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旅游攻略 > 浙江旅游攻略> 金华旅游攻略 > 土地革命(四四)—-驰骋浙南挺进师

[原创攻略] 土地革命(四四)—-驰骋浙南挺进师

攻略好评数:0
攻略回应数:0
山中老人家 山中老人家 发表于:2013年03月11日 攻略关联景区:金华 
快速复制攻略

土地革命(四四—-驰骋浙南挺进师

   

 

    浙南游击区位于浙江省南部,东濒东海,南毗闽东,西与皖浙赣边和闽北接壤,包括浙西南、浙南(含浙东南)、浙东等几块游击根据地。是由刘英、粟裕率领的挺进师在浙南人民支援下创建起来的。

 

 

    1935年初,进军皖南失败后的红 10 军团先头部队1个迫击炮连、1个重机枪连和21师的第5连,以及军团政治部、供给部、保卫局的机关工作人员,共400余人返回赣东北,与闽浙赣的红 30 师第1团100余人,共538人,步枪455支,轻重机枪12挺,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

 

       

   粟裕大将                   刘英烈士              王蕴瑞少将            黄富武烈士

 

    粟裕任师长,刘英任政委,主蕴瑞任参谋长,黄富武任政治部主任,刘达云(后叛变)任供给部长,谢文清任没收委员会主任,张友昆任卫生部长。为了适应游击战争的需要,师下面不设团、营、连,只编成3个支队和1个师直属队。支队规模实际上相当于连队,但其主官大都由团级干部担任,师部司、政、供、卫各部俱全,但干部配备极其精干。

 

 

    在历时三年的游击战争中,浙南红军和游击队进行了数百次大小战斗,先后粉碎了国民党军猖狂的“进剿”和两次大规模的“清剿”。不仅巩固了浙南游击根据地,而且吸引和牵制着国民党军几十个团的兵力,策应了主力红军长征的战略行动,并有力地配合了友邻游击区的斗争。

 

 

    浙南三年游击战争,大体上经历了3个发展时期:开辟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和第一次反“清剿”;开辟浙南等游击根据地和第二次反“清剿”;迎接抗日高潮,促成浙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现。当然,各个发展时期不是截然分开的,前后两个时期,常常是相互交错的。

 

 

    挺进师于2月下旬誓师出征, 2月27日从乌鸦弄险道攀过灵山,南渡信江,胜利到达闽赣边界。

    3月1日,挺进师在闽赣边界的铅山县石塘街突然遭到江西省保安团的伏击,电台被毁,从此失去了同中共中央分局及闽浙赣省委的联系。

    3月中旬,挺进师在崇安县岚谷地区会合了原红7军团北上时留在闽北活动的洪家云(烈士)任团长的150余人。会合后即归属挺进师。

 

 

 

    宗孟平烈士碑亭

    挺进师政治委员会由刘英、粟裕、黄富武、宗孟平、王维信(烈士)、姚阿宝(烈士)、刘达云、洪家云(烈士)、方志富(烈士)等9人组成,以刘英为书记。同时对所属部队进行了调整,将3个支队改为3个纵队;第1纵队纵队长王永瑞(烈士)(兼),政治委员刘达云(兼),辖第1、第3支队;第2纵队纵队长李重才(烈士),政治委员洪家云,辖第4、第6支队;第3纵队纵队长刘汉南(烈士)、政委方志富,辖第7、第9支队。师直机关人员编成1个政治连。

 

 

    部队整编后,于3月20日从崇安岚谷出发进入浙西南地区。26日,袭占龙泉县溪头(住溪),歼灭了国民党1个基于保安中队,缴枪40余支,俘敌30余人。接着又袭击了王村口镇,俘虏了驻镇警察,缴获了一些枪支弹药。从此,独立师拉开了开辟浙西南的战斗序幕。

 

 

 

    溪头、王村口战斗后,挺进师辗转游击于龙泉河以南一带。先后进行了小梅、沙湾、上标、潭边街、百丈口等10余次战斗,歼灭了一批保安团队和地主武装,拔除了一些反动据点。

    4月28日,挺进师在庆元县斋郎设伏,击败了国民党从3个方向对挺进师进行分进合击的3200余人。共毙伤敌300余人,俘敌近200人。

 

 

 

    斋郎战斗后,挺进师北渡龙泉溪。5月上旬,在云和县境召开了师政治委员会全体会议(云和会议)。确定了挺进师将正规战转变为游击战,把武装斗争与创建根据地结合起来。分兵发动群众,打土豪,开仓济贫,开创以仙霞岭为中心的浙西南游击根据地。

 

 

 

    5月17日,挺进师袭占了松阳重镇古市,公开处决了反动镇长和巡官。21日,袭击龙游溪口,镇压了作恶多端的龙游公安第三分局局长,大快人心。建立农民协会和赤卫队,以及青年、妇女等革命群众组织。形成了一个崭新的红色游击根据地的雏形。这道发自仙霞岭的革命霞光,映得浙西南大地一片火红。

 

 

    国民党浙江当局惊呼“松遂龙各县大半赤化”,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与省保安处负责人宣铁吾等紧急磋商,决定全力“进剿”。妄图将浙西南红军游击根据地扼杀在摇篮里。

    这次“进剿”合约八九个团的兵力,由蒋志英、陈式正统一指挥。从5月中旬开始,分4路向挺进师进攻。

    刘英、粟裕处变不惊。由师政治部主任黄富武率领第1纵队为南路军向西南行动,刘、粟亲率第3纵队和直属队为北路军,向北方行动。

 

 

    挺进师主力来回游击,仅10多天时间,就弄得省府主席兼保安司令黄绍竑坐卧不安。黄绍竑增添恼恨,于是率反动愚勇,装备精良的反共的亡命徒仕官教导团到前线助战,以图振奋浙西南地区的反动势力。

    6月14日,刘、粟抓住有利战机,指挥部队突袭宣平乡,全歼仕官团的1个中队,接着又奔袭小溪口,再歼敌1个中队。黄绍竑见其基干接连被歼,十分懊丧,自知无回天之力,被迫于20日匆匆窜回杭州,宣告“进剿”失败。

 

   

 

    为了加强根据地建设,政委会于6月上旬,决定成立地方工作团,由杨干凡兼团长,柯金发任副团长,在松、遂、龙边界开展群众工作。

 

 

   1935年6月上旬,挺进师政委会在松阳县小吉召开会议,成立浙西南军分区,由黄富武接替新近牺牲的宗孟平遗留的中共浙西南特委书记职务,杨干凡任特委副书记;由刘达云、许信焜、王永瑞、范连辉、王屏等人组成第1纵队行动委员会,刘达云、许信焜分任正副书记,第4支队扩编为第4纵队,王裔三任纵队长,李凡林任政委,辖第10、第12两个支队。

 

 

 

组建独立第15支队,刘文生任支队长,柯金(勤)发任政委,开展松(阳)遂(昌)龙(泉)边境工作。

    7月间,以独立第15支队为基础,吸收松阳地区的部分游击队,编成了挺进师第5纵队,刘文生任纵队长,柯金发任政委,辖第13、第15支队。为了协调和推动广泛的群众游击战争,师政委会还决定成立松遂龙游击总指挥部,以松阳群众领袖陈凤生、卢子敬分任正副总指挥,辖游击队员1000余人。

 

 

 

    挺进师于7月底8月初发起了“八一”大示威,开展“缴枪扩军”活动。这次行动挺进师共缴获长短枪100余支,轻机枪2挺;扩军400余名;破坏了龙泉、浦城、松阳、遂昌、龙游、云和、汤溪等县的一些公路和敌电话线;张贴和散发了标语传单数万份;筹款数万银元,给国民党反动派以有力的打击,致使浙西南反动当局复感“风鹤频惊”。这一胜利大长了部队的志气,振奋了民心,扩大了红军影响,有力地推动了游击根据地建设。

 

 

 

    到八九月间,挺进师已发展到近千人,连同地方共计2000余人。师部和政委会设在遂昌县的王村口。设有军需物资供应站、军械修理所和伤病员休养所等后方勤务机构。

 

       

   卫立煌二级上将             陈诚一级上将              罗卓英上将

    8月间,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先后任命卫立煌和第18军军长罗卓英为“闽赣浙皖边区清剿总指挥部”(以下简称“四省剿总”)的正副总指挥。同时调遣“中央军”主力第18军入浙,施行“清剿”任务。

 

   

        黄维中将           霍揆彰中将             李树森中将            宋瑞柯中将

 

    第18军是陈诚赖以发迹的蒋介石嫡系王牌军,其师、团长如黄维、霍揆彰、李树森、宋瑞柯、胡琏、阙汉骞、高魁元等是清一色的黄埔校友,后来都成为蒋嫡系著名干将。    

 

  

    胡琏一级上将         阙汉骞陆军中将             高魁元一级上将

 

 

 

    9月上旬,国民党浙南“清剿”军各师63个正规团六七万人,按预定的“清剿计划”开始进行“清剿”,大有“乌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1935年9月20日,挺进师主力对驻龙泉上田之敌11师的1个团发起猛攻。经一昼夜激战将敌击溃,毙伤敌100余人,俘敌40余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

 

 

 

    挺进师领导此时方从俘虏口中获悉国民党军进行大规模“清剿”的军事部署,感到问题严峻,遂于21日在龙泉上田召集政委会议,分析当前敌我形势,确定实行“敌进我进”的破敌方针。

 

 

 

    9月25日,刘英、粟裕率师主力由浙西南游击根据地中心区南下,突破云(和)龙(泉)封锁线,抵达浙闽边境。在突围战斗中,第3纵队纵队长刘汉南英勇牺牲。突围后,刘、粟采取“避实就虚,避强打弱,避(敌)正规军,打(敌)地方武装”的作战方针,在边境游击与敌周旋。

 

 

 

    第4纵队转入闽北游击区,与闽北独立师第4团第1营合编为闽北独立师第2纵队,王裔三(烈士)任纵队长,坚持游击战争。第1纵队在书记刘达云(叛徒)、纵队长王屏(烈士)、政委杨金山(烈士)率领下,按计划挺进浙东,牵制敌人。

    罗卓英老奸巨猾,他自知以数万大军追击分散活动不足千人的红军游击队,犹如“拳头打跳蚤”,难于奏效。因此,只以1个师约5个团的兵力负责“追剿”红军游击队主力,其余几十个团的兵力,仍按原计划死死箍住浙西南红军游击中心区,企图彻底摧毁红军游击队赖于生存的根据地。

 

 

    10月5日,敌进攻龙浦游击根据地,挺进师第3纵队政委、龙浦县委书记黄志富领导根据地军民顽强抗击。在龙泉县香炉坑、五里亭间的菜园坑战斗中,只剩下黄志富一人,且左手负伤,他以独臂轮换使用两支枪射杀敌人,直至壮烈牺牲。

    当敌人进攻王村口时,第2纵队政委洪家云率领所部的一个大队30余人,运用“石垒战”,“吊木排”滚乱石等原始战法,砸得敌人死伤一大片。敌人攻了三天三夜,寸步难进,最后不得不调来钢炮助战。

 

 

 

    防守住溪的挺进师第2纵队第6支队指战员,在支队长崇安佬、政委王春华指挥下,依托堡垒工事抗敌,掩护群众转移。敌凭借优势火力向第6支队发起猛烈攻击。几经拼搏,敌我伤亡都十分惨重。自支队长以下的大部分指战员英勇牺牲。

    挺进师政治部主任、浙西南特委书记黄富武于10月30日在遂昌县淤头乡馒头岭落入敌手。敌人将他押赴第18军军部驻地丽水,利诱与酷刑并施,企图迫他就范。然而,黄富武挣挣铁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最后于12月12日慷慨就义。

 

 

    坚守松遂龙边界基本区的第5纵队第15支队,为保卫根据地和保护乡亲,大部分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中包括第5纵队政委柯金发。

    10月底,松遂龙游击总指挥卢子敬在松阳县被捕,英勇就义。副指挥陈凤山在龙泉县洋庄源被捕后,身陷县狱。他大义凛然,横眉以对。后来敌人残暴地将他钉在墙上,他依然故我。最后,敌人歇斯底里地将他杀死,曝尸街头。然而,敌人的疯狂镇压并没有吓倒共产党的干部和基本群众。他们凭着人地两熟的有利条件,继续同敌人斗争。

    到1935年冬,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基本丧失。留守基本区的红军游击队余部在浙西南特委副书记、地方工作团团长杨干凡的领导和群众支持下继续坚持分散的游击战争,闹得敌人不得安宁。杨干凡于1937年3月在浙西南龙泉县凤凰山战斗中牺牲。

 

 

    冲破敌人包围的第2纵队第4支队和第6支队余部虽只剩下五六十人,在李重才、洪家云率领下,他们决心依靠人民群众,再展雄风,在江遂边境重建游击根据地。

    首先拔掉了游击区内最反动的一个敌据点举淤口,活捉了罪恶累累的乡队附和乡长并就地正法。

    接着乘胜奔袭了江山县峡口镇敌区公所,歼敌区自卫队1个班,焚毁区公所抽捐征税等文书档案,并将地主豪绅的粮食、衣物分发给老百姓。群众拍手称快。峡口战斗后第2纵队很快发展到100多人。

 

 

    1936年4月,清剿军”4个正规团对红军游击队进行“围剿”。第2纵队转移途中,几陷敌人重围。在苦战中,纵队长李重才、政委洪家云,先后在浦城县庆元山、青草坪地区和茶坪地区英勇牺牲,部队伤亡惨重。幸存的20余名指战员,在当地党员帮助下隐蔽于山林待机。尔后在闻讯赶来营救的闽北游击区广浦独立营接应下,摆脱了敌人围困,转向龙泉高山、东坑桥一带活动。

    “两广事变”爆发,蒋介石从浙西南撤出其主力军。罗卓英在浙江折腾了8个月,最后带着无可奈何的心态率部撤离浙西南。敌军主力一撤离,浙西南游击区形势立即出现转机。从此走出低谷,进入重新发展时期

 

金华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金华旅游住宿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金华官方攻略

更多

多多攻略之温泉(上)篇

版本:第二版
浏览:42388
更新:13-10-15
点击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