才发现上当了。

     我们乘坐的大巴经过海底隧道,来到香港的商业中心——九龙。在这里才感受到真正香港的气息。董事长本来准备让我们住在他家,可以吃得很好,他们家有个菲佣做菜的手艺很好。我们坚决不去,怕不自由。伍老板带着我们走了好几个宾馆,均告客满,最后来到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宾馆,名字我现在还记得“明爱白英奇”,听名字就知道,这里原是基督教会的产业。前台服务员是个四十上下的女士,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一听就是大陆过来的。行李员把行李和我们一起带到我们的房间,老板随手给了十元小费,并告诉我们,人家替你拿行李如果不给小费会被人笑话的。一进门,顿时大感失望,和我们前一天在香港住的房子没法比,简直连我们大陆一般的招待所都不如,两张床还有一张是坏的,一台老旧的窗式空调,发出巨大的轰鸣。费用却高得离谱——545元港币。我们在香港住的星级宾馆才300多元。深圳香格里拉也不过500多块一天,真是宰人!由于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只好勉强住下。在宾馆的第一晚,由于语言沟通问题,就闹了大笑话,香港宾馆都没有楼层服务员,不管干什么都需要打电话到总台。客房没有准备开水,这让我们很不习惯,于是打电话叫总台给我们送壶开水,她那里直问“男的女的?”我回答女的,一会儿,一个服务员大妈敲开我们的门,送来了一壶水,我赶紧倒进放了茶叶的杯子里,结果,是凉水。气得我又给总台打电话,责问他们为什么给我送凉水,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她竟然说,你不是说是女的嘛,我当时实在不明白,开水和男女有什么关系?后来才明白,他们宾馆除了前台那位负责登记的女士外,无一人会说国语,居然把凉热当成了男女。

      由于没有旅行团的束缚,我们得以近距离的观察香港。来到香港,没有想象中的惊奇,它的热带风光比起海南来毕竟差一点。但是大街上疾驰而过的各种汽车,街上匆匆行走的香港人,还是让我看到了快节奏的生活。在高楼林立的九龙街头,我真实的体会到压抑的含义,在海南盖房子,讲究什么容积率、密度,可是这里,小小一块地方,竟然可以盖起一幢几十层的高楼,看起来很滑稽。走在九龙的街上,基本不用打伞,林立的高楼挡住了直射的太阳光,怪不得同样身处亚热带的香港人皮肤比广东人白多了。走在九龙大街上,我一直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那几天的生活,开始有伍老板安排,他带着我们到著名的周大福买了金货,据他说,香港人都是在这家店买东西,这是香港最老的金店。在九龙的大街上,我们看到几乎每家店铺门口都有一个牌子“欢迎使用人民币!”因为大陆游客的购买力是任何地方也比不上的。放弃了大陆游客,就是放弃了赚钱的机会。离香港回归只有几年的功夫了,九龙街头,经常会有漂亮的印度男孩发送各种训练班广告,最多的是国语班。长期使用英语和粤语的香港人,开始发现国语的重要性。可是,我住的宾馆竟连一份中文的地图都没有,拿着英文地图,我让伍老板标出了我们的位置,以免走丢。他又带我们在一家店里买了一架照相机,比国内便宜好几百块呢。我们在到香港的第四天才拥有了自己的相机。

      伍老板还领我们坐双层大巴去了香港最不发达的地区——元朗。汽车行走在平坦的山道上,渐渐地把繁华抛在后边,路上经过风景优美的香港大学和香港文理学院,不禁羡慕起在这里读书和教书的香港人,能在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似的地方学习和工作,这得有多大的造化呀!元朗快到了,路边开始出现一个个堆着大量废旧汽车的地方,在香港的武打片里,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元朗没什么逛的,只不过那里有一家著名的制做老婆饼的饼店,香港人想吃老婆饼会驱车数十里到元朗购买,伍老板给我们买了刚出炉的老婆饼,我尝了一口,味道确实好极了!群群不吃零食,这包美味自然由我一个人独享了。在元朗我们还看到了在香港、九龙看不见的自行车。元朗的荒凉、落后和香港九龙形成强烈的反差。不过时隔十多年,精明的香港商人,是不会忘记这块未开发的地界的。估计,当年的荒凉,现在已很难看到了。

     回来的路上我们还到位于沙田的,闻名世界的八佰伴参观,怀揣几千元的我们,自然不敢到这种地方消费。

一路走来,令人感慨最多的是香港的交通,那么繁华的国际性大都市,居然没有看到一次堵车。这可能要归功于香港那纵横交错的交通系统,和严格的交通秩序了。在香港,不但有数不清的立交桥、高架桥、地下通道,还有贯通九龙、香港的海底隧道。每个红绿灯跟前,会挂着一块“此处曾出过n次车祸,死伤n人”的牌子。使每个过往行人望而却步。主要交通要道上车都开得飞快,红绿灯前决不减速,所以,即使眼前没有一辆车,行人们也不会闯红灯。

     最后几天,我们打发走了地陪伍老板,自由活动起来。首先开到早已听说但一直没去过的女人街,开始疯狂采购。这里的东西果然便宜,好多东西,比大陆便宜多了。我给全家老老小小人人都买了东西,才花了一千多块。给公司里的小部下也都买了礼品。给自己呢,奢侈了一下,买了一件1000多港币的意大利外套,让我妈看说这是针织的东西,凭啥要这么多钱?一只小小的钻戒,也花了我1000元,我心想,没人给我买钻戒,我自己买,大得买不起,买个小的也算是个东西。也就只敢奢侈这一点,到回家的时候,口袋里也就只剩下不到100块了。在给儿子买玩具前,我一再告诫我们俩,千万别买个中国制造,结果,一只会喷水的小海豚被我们看中,走出门,我嘟囔着,不会是中国制造吧?嘿!可真让我说着了,玩具肚子底下一行英文字母映入眼帘“made in china",气得我差点没晕过去。

     为了省钱,我们俩每天到一家面馆吃河粉,一碗13块,再贵一点的东西就不敢吃了。

     临回家前,董事长回来了,当晚他和另一个老板请我和群群到丽晶酒店喝咖啡,在丽晶酒店门口,两辆金碧辉煌的私家车进入我的视线,老板告诉我,这就是劳斯莱斯,酒店专用在门口摆样子的。我记住了那个神气的标志,后悔没带照相机,让我和名车照张合影。在酒店透明的咖啡厅里,看着墙外维多利亚港的美丽夜色,听着菲律宾女歌手充满磁性的歌声,喝着用威士忌和咖啡混合的苏格兰咖啡,真是惬意极了。一直聊到两点多,老板才送我们回酒店休息。

      沉醉在迷人的音乐和美丽的夜色中的我们,开始回到现实,收拾起我们越积越多的东西。我的大箱子这下可派上用场了,装得满满腾腾,旅行社发的小包也没空着,总算收拾完了,我们在明爱白英奇度过了最后一夜。

     离开香港前,董事长一家先请我们在一家有名的餐馆吃了早茶,又把我们送上了回海南的船上。回去,我们乘坐的是直达海口的豪华客轮,行程15个小时,一上船,爱晕车的群群就躺在床上,由着我一个人在船的各处闲逛,船上的午餐很丰盛,可惜我们都没有胃口,只能看着别人吃。我们住的是四个人的房间,条件还可以,我拿出在香港买的书看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十五个小时不太长也不太短,我们终于看到了海口的椰子树,这时候感到海口无比亲切。虽然在出关的时候我的箱子又出了问题,我手里的行李牌和箱子上的对不上号,只等所有的人都走完后,才凭密码取到了我的行李。码头外等的着急的公司同仁们喊着我们的名字,七手八脚的把我们接回了公司。我的香港游就这样结束了。

 

 

香港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香港旅游住宿

旅友回复 (3条)

发表回应
  • #1 @彩云游子 (如意鸟离线) 说: 2012-07-03 18:49

    国内未开放之前,香港就是个花花世界呲牙

  • #2 @19800201 (学步鸟离线) 说: 2012-07-04 19:29

    当时我在海南,比大陆(在海南都这么叫)的朋友好像还开放的早了点。

  • #3 @彩云游子 (如意鸟离线) 说: 2012-07-05 10:40

    【回复 #2 19800201 的帖子】:微笑是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的海南很开放,发生过很多淘金故事,如今炙手可热的冯仑、潘石屹都是在那儿掘的第一桶金!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香港官方攻略

更多

多多攻略之香港篇

版本:第三版
浏览:540214
更新:13-09-09
点击下载

香港独家住宿

更多住宿

香港地图下载

更多

香港周边旅游攻略

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