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旅游攻略 > 浙江旅游攻略> 湖州旅游攻略 > 在青山绿水中穿行--------龙王山之行

[原创攻略] 在青山绿水中穿行--------龙王山之行

攻略好评数:14
攻略回应数:0
狐狸糊涂 狐狸糊涂 发表于:2006年06月04日 攻略关联景区:湖州 
快速复制攻略





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我又踏上了旅程。从芜湖出发,汽车通过宣芜高速公路,过宁国,广德,一路走来。4个小时的摇摇晃晃中,进入浙江安吉县章村。 

这次行程是登龙王山探黄埔之源. 

临行前我特意上网查了资料,知道龙王山还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很多年前,东海龙王的三太子爱上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然而却被龙王不允,将三太子点为石马,这就是后来陪唐僧西天取经的那个白石马。女子后来生下9只龙子,为了报答母亲,所以时常在山上行云布雨,使得这里风调雨顺。龙王山由此得名。故事增加了我对龙王山的向往。后来才知道其实我们这一趟也是爱情之旅——头驴老猪快跑和湖里的鱼的爱情之旅。 

一行十一人在一座山脚弃车登山,远远的就听到潺潺的水声。进入眼帘的首先是一排排笔直的竹,青色的。空气中都满是涩味。走了一短,老猪突然发现走错了,因为离水声越来越远了,跑在最前面的大老王和二老王不得不在向后转的过程中成了压阵的。大家望着老猪,“是不是这条路啊?不会再错吧?”老猪发表了言简意赅的告示:顺着小溪走就对了。 

这段路程不是很艰难,穿行在青山绿水中的感觉却是很美妙,因为不用太当心脚下的路,也就给眼睛充分的时间将美景揽入其中。 

到了一个比较平整的地面,水流也平缓下来,几个大青石点缀其中,大家放下包开始拿出腐败物资,开始第一次减负大会。老猪和鱼儿表演了精彩的扔“西红柿”绝技。两个北京帅哥自然不离我们的大妞MM左右,大老王二老王已经用清凉的水和脸部皮肤来了无数次亲密接触。 

这分明是一个逍遥游。 

坐在青石上看远处云雾缭绕的山,青翠的竹林,听水奏出的美妙音响,的确有人间仙境的感觉。 


水声越来越大的时候,看到转弯处有几排栅栏,两排土屋出现在山上,这就是我们中午落脚的地方-----房主是一对40多岁的夫妇,据女主人说他们在这里已经守山已经有十多年了。房子是土胚墙,门湄上有个大大的五角星和五个大字“永远忠于毛”,后面显然还有两个字已经脱落。 

溪旁插着很多旗帜,上写“埔江之源”大家纷纷将脚从热哄哄的登山鞋里抽出来放进清凉的埔江之源。天开始有点发暗,雨点从天上不紧不慢的丢下来。 

第二次减负行动展开。 

腐败结束,天也放晴。 

然而喝了几杯老酒的男士们对这里的美景实在是难以割怀,一致决定以梦周公的方式来记住这次驴行。于是在老乡家宽敞的西厢房横一个竖一个躺着。我没有睡觉午觉的习惯,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和老乡聊天。这时候才知道我们爬得这座山不是龙王山,而是四大签山,所谓四大签,就是土地改革的时候四户人家抽签分得这座山。 

和老乡聊过,我又到溪边,坐在一块地势较高的大青石上。四面都是山,高低错落有致,淌出一种律动的美。这里的水是跳跃的活泼的,像个精灵给这座山增加了许多灵气。 

在这样的环境中心底不免泛起一股激动,在这深山老林里,傍着青山绿水,真正远离了尘世的喧嚣,让自己身心完全置身于世外,斩断那些所有跟俗世相关的思绪吧,就这么看山看水,不思想,多幸福。 

杰西卡说,可惜没有带一本书出来。 

杰西卡又说,要是可以上网就好了。 

我附和着说,是啊。 

许多想法只能是想法 

日子还是要继续的过 


下午的目标是双鱼水库. 

同样一个热爱户外运动的网友的签名上写着:“双鱼座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或是前生的某一天玩的太高兴,在浅水中睡熟了忘了回去,又或是因为憧憬,渴望与往昔不同。总之,退潮了,便留在了这个世界。”不知道这个水库和这星座有没有关系。 

从老乡的后门上山,这一段坡度较大,内行的人说大概有70多度。全副武装的攀登的确不太容易,虽然一路上有浓荫蔽日,在树木稀疏的地方,阳光时不时刀似的劈面而来,叫人猝不及防。汗水很快爬及满头满脸满身。好在路不长,老猪又一直在前面给我们鼓劲:到顶了,到顶了。我也比较难得的没有掉队,而杰西卡扭伤了脚。 

经过一个长长的石阶,远远的看到两座山峰间架着一座水泥桥,这就是天桥了。天桥下搭了个竹棚,却叫“天桥渡假村”,老板是个热情的小伙。大家在这里开始了第三次减负行动。大老王用他独门武功“王门花样切瓜刀法”将一个半生半熟的西瓜大卸十一块。老猪初步决定晚上就在棚下休息,大老王表示自己登山不在行,腐败有一手,所以自愿为我们看包。于是我们一行十人登上天桥,天桥其实是水道,将这里丰富的水资源引到缺水的地方,所谓水从天上走,实在有点神奇。站在天桥上看云蒸雾绕,山峦叠秀,天高地远,人如草芥,很容易发些感慨,突然想起那首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下了天桥,经过大坝就到了双鱼水库。大家发现水库旁除了有平坦的地势还有护山人家,一致决定将露营地点改到这里。 


我以为有了上次搭帐篷的经验应该很快就搭好了,谁知道一开始就遇到麻烦,我居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后来还是在老魏的指点下才顺利的将帐篷竖了起来。后来的许多事情我发现老魏是个很有条理的人,例如他指点我将帐篷顶窗打开,防止潮热;告诉我将地钉收在一起,以免遗失;教我怎么叠帐篷才能又快有整齐。而他烧的大碗茶让我们口齿留香。 

双鱼水库水面辽阔,在雾气中还有点妩媚,水库中间有两个连在一起的岛屿,看起来像双生鱼,也许这就是它名字的由来吧。几个男士早已经按捺不住,纷纷解去外衣跳到水里。蔚蓝的水面被他们搅的轻轻晃荡,在落日的余辉中发出白色的光。 

这里的山因为有水的衬托,便更是秀色可人,而这里的水因为有山的依托,便更加的娇媚和活泼。 

第四次减负活动开展的最彻底。大家围坐在地席上,一边大叫着“太腐败了,太腐败了”一边往嘴里塞腐败物资,老猪烧的香肠米饭和蛋丝汤到现在还让我怀念。当然这是一次最成功的腐败大会,不仅解了腹中之饥,减轻了行李的负担,还增进了彼此的感情,让整个队伍的思想达到高度统一。 

一直吃到不能再吃的时候,大家推举大妞,杰西卡和湖里的鱼去老乡家借柴,剩下的人收拾地席。 

三个MM不辱使命,用5元一捆的价格给我们带来2捆柴。 

趁着夜色,大老王,二老王,李昆,老猪再次潜入水中。 

雄雄的篝火照亮彼此的脸,李昆打着赤膊,靠在椅子上(椅子和凳子是从渡假村拿来的)说,真是腐败啊,真是腐败啊。 

“门前有河,门后看山,半亩小田种瓜点豆,几棵小树春来开花”描述的不就是我们此时的情景? 

双鱼水库的夜如此的宁静,我喜欢这样的放松自己。正像他们说的,选择了户外运动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其实很多时候风景于我如同虚设,江河湖海,名山胜地,良辰美景,只不过是我出行的一个点缀,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放纵自己,任时间从手指间溜走,所有的一切,在那个时候仿佛都离得远远的,只愿这么长长久久地看下去,用心去看。那一刻,有一种潮湿的泪意悄悄地凝在眼眶里,挂着……  


一觉睡到自然醒。从帐篷里探出头来,阳光已经洒在湖面上了。洗刷完毕又是一场减负。吃饱喝足,收起帐篷,拣起垃圾,大家重新背上背包出发。 

下了山,老猪和老魏去拿车,我们在路旁等待,不料天降大雨,急忙中大家躲到一老乡的屋檐下,质朴的女主人给我们端来椅子,还给每一个人泡上一杯青幽幽的茶,二老王索性就跑到人家堂屋的躺椅上睡了个回笼觉。 

这是一个还没有被完全商业化的地方。 

决定登龙王山的只有大妞,湖里的鱼,二老王,两个北京帅G李显峰和余广以及我。 

龙王山海拔1587米。我决定登山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两天花在腐败上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我想经过这么夸张的补充体力,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开始一段路程还好,虽然不能像湖里的鱼那样如闲庭信步,可也是脚步虎虎有生气,快到黄埔之源的时候,下雨了,因为包在车上,身上没有带雨具,只能任风吹雨打,我还自嘲的想,龙王山嘛,淋点雨是正常的,不淋雨才是不正常的。我渐渐的开始落后了,脚步也越来越沉重。队友不时的停下来等我。在龙王亭休整的时候大家讨论觉得按我这个速度恐怕难也登顶,他们又不愿意丢下我先行。商量到后来决定到千亩田从另一条路下山。 

雨只停了一会就更加肆无忌惮的下起来,鞋子里也布满了从裤角流下的雨水,大妞最先发现腿上有只蚂蝗,于是他们在前面大声的招呼我把裤脚放下来。我已经觉得迈不动脚了,索性边走边休息,其实从进龙王山景区开始我就开始感受它美丽了。蓝蓝的天空,雪白的云,雾气弥漫的山峰,清澈的小溪,高高低低的树木,旁根错杂的树根,不由的使我迷恋。 

拖着湿淋淋的衣服和鞋子艰难的前行着,双腿直发软。整个山上只有我们一行六个人,手机也没有信号。开始打雷闪电,为了安全考虑,也是考虑到我的体力实在是不行了,大家决定从原路返回。一路上我滑到几次。终于过了蚂蝗林,大家在龙王亭休息抓蚂蝗。我伸手要解鞋带,猛然发现那里盘居着几只软体动物,直接的反应就是惊叫,我从小就怕这些软呼呼的,小小的虫。他们催促我赶快将鞋子脱掉,看看鞋子里面有没有,我哪里敢脱鞋啊,连看都不敢看,几个队友只好亲自帮我脱鞋,拽下护踝,帮我把裤脚拉起来,湖里的鱼用一个矿泉水瓶将我们身上的蚂蝗装进去。李显峰的腿上已经是血淋淋的了。 
   

从山上下来,途中遇到一群猴子。同行的队友准备拿饼干给它们吃,刚将包拉开,一卷饼干还没来得及拆开,一只猴子就敏捷的扑上去将饼干抢走。队友很懊恼的说,我还打算和它分着吃的!大家见此情景都护好随身的包,更不用说掏相机,手机了。 

在车上换衣服的时候,感到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可是我已经没有勇气去找。 

老猪他们几个已经吃过了,帮我们也要好了菜。一盘辣菜炒麂子肉,不小心因个辣菜掉到我腿上,眼光扫上去,急忙用手档去,当时出现到脑海里的第一居然就是蚂蝗! 

大妞发现我左膝盖下的裤子有血迹,拉开一看,我也中彩了。蚂蝗却不知去向,估计是掉在车上了。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将脚卷在坐凳上,虽然姿势很不舒服。 

回城的车上,大家找到几只蚂蝗,我依然把脚放在凳上。 

这是一次腐败加自虐的行程。 

因为这个而难以忘怀。 

湖州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湖州旅游住宿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