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原创攻略] 散养在南浔

攻略好评数:1
攻略回应数:0
素水心 素水心 发表于:2010年06月14日 攻略关联景区:南浔 
快速复制攻略
南浔回来已经一个星期了,总归要记录点什么,才不负这次短途旅行。
说起来,这绝对应该是我们三口之家历史上,最值得记录的一笔。
首先,它是真真人生中第一次在除了自己和外婆家之外的地方过夜。
其次,它应该是真真人生中第一次踏上浙江省的土地,虽然南浔震泽镇出去才三分钟的车程。
再次,这是全家尤其是爸爸经历了人生最重大的一次挫折后的散心之旅。
第四,当然它也是妈妈在顶住打击、日常近三周的繁重工作,以及冲刺考试后,极力想逃离无锡的一次活动。
最最重要的一点,当然这是我们全家第一次出游。
 
心情压抑久了,就有一种要逃离的冲动。当一系列的打击,折磨得我身心疲惫,几乎要崩溃时,离开这里是我唯一的想法。
我在网上做功课,希望能找一个清静的地方,没有人多,没有繁华,我只要云也停止不动,让我可以静静地,停下来。
我累了!
本来想是去杭州,但毕竟路不是很熟悉,真真的校友文俊妈听说我要去休闲度假,也希望参加我们的活动。
好不容易,我找了借口打消了她的想法。
因为我这趟本是自己的散心之旅,无力与他人进行应酬,也无意与人分享我的心事。
周五下午三点左右,略有空时,无意点开驴友网站,发现了留荫庐的地址与电话。
从照片上看,庭园古色古香,位于古镇景区内,配合上店家的收藏品,猛然间就打动了我。
二十年前,我的老家也是这样的庭院,也是古色的门窗。可惜,城市化的进程,把那儿抹得一干二次。
从此,世上再无那个长安桥,再无祝栈弄15号。但是,在我的心中,永远有那么一座房间,我在那儿养过鸡,与大人们逗气,与已经快要升格当爸的堂弟打架。
和老板娘通上电话,挑了最贵的三百元的套间住。因为带了孩子,事实上住不好可不行。
从照片上看,有的房间还有老式的雕花床。但我有一种迷信,不是很喜欢这样有历史的亲近,反而庆幸自己住的是新式的席梦思。
因为,至少让我感觉那是没有历史的,不让我那么排斥。
周六上午,真真如期去上英语课,还补了近四十分钟的课。而利用这个时间,赵爷则去买好了车票,34元普通车票。
下午一点二十五分,我们准时上车。湖州发来的快客,车况很差,脏、破,而且开得特别慢,沿途不停地上客。
过了招商城,车子终于开得快了。而真真也已经在颠波中进入了梦乡。
他的一觉睡了近二小时,几乎快过吴江
车子过了苏州站,似乎还是开了许久才到吴江
沿途经过了好几个小镇,但都记不得名字。只是过了吴江以后,有个鼎鼎大名的镇:震泽,让我记住。
震泽,太湖的古称。在无锡人的心目中,太湖就是属于无锡的,毕竟佳绝处是在鼋头么。
无锡倒是有震泽新村,不过有多少人知道震泽就是太湖,那就是天晓得了。
和赵爷在一起,最大的憾事就是他读书不透。家中纵然藏书万册,但真真能读懂读通的了了。关键之处,从未见他能潇洒一番。
说到底,还是家庭没有文化底蕴的缘故。
这么说自己的老公,似乎有点过份,但毕竟是实情,想来也无可厚非。
说远了,还是回到南浔吧。
 
出了苏州的收费站,车子就驶上了浙江的土地。这是我第三次来,一次是去途经浙江去安徽广德,二次去杭州
杭州西湖边的闲散逍遥,若身边再有个识情懂意之人,谈天说地,聊古论今,何等快哉。
出了收费站,约三分钟后车子就开进了318国道的南浔站,我们到了。
与老板娘通上电话,她告之我们走过车站边的大桥,她家接我们的车子:蓝色尼桑就停在那儿。
那桥也无甚稀奇,与无锡乡镇如石塘弯大桥等相似,连四周的风景也相似。大运河从桥下穿过,一脉悠远宁静,不象无锡城里那么紧逼于人。
我向赵爷开玩笑,如果有条船,我们不就可以从家里坐船过来了?
过桥后,远远就看见一辆车向我们驶来,那是留荫庐的李老板开车过来接我们。
住家庭旅馆就是这等好,接送方便,好象走亲戚一样。
路上与老板略谈了几句,车子开进了古镇,停在一座古桥边。车是开不过去了,老板说走过这座张静江捐助的小桥,右拐就到他家了,门口挂着两个红灯笼的。
那是百间楼里的一间,在上海管这应该叫石库门房子吧,在无锡也不少见。
两扇大门吱吱呀呀,磨得光滑却无一点油漆,显得朴实安详。一架木制隔子屏风,让门堂里的风景若隐若现,有曲径通幽的意境。可能是看得人多了,怕住得人不堪其扰,于是挂上木片,“私人庭园,参观五元”。其实,在国外这样美丽的庭园,一般都会随意收费,门口放个盒子,旅客自己看着给。国外人多,素质可能要高些,因此也无堪大雅。国人刚刚脱离温饱,对此收费服务还是不习惯。不过,能挡住一些好奇的眼睛,还得住客一片清静,应该是值了。
进门是一个门堂,他家颇费心思,弄了小得不能再小的半勺池塘,养着几尾红鲤,一弯石子小径,掩映在枇杷树下。
宽大的门廊上,有撩哥学舌,发得可是正宗越语,廊下古旧的明式家俱,一尘不染,线条简洁,质地精良,真真精品。
入得自己的房间,内部已经全然西化,套间里吊顶、家俱都是西式,还有个独立卫生间。
麻雀虽小,倒也是五脏俱全,不是很舒服,但也基本能满足要求。
当然,和五星级宾馆的舒适,还是不能比拟的。但家庭旅馆,胜在亲切,好似走亲戚一般。
放下行李,一家三口出得门去。外面已经日薄西山,水渠边的走道里人已经很少,一种寂莫的忧伤油然而生,飘荡在南浔的廊回中。
多么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童年的桃左沿河,某天的黄昏,我也是独自一个人走过。犹如穿越一般,好象30年的岁月就在一恍惚间过了。
要是,没有儿子的牵绊,没有老父母的柔绕,我愿意不再回去。粗茶淡饭,青灯草屋,与贤人为邻,与达人与友,知天地,晓日月。
每时每刻,都不再蹉跎,让时光在我的身上记下结绳,终了一身。
可惜,今天的我仍不是自由身;不过,希望我时刻有一颗自由心。
 
本来想去沈家人饭店吃饭的,那是网上最著名的一家饭店,价格适中味道自然不错。但一圈走下来,谁也不知道沈家人饭店在那儿。
于是,五点多的时候叫了一辆人力三轮车,想着他总归比我们认识。没成想,这位司机也是新手,不认识。好在,人比较老实,又是帮我们打电话,又是问路了。
原来,沈家人饭店与我们所住的百家楼几乎是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一东一西,倒把古镇走了个遍。
沈家人饭店应该在商业区,沿河的走廊里摆上桌椅,改造成了饭店或小商铺。卖的,自然有特色的芡实糕。
按图索骥,我点了经红烧肉,椒盐鮍旁鱼,还有当地特色锦花青,就是只产在南浔方圆十里的特色青菜。
花了一百多,店家还挺热情的,想与我们攀谈。不过,赵爷没有那种才气,而我没有功夫,只好了了。
走回家时天已经黑了,整个大街上已经没有人,异常安静,而此时才不到七点半。
洗完澡,陪真真睡下后,我们俩在阳台上泡上茶聊天。
外面安静,喝着清爽的铁观音茶,能与知心朋友聊天谈地,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听着楼下,老板娘和每个回家的旅客交流,那越语也是蛮好听的。
铁观音茶越喝越饿,实在有点受不了,想找点吃的东西填一下。
赵爷下去问老板娘,希望找家小店买点瓜子什么的。可是,老板娘说她会送上来。
果然,一会儿她送上三个小碟子,一碟樱桃,个头不大味道也不怎么样,聊胜于无;一碟瓜子正好当零嘴;倒是一碟鱿鱼丝,却把楼下的猫招来了。
它绕在脚下,把鱼丝要去吃光了,最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个不速之客, 也没有打扰我们的兴致,继续喝茶。
三小碟东西,喂了一只猫和两个大人,倒也正好。
一夜无眠,只是感觉真真身上好热。我非常担心他发烧了。
第二天起来,他又拉了两次,真把我吓坏了。吃完早饭,赶紧跑出去给他买了尿不湿。
这里的超市里,倒也有妈宝和红帮。考虑用得不多,我们买了一包红帮。
但他一天也没再拉过。
拎着这包尿不湿,一路上多亏有了他。否则,不少次保安拦下我们,要我们出示门票。于是,我理直气壮地说住在镇里,出去给孩子买尿不湿的,倒也就过了。
白天的时间,继续在镇里乱晃。坐在河边半天,懒懒地发呆,真是异常惬意。在王铭家店里买了芡实糕,他热情地让我拍了他切糕的刀,建议我们坐在河边的椅子上休息。于是,又在他家门口坐了半天。
那天天气很好,游人如织,隔夜的清静已经荡然无存。只好提早回锡。
十二点半,买了回苏州的车票,二点到苏州,再转回无锡。约三点四十分,到无锡了。
全程花费约500元,比自己开车肯定是便宜许多,但不方便也是真的。
 

 

南浔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南浔旅游住宿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