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原创攻略] 辛幸之旅(续)

攻略好评数:0
攻略回应数:0
wyh6545 wyh6545 发表于:2015年08月03日 攻略关联景区:果洛 
快速复制攻略

在茨威格的《拿破仑传》中记得有这样一句话:避免失败的最好方法,就是决心获得下一次成功。

7月4日的年宝玉则失败而归,一个半月后,便又重整旗鼓。8月14日,又招集了其它另外九名驴友,带上扎营的装备,再一次前往圣湖---年宝玉则

车还是那辆车,路还是那条路,只是驴友或少有了变动,但不变的是向往圣湖的心情。

下午3时40分左右,十四座面包车行驶在接近合作市约五公里的路面上时,开始一阵平喘,一阵粗喘的叫了起来。跑一会,停一会,如同附重的老牛一样,全体下车,可以慢突突的行驶,全体上车,绝然“罢工”。

我的年宝玉则,你还要再一次让我远离?

今天的计划是住宿玛曲,如果车辆还是这样,不要说玛曲了,可能就真的再一次远离年宝玉则了。

我当下决定,全体队员下车在此等候,我和司机驾驶车辆先到合作,找修理厂看看是什么问题。如果维修时间短,再回来接队员,反之用手台或手机联系,让队员打车或搭车到合作。

我和司机慢慢的驾驶着车辆,来到路边的一家修理厂,维修工看了一番后说是化油器有问题,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于是我用手台和其它队员联系,前往修理厂等待。

合作到玛曲县城大约二百公里,行驶也就二个小时左右,五点半从合作出发,在天黑之前进入玛曲县城应该没什么大的问题。那知在维修工把油箱重新安装完后,车辆干脆就无法起动,原来是把化油器安装反了。60公升的油箱(满油),这一下、一上,又是一个钟头,今天的住宿地只能更改。

我和修理厂的老板商量,借用他的小车,分二次把队员送到当周草原先行扎营,我则和司机等待车辆维修完毕。老板很是痛快,如约而之。

晚上8点左右,我和司机驾驶着完工的车辆,来到了当周草原,开始今天的自助烧烤晚宴。

在空旷的草地上,听着美妙的浪漫歌曲,一边享受着烧烤美味的乐趣,一边品尝着队员自己烤的美食,这是多么惬意的晚宴啊。

除了丰富多样的自助餐美食,还有鸡翅、鸡腿、羊肉、玉米等烧烤美食,想吃啥就烤啥,想怎么烤就怎么烤,想怎么吃就怎么烤,吃得美味,烤得开心。在草原空旷的环境里,充满了自助烧烤的乐趣,更带给了队员全身心的放松,这就是全体队员合作的魅力。

第二天清晨,吃完昨晚剩余的烧烤,离开当周草原,一路高歌,再一次来到了尕海。由于个另队员,没到过此处,于是在此停留了约四十分钟,才继续赶路奔向玛曲县城。     进入省道,四周到处都是连绵起伏的青山,山的轮廓圆润柔和,看不到一点刀砍斧削的刚硬。一望无际的草地上,随处可见羊群和牦牛,真正的玛曲草原此刻才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路两边随便看去,皆是美景,随便一按快门,都是一张明信片。路上车辆极少,我们开开停停,大喊大叫,拍天空拍草原,拍牦牛拍羊群,拍了个不亦乐乎。

看那蓝天上的云彩,大团大团的,和平原上看到的轻盈云彩大不相同。因为大,所以显得极有分量。云团中间露出的蓝天,纯净得让人沐浴其中。     一路上看到的青山明暗不同。阳光照到的地方是明亮的,厚厚的云层罩着的地方是阴暗的,明暗变幻不定,山的远近层次极分明,加上明暗的变化,美得让人无话可说。

草原上的牛羊一个个都那么温顺,或静静地吃草,或优雅地踱着步,几乎看不到它们疯狂地奔跑,即使过马路,也慢悠悠不慌不忙,一副这是我的地盘的样子。其实,它们没有说的那么霸道,它们的眼睛很善良地看着天地牧草,还有我们,这是一种没有受过欺负的人眼中才有的神情。

由于整条路都是新维修的,10点45分进入了玛曲县城。询问了一下,从玛曲到久治一路上再无加油站,只能在玛曲把油加满。小小的玛曲县城,加油站前是人满为患,都是当地的藏民在给摩托车加油。

等了一阵子,加满油后,我让大家先到玛曲县城的格萨尔王广场参观,然后集体午餐,再前往年宝玉则。     如果说格萨尔赛马是玛曲的精神,那么格萨尔王广场就是玛曲人的灵魂。二次路过玛曲县城,很奇怪,都没有停留,这一次……

格萨尔王广场是县政府所在地,装修得很华丽。汉族人的豪华装修往往伴着阔气,而藏族人的豪华装修往往伴着色彩的堆积,格萨尔王广场周边的房子,色彩丰富、艳丽,完全不在意是否太过抢眼,只管把大量的色块堆在一起,的确起到很鲜艳的效果。

整个广场以城雕“河曲神马”和雕龙碑为中心,神马腾跃若飞,雕龙栩栩如生。广场内布满草坪、绿树、鲜花,令人赏心悦目。

格萨尔王在藏族的传说里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一生戎马,扬善抑恶,宏扬佛法,传播文化,成为藏族人民引以为自豪的旷世英雄。格萨尔王生于公元1038年,殁于公元1119年。一生降妖伏魔,除暴安良,南征北战,统一了大小150多个部落,岭国领土始归一统。

正午的阳光,让我们无法在空旷的广场停留太长的时间。午饭过后,驾车不一会,还没有来得及惊叹,我们已经在她身边了。     从小在“黄河”边长大的我,在看到眼前的黄河后,真的惊异了,这分明又一个“贵德天下黄河清”吗!那蓝蓝的、清清的,浅水区河底的石子粒粒可见,蓝天与河水互相映照,不知道是河水映绿了蓝天,还是蓝天照蓝了河水,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绝配。水面非常的平静,水流很缓慢,有点风,水面上波光粼粼,那么的温,那么的安详。我不由的安静下来,感受那种慈祥。

就是眼前的这座大桥,只是一座很普通的桥,在7月5日,它阻挡了我的首行。

说实话,玛曲的“黄河第一弯”是无法与唐克的“黄河第一弯”相比的,无论是从气势、广域、色彩等,都是不能比拟的。当然,一方山,一方水,各有特色,或是最好的诠释。      驶过黄河大桥后,车辆就完全在广袤的草原上奔驰,眼睛能触到的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想想海,这草原也是这样的望不到边!突然又想到了红军长征过草地时那样的困难。这草原实在是太大了,真的能让人产生无助感,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当然,此时的大草原,连接远处蜿蜒起伏的山丘,还有蔚蓝迷人的蓝天和触手可及如锦缎般的白云,以及牛群、羊群布满这绿色毯子的一角,心情怎么也是愉快的。      车辆爬上山丘顶部,鸟瞰山底的草原,还是一片绿色。阳光洒在这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美的不敢让人想象。从阳面望过去从山底到山顶全都被平平的一层草皮覆盖,没有一丝杂草,和我们常见的足球场草坪没有一点区别。这里的草原在我眼里就是足球场及天然高尔夫球场的无限扩张,真的要感慨大自然的手笔。

在进入阿万仓时,路上总能看到一群小动物在嬉戏追逐,毛茸茸的,肥肥胖胖,尾巴粗粗的,远远的看起来象是老鼠,可又大了好多,这就是旱獭。看着它们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互相追逐打闹,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放松,那么无忧无虑的快乐着。      我们的车辆,在贡赛尔喀木道湿地的路上,自由自在的行驶,没有红灯,没有交警,没有路障,随心所欲。

下午2点半,到达宁玛寺。一座高耸的殿堂兀立于平坦的草原上,呈现出几分神圣几分威严。宁玛寺的门口设计得别具一格,佛像与门浑然一体,走到门口,就感受到了佛祖端庄威严的目光。在宝塔状的大殿旁,可以看到虔诚的信徒,手执转经桶顺时针绕佛殿而行,一圈又一圈,还有藏民匍匐在地敬佛。这样的虔诚,虽说行走在外,见得太多,但还是令我敬仰,引发思考。

浑人,靠本能生存;俗人,靠欲望生存;凡人,靠情感生存;贤人,靠信念生存;达人,靠智慧生存;仙人,靠灵魂生存。

在藏区,有信念的人们比比皆是,所谓“神州尽舜尧”,在这片土地上应该成为了现实!      过了宁玛寺,前行不一会就到了新修建的黄河大桥(没这座桥之前,从阿万仓去久治,必须走齐哈玛吊桥),过桥即青海境界,但路相比之下,却毫无新修之感。

一路开始了颠簸,好在大家都是经常出门行走的驴友,这种路已经完全适应了。路越来越差,海拨也在增加,车开的更慢了,正好可以欣赏大草原,以缓解颠簸带来的不适。

这一路的草场都是大大小小的山,不象前面那样的平展,白云就在山腰飘绕回旋,时而舒展,时而卷集,有时象一团团的帛缎,有时又象一丝一缕的银丝线,头顶蓝天愈发的蓝了,蓝的叫人眩晕,叫人入迷,叫人产生幻觉,以为自己身处蓝色海洋中。      这大草原上的每一幕都是那样的帅气和浪漫,叫人生出许多幻想来。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头上的白云倒是越积越厚了,也越发的显低了,感觉几乎是在云间行进。路两边渐渐的开始出现电线杆了,这就预示着离县城不远了。

下午4点20分,终于在一路颠簸中到达久治县城。说是县城,其实也就一“丁”字形的街面。街道两边的商店、饭馆等破烂陈旧,道路崎岖不平,尘土飞扬,类似于乡下小镇。街上的行人当中,汉人明显多了起来,大都是冲着年宝玉则来的。

找了一家大些的商店,备齐了十个人二天的食物和用水及烧烤的用品,立即驱车前往年宝玉则景区。

离开久治,车子再次驶上无边无际起伏连绵的高山牧场,在翻越乱石头垭口时(途中翻越三座海拨超4000米的垭口),我惊奇地发现左前方翠绿色的山坡后面出现了几座雄伟高峻的黝黑色的大山,接近山巅处有皑皑的冰雪覆盖。山上寸草不生,裸露的花岗岩冷峻肃穆,与其头顶的蓝天白云以及周围柔软的翠绿色背景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站在垭口上,静静地欣赏面前这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自然画卷。在绿草如茵的大地上,脚下漆黑的柏油公路宛若一条柔软的绸带,先是笔直地延伸至前方山坡下,然后在那翠绿色的山谷里轻柔地拐了一个弯,抛出一个弧度优美的曲线,把在其右侧的一大片水草丰美的牧场紧紧地拥入怀中。而在公路的左侧,狭长而碧绿的山坡像翻腾的巨浪,滚滚地涌向那远方裸露的山崖。头顶的天空是那么地蓝,蓝得那么纯净,蓝得令人心醉,只有在接近雪山顶部的地方才飘浮着几朵飞絮般的云彩。

回到车中,顺着盘山公路逶迤向前,半个小时后,车子驶到了谷底。不久,公路左前方出现一个用巨石堆积起来的景区大门,再走近点一看,发现巨石上用红漆写着几个大字“青海久治年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此时为傍晚19时整。    天色已降暮色,购票后还要前行四公里,才到景区停车场。交了扎营的费用后,大家各自扎起了自己的帐篷,进行第二次的自助烧烤晚餐。

八月盛夏,年宝玉则的夜晚如同冬季,而且空气急速变冷。把所有能穿的、披的都裹在身上,还是不能遮挡住那刺骨的寒气。个别队员干脆收起帐篷,跑到车里度过了难熬的一夜。

由于天气太冷加上高海拨的原因,大家都没多大的兴趣晚餐,我则足足喝了两桶方便面后,强大的寒气就把我吹进帐篷。可都市动物的我,已全然不习惯祖先那种日落而息的古老方式。不一会,戴着头灯,拿着手电,从帐篷里爬出,仰望星空。

夜空天天见,但年宝玉则的很奇妙。我凝神仰望,飘然的神思立刻让我领悟到这清冷澄明的星空就是一部宇宙大童话。瞧这些熠熠耀眼的星光,都是以光速而穿越了宇宙的深邃和久远,也不知是走了多久又多远。难得有机会置身于如此美丽的圣湖夜空,我怎么也得要在梦中去天上徜徉它一阵子,也才对得再次之行啊。

半夜里,我梦游天界还未成行,就已被冷醒了。哆嗦着直往睡袋上压衣物、压包什么的,反正摸到啥都全压了。再探出头来仰望星空的勇气,此刻是没了,但也确是一夜未眠。      黎明之前,天色微亮时,我便钻出了帐篷。天色还带着夜间的孤高与深邃,有一点曙光在天际闪烁,忽隐忽现在弥漫周身的雾气之外。此时此刻,什么都还看不太清楚。我在帐篷外的花丛中渡着步,感受着这八月的雪山清晨。我穿上厚厚的衣服,仍是很冷,坐在草甸上,无声无息地看着这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的巨大画卷。

不一会,其它帐篷里的队员也开始醒了,各自穿着衣服,伸着懒腰,把头探出湿润的帐帘外,去瞅一瞅这日出未至的迷朦光景。看来大家都如同我一样,年宝玉则的寒气,让我们睡得早,也醒得早。      由于今天的计划是在仙女湖与妖女湖之间的二号营地扎营,队员的装备多而重,我便准备去与马夫商量租马匹的事情。可能是昨晚的寒气入侵,还是高原反应等其它原因,部分队员决定放弃今晚的扎营。

在与马夫商量未果(价格高的令人咋舌)后,我决定尊重大多数队员的意愿,放弃今晚的扎营计划,每人只带上必备品,至少两人一组,徒步年宝玉则。下午六时,必须按规定时间返回原地。

我们从鲜花满地的草甸上收拾起帐篷,并自助早餐后,便开始了圣湖之旅。年保玉则的深处,那些迷人至极的海子,在等待着我们的来临。     方进景区,草甸的尽头,便是玉一般的仙女湖水。湖岸的草原绿得沁人心脾,我知道如果早来一个月,这里会是金色花海的世界。在压得厚重的云层下,远处的山体如有魔幻,能清晰望见年保刚日主峰的积雪与大冰川。我知道自己来到了青海最为美丽的圣湖!

走下木制栈道,来到湖边,我是真的醉了。坐在湖边望着茫茫的一片,视线没有重点地四处游移。云和山,在仙女湖前上演着分分钟变幻的景色,像是慢动作,却又让人舍不得错过一秒钟的时间。湖面刚刚还漂着的那层朵朵莲花状的白色雾气,也在慢慢消失。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池像是不存在的湖水,天色渐明中,仿佛有什么光影在驿动。忽然,湖的最深处,这幅无边无际的画卷的最深处,天开了。我始料不及地望着那一座雪山,在云海之上如莲花瓣般地绽放,被感动得呆若木鸡。照片太难以形容我的所见,文字是枯燥无力的,即使连回忆和想象也已经难以再现当时的奇迹。这种感动,就像亲临神迹,亲眼见到一场磅礴、伟岸而又温柔的上古神话的缓慢演绎。

我们的右侧,湖的尽头,是一排齐天而耸立的剑齿状雪峰。这个季节,山峰上的雪化得差不多了,却有着格外斑斓的颜色,每一座孤峰都大气崇高到无以复加,每一座孤峰都像是拥有着轩辕神剑的力量。我突然觉得神山的山体岩理颇有华山的味道,可是这种刺破苍穹的霸气,又非险俊华山所能比拟。      剑齿状的雪峰,一直隐在云气中,露着模糊的剪影。这里的山峰是格外峻美的,比曾经见过的其它雪山更加嶙峋。我抬头望着它们在云中的模样,想着这里传说中的那些神话故事。

天色已经全亮了,年保玉则已经苏醒。仙女湖的这一个清晨,是一场幻觉,不再是一个美字所能概括。这应当是我众多的雪域高原徒步扎营中,最为梦幻的晨曦之一了。在那一场云开雾散中,我感受到了年保玉则的神祇的存在。

走在绿得滴水的草甸上,我们正式开始了一天的徒步,向着尚未及目的妖女湖,进发!

刚开始顺着湖边的小路行走,非常的轻松,没有烂泥,没有烂路,开阔的峡谷草原,让我的心坦荡地向着远方。一会在湖边摆个造型,一会在高石上指点江山,煞是惬意。

但时间不长,小路离开了湖边,烂泥出来了,小路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扎人的灌木丛和沼泽贯穿始终,每走一步都要用登山杖使劲探测一番方能下脚,灌木丛密密麻麻没有空隙,只能手护着脸用身体强行穿过。

拨开密密麻麻差不多和我一般高的灌木,走了几十米, 根本没法往湖边走。这灌木之密, 只能丛灌木之间挤过去。硬是继续往前走,心中想着穿过去就好,那知道是越走越糟,只到两脚完全漩入沼泽之中无法前行,而四周除了密密麻麻的灌木啥都看不到。

突然想到,水往低处流。既然低处水多, 灌木也就当然密了,自然也就伴生着沼泽。那就往上走,看看情况如何?于是继续串字形路线往山上爬,在灌木丛中钻来钻去,一边喘着气,一边呼喊着我的妖女湖。就这样,在妖女湖的呼喊声中,爬高了二三十米左右,忽然出现一条小路。这条路比之前走的路要窄,有时候还没有两脚并拢宽,虽然路当中没有植被但两边的灌木仍很密, 不走到跟前是发现不了的,有的地方连拨开都不行,只能钻过去。但最起码,路面相对来说是比较平的, 而且没有了沼泽的困扰。

就这样,遇到灌木丛就往上走,终于又见到了仙女湖,再看尽头的山峦,还在远处的云雾之中,这才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      望山走死马,我又一次的印证了这一说法,直到走得东倒西歪时,我也没有怪过谁说的这句不该说的话。

继续前行,好在再也没有那困扰我的沼泽了,步子也可以加快,只是在高原上行走,不似在兰州的滨河路上散步。走不了多久,就想歇脚,迈不开大步。让我感到沉重的不是背包,是心脏,还有昏沉沉的脑袋。休息会,喝口水,就为了从千里而来掀开妖女湖那风情万种的面纱,一睹容颜,前进!

又一次深深体会,高原徒步拼的不是体力而是意志!

人在行走的时候,其实是一个人身体和思想最自由最活跃的时候。而步履艰难、呼吸急促地负重行走在高原上,在身体近乎崩溃的疲倦中,灵魂深处会有一种如游丝一样轻灵剔透的空明感徐徐上升,那是灵魂在天堂,身体在地狱的奇妙感觉。这种感觉把行走带给灵魂的快乐推向了极致。我想,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是矛盾的统一体。快乐和痛苦在一个极致点的时候,也会有一种默契的融合吧?如同凤凰的涅磐,如同高僧的圆寂。

中午12时20分,经过四个半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到达仙女湖的尽头。      我瘫坐在海拨四千米的沙滩上,看着眼前静静卧在山谷中的仙女湖,随着光线与云层的移动,湖水的色彩也不断改变,碧绿、湖蓝、蓝灰,有时湖面又同时呈现出几种颜色,像一块巨大而晶莹剔透又五彩缤纷的调色板。两岸的山峰与云层也随着阳光的强弱不断变幻,时有时无、时深时浅、时而清晰时而朦胧。然而无论怎样变化,山谷中却始终是那样的静谧、安详、纯净,直直地映射在我的内心。

湖水倒映着群山,记忆仿佛被拉回到多年前在天涯海角沙滩上看海的那个中午。那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那种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而此刻的这里,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在仙女湖尽头休息并自助午餐后,我又开始了妖女湖之行。      妖女湖和仙女湖之间有一段较长的距离,两湖之间还有一个小湖,三湖几乎连为一体。中间是一片极其完美的草甸,绿得滴水的草色,难以避开的绿海和密织如网的溪流。见到此景,双脚还未疲痛,心情已经好到顶点。

初见妖女湖的边缘,在阴沉的天色与冷峻的山峰间,映出诡异的光泽,令人遐想万分,只是这样,已经极为美丽。      游走在妖女湖边,我认同了攻略上的说法,比起仙女湖,妖女湖的水面不算宽阔,但水面很平静,“妖女”比“仙女”更加妩媚迷人。妖女湖两岸是直插云天的石头峭壁,像奇异的岩峰画廊,映衬着峰顶皑皑白雪,奇异迷幻如人间仙境。妖女湖的湖泊形状也很不规则,湖岸曲折一步一景,水色变化,非常迷人。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没有走到妖女湖的尽头,只是面对着妖女湖,向着她背后的年保玉则主峰顶礼膜拜。

高原让人变得心胸开阔,高原让人变得肆无忌惮。天高云淡,雪山圣湖,沐浴着高原的阳光,浑身酥软,陶醉在这美景中,仿佛置身天堂。四个半小时的疲惫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竟有一种“不知今昔是何年”的感觉。     回去的路似乎也轻松了许多,灌木和沼泽好像也没来时那么多了,我想是因为心情的缘故吧。

下午六时整,全体队员准时回到了停车场。看着大部分队员都是东倒西歪,神情极其疲倦的感觉,我呵呵笑道:仙女耗尽了你们的精力!

出了景区,回看巨石垒就的景区大门,在这将要告别的时候,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又看到这熟悉的垭口,心中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解脱与放松。也许是因为不用再背着这沉重的包附,又或许是不用再忍受这沼泽与灌木丛了,亦或是不用再与世隔绝了……

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已过去,这一天的行程记忆却将永远刻在我的记忆里。

年宝玉则,我来了!年宝玉则,我去了!

回到久治县城,找了一家较高档次的宾馆入住,缓解队员徒步年宝之行的疲劳。

第四天早上九点,我们离开县城,开启返程之路。因来时经过阿万仓黄河大桥到久治县城这60公里的颠簸路,司机建议我走四川阿坝这条路。那样绕行太远,何况就60公里,大家说说笑笑就过去了,没什么受不了,继续原路返回。      中午12时整,来到尕海。在久治买的年宝玉则的自助餐还有剩余,于是,就在尕海边进行了我们的第三次自助。

餐中进行时,有队员向我提出,既然年宝玉则计划中的二天少了一天,能否把这一天的时间放在郎木寺上?

我本来的计划是今天赶到合作住宿,明天回兰州,比原计划提前一天结束行程。但因此次同行的个别队员,是第一次于我同行,没有来过甘南,所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本着助人为乐的想法,再一个也预收了五天的计划费用,那就满足个别队员的要求吧。很简单!

一个半小时后,便又一次来到了郎木寺。来了四次的郎木寺,再熟悉不过了,没有进寺,和司机等来到后山休息等待(郎木寺景区的叙评在“辛幸之旅”中有述)。

由于线路的更改,傍晚又一次入住碌曲县城的同一家宾馆。我笑着对上次同行的同伴说:玛曲和碌曲是我们的老相识了,就象走亲戚一样,不到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来了二次。

晚间个别队员再次提出要求,说既然已经到了碌曲,那就再满足一下她的心愿,明天去则岔石林。助人为乐的我,当然满足了,只不过是往返碌曲县城多跑百十公里路罢了。

第五天的清晨,同样的路,同样的河流,同样的则岔石林,第三次又迎接了我(则岔石林景区的叙评在“辛幸之旅”中有述)。

晚上傍晚时分,平安抵达兰州,辛幸之旅的继续,完美结束。

             2013年11月16日


果洛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果洛旅游住宿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果洛地图下载

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