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原创攻略] 忆江南

攻略好评数:0
攻略回应数:0
曰枯藤老树昏鸦 曰枯藤老树昏鸦 发表于:2010年08月26日 攻略关联景区:镇江 
快速复制攻略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青门引

——验前经旧史,嗟漫载、当日风流。斜阳暮草茫茫,尽成万古遗愁。

 

火车轰鸣,载我至镇江

三国争雄,而今不留一丝气息。这里只是一个宁静的小城。

京口三山甲东南。金山之绮丽,焦山之雄秀,北固山之险峻,丰姿各异,如今皆不可见。

水漫金山,可笑从前群水环绕的金山寺,而今车马便可至,不余昔日痕迹。

反观以往车马可往的焦山,却又成波涛中的一座孤山,可谓沧海桑田。

泗水流、汴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

往昔多为文人墨客寻幽探胜的瓜州古渡,而今荒草丛生,两岸屋舍颓败,看夕阳落下,只有残阳似血之感。

不如于晨曦中漫游西津渡,抚触斑驳石块,仿佛还能感受到千年前阳光的温度。

 

满庭芳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苏州的园林,不至于中国,乃至世界,多有美名,就连大英博物馆中也腾出一块地缩小复原苏州园林的景观,可见对其之赞叹那是穿越时空横跨中外的。

数年前我曾至苏州,至今唯一记住的便是古木扶疏的拙政园,它于以小巧精致闻名的岭南园林中呈现的大气,使它独独鹤立鸡群,遗憾的是,除此无他,更不谈赞美欣叹。

而今这一行,似是要弥补从前我对苏州、对苏州园林的偏狭之见,誓令我赞叹爱怜。

沧浪亭坐落于碧水之中,幽幽曲径横过水而通往小小的木门。“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不见得有多精巧,也谈不上有多大气,它只是静静地在绿水瓦黛中,隐然入世。无意间,却又有一角景色悄悄拨动心弦。

留园之门隐蔽于素墙中,穿过门房,豁然一番新天地。四季景色犹在一园,春赏翠柳,夏观粉荷,秋闻香,冬傍寒梅。各个小轩窗之外,景致各异,移步换景,正是此说。

虎丘是与其名相异的静逸,无论是那片据说遍洒过千余工匠鲜血而红的石群,还是倾斜的古塔,都透着一股沉静的味道。更遑论我最喜欢的剑池。没有多么令人赞叹的精致,只是三面爬满藤蔓的石墙浸着一潭碧水,上一小桥横空而过,如此而已。静静站立池边,那微风仿佛穿过千年吹皱一池碧水,扫入人的心中。不论千年前是西施曾在此顾影自怜,亦或是夫差临终前的感叹,俱往矣。我只爱它的安宁,纵游人如此喧嚣,它却仿佛永远孤寂,大大小小的吵闹只随风消散永不能影响它一分一毫。这样的平静,使人不自禁沉醉其中,思绪放空,不知今夕何夕。个中滋味,不可言传,只可意会也。

 

水调歌头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夜游周庄,却感森森鬼气。便是早起重游,更添失望。不爱周庄七里商行,尽铜臭气息,无水乡风韵。陈逸飞一幅双桥,究竟是造就了周庄,还是毁了这等风韵?

西塘烟雨长廊,隔烈日,遮风雨。又逢七夕,陈旧木屋檐下,游人如织,郎情妾意。失却静谧,却添一分人气,骨子里便是朴实的气息。

乌镇西栅,恰暴雨过后,夕阳西下,澄空如洗,霞光璀璨。被重新开发过的西栅,不再是水乡的小家碧玉,而多了一股大家闺秀的神韵。忆数年前暴雨中的东栅,那是木屋小小,空中仿佛都飘浮着多年木料的气息,机杼声声,仿佛有些能理解“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的场景……可惜当今东栅游人摩肩接踵,小镇情调都随风消散了。

 

江南水乡,韵致灵秀,尽埋葬在过度开发中,令人叹惋。

 

蝶恋花     

——独立小桥风满袖,乱红飞尽绿成荫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胜地,第一数杭州

那是苏堤春晓的风情,那是曲院风荷的气息,那是平湖秋月的韵致,那是断桥残雪的风骨,可谓是淡妆浓抹总相宜。

说来道去,其实都是二字——西湖

西湖余杭的魂,对于游人而言,它包含了整一个城所有的良辰美景,上下纵横数千年。

暴雨初歇,残阳已落,误入小径。明明车辆奔腾就在数尺之外,可林中树木硬生生隔绝了所有的尘嚣。走个数十米才有一盏昏暗路灯,幽深深湿漉漉的石径不知将要把我们带去哪里。即便如此,即便如此,想到数百年前的岁月,曾有文人雅士隐居于此,仍不免遥想当年情状,而细闻此处残留风雅之气。

已而华灯初上,杨公堤却似被遗忘。站在桥头,临风当歌,衣带飘飘不欲归去,不管身后车来车往,只观远处——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无奈腹中空空,闲情逸致便又待填饱肚子再谈。

继而踏朝露而寻苏堤。真倒是水光潋滟晴方好,除开那烟柳画桥,静影沉璧无他,却又比记忆中的苏堤更有景致。果然游玩这些地方,不能随团乱哄哄、匆匆忙,只能落得个看人头、狂拍照的下场。雷峰塔已倒,即便模仿故旧而建亦非从前,又何抵西湖十景之名?不过是鱼目混珠、滥竽充数罢了。曲院风荷名甚符实,但论景致之美,不及从慕才亭至放鹤亭一段。遗憾不是深秋,亦非寒冬,看不到平湖秋月,遑谈断桥残雪。但那柳浪闻莺一段,水中小路曲折,无论是日间一湖碧水浮光跃金,还是夜晚余月光荡漾,都是很有味道的。

还记得走至从北山路转入孤山路时突现的苏小小之墓。一代名妓才情得兼,却还是郁郁而终,红颜多坎坷,这只是那个时代的女性一曲小小的悲歌。

要说意外撼人心弦的,便是飞来峰灵隐寺了。

天气炎热依旧,却因飞来峰上的婆娑绿树、清澈流水而使人免除暴晒之苦。波光粼粼的水中,乌龟悠闲地左趴右趴,彻底蔑视好奇观看的游人众,意态惹人会心一笑。灵隐寺重在隐字,因而明明气势恢弘的建筑,立于幽幽古树、丛丛翠竹与潺潺碧水间,在檀木香气中,就此隐于山岩而不显突兀。君于冷泉亭小坐,无事便翻看金老的倚天屠龙传,刚看至谢逊狮吼功一出,旁两小儿突以塑料小笛竞相鸣奏,尖锐刺耳,吵闹之极,君不胜其扰却又无可奈何,惹我捧腹大笑。又爬至飞来峰顶,却是一块以红色油漆写着飞来峰顶的大石,令人哭笑不得。或许是此处众物悠闲姿态感染了四周,在这里缓缓漫步,观浮光掠影,闻袅袅香气,尘嚣中的浮躁便沉淀下来,只余一派娴静。借古人之语云:“昔久闻其名,今始穷其趣。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咚咚叮叮泉,高高下下树。”

 

“雨恨云愁,江南依旧称佳丽。”盛名犹在,江南已非昔日烟雨朦胧、吴侬细语之地,才子佳人早逝,婉约清丽早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或能梦中得见,更缺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之兴,早无想象中的风情。时光飞逝,斗转星移,倒是自己苛求了。但暮然回首,灯火阑珊处,一角佳境依旧。

 

 

 

相关标签:   镇江  苏州  周庄  西塘 
镇江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镇江旅游住宿
  • 50
    10月独家特惠
    旅舍坐落于镇江城西的西津渡千年古街中,古街形成于三国时代至唐代,具有完备的渡口功能,是我国的南北水上交通,漕运枢纽。历史... 地图/交通
    预 订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