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旅游攻略 > 江西旅游攻略> 庐山旅游攻略 > 庐山——自然与人文的融合(自助三日,全景尽揽)

[原创攻略] 庐山——自然与人文的融合(自助三日,全景尽揽)

攻略好评数:1
攻略回应数:0
大溪之水 大溪之水 发表于:2016年09月04日 攻略关联景区:庐山 九江 
快速复制攻略

庐山(其一)

秋入江洲暑渐消,相携老幼奔匡庐。

灵峰秀水游不尽,一时云雾有若无。

 

庐山(其二)

久慕庐山美,今秋始莅临。

云腾翻锦绣,月朗静如琴。

五老峰连脉,三叠瀑走心。

我虽徙散客,对此亦觉亲。

 

第一日

牯岭-锦绣谷-仙人洞-大天池-龙首崖-如琴湖-花径 

一早到九江站。

九江往庐山,大致有两种公共交通方式,一是去汽车站乘专线大巴,按点发车,十五块钱;一是到长虹立交桥乘专线小巴,流水发车,二十块钱。我们先在路边食铺吃了些东西,然后步行到长虹立交桥(大约1公里多,应该乘公交的)。

这里有很多私人的出租车,我们没多理会。前面不远就停着两辆小巴车,其实也不是很正规,没有车票。等过道都塞满了人,车就开了。一路沿着庐山大道南行,二十分钟后到了景区大门,人车分流,游客去售票厅买票,然后上二楼验票后进入景区,车子已经停在那里了,人到齐,便开上了蜿蜒攀升的盘山路。

庐山门票180元,无效期,无二次验票,没有60-70岁优惠这一说,但未成年人和学生半价。70岁以上免票,凭身份证直接通过。山上各景点间开行观光车,七天内80元通票,凭卡并指纹验录,牯岭镇有很多售票点,如含上山和下山各一趟,则另加20元。

牯岭镇肇始于1895年, 英国传教士李德立从政府取得租契,开始在这里兴建避暑之所。而牯岭的名字,似乎也与英文的cooling(清凉)颇有渊源。牯岭渐渐扩张并发展成别墅连片、市政健全的避暑胜地,也越来越成为庐山风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日后登上中国政治舞台埋下伏笔。

庐山景点多而散,牯岭镇海拔1100多米,是风景区集散中心,常住人口1.3万,商铺和酒店林立,大多数游客会选择这里住宿和出行中转。我记得有一部电影叫做《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牯岭有时候又会误读成骷髅,让人偶感心悸。

我们在庐山汽车站下车,乘观光车来到正街站,这里是西线的起点,也是交通枢纽。联系好的庐荣家庭旅馆林阿姨很热情,过来接我们,但她那里已经客满,便又带我们去了另一家,这是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正可住下我们六个人,一人一天的租金是90元。房东就住在对面。

放下行囊,赶紧打开电视,奥运女排决赛已近尾声。中国队传奇般的以小组第四的身份,勇夺冠军,为总体低迷的奥运之旅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

住处在大林路,拾坡上行不久,就到了正街,迎面振豪超市和工商银行之间有一条巷子,房东说从那里下去有几家饭店不错。我们便走进其中一家——来鑫楼。

饭菜总体不错。有意思的是,吃饭的当儿,泽泽竟碰到了同班的马同学,他是跟父亲和几个朋友一起来度假的。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休息片刻,下午两点,正式的游览开始了。

庐山的观光路线一般分为西线和东线,西线景点相对集中。我们先去正街站候车,此时雾气突然重了起来,十米开外已完全遮蔽不可视,此后几天,我们实实在在领教了庐山的阴晴不定,其来去变换之猛之疾,果然是平原里所罕见的。

花径站下车。这里路分两支,左路观如琴湖,游花径后去仙人洞,可经锦绣谷折返原地;右路经锦绣谷去仙人洞。此时雾大,如琴湖基本没概念,我们便选择了锦绣谷。

听马同学的爸爸讲,锦绣谷挺美的,可惜浓雾之下,安有完景?路过庐山津津乐道的断桥,只看到近前的一截,另一半在远处影影绰绰,桥果真是断了。断桥有一段关于朱元璋的传说,以此证明这个无根无底的穷小子皇帝“承天应运”的正当性。

走走停停,虽看不到远山,雾气却是清新的,就在你眼前移动,跟活了的一样。泽泽随口说这雾霾好大。雾霾?是的,她所常听到并见过的大雾,多数是霾。雾和霾,已经不可分了。可我在她这个年龄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个字————念什么啥意思。

锦绣谷的尽头,就是仙人洞。仙人洞的出名,得益于前“国母”——李进同志。据说她在庐山夜里拍照片,不用闪光灯,专凑闪电的自然强光。那要牺牲无数的胶卷呀!这种“土豪”行径,在她,却不过是物质极大丰富的帝王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末节。

撇开照片不提,毛泽东的这首七绝(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确非寻常之作。暮色之下的松树,是苍茫甚或模糊的,萦绕在它周围的云雾亦凌乱而不友好,但诗人却从中看到一股力量和精神,借用松树这一传统抒情意象,以之自况,将心灵与景物相互触发,彼此整合,用一个“仍”字,表现出了非凡的从容和淡定。之后一顿一扬,更展现了对未来必将取得胜利的无比自信和热切期许。1961年,国内刚刚经历了三年严重困难时期,全党上下惊魂未定,党的执政能力遭受极大挑战; 国际上冷战鉄幕徐徐拉开,而中苏两党因意识形态纷争已现决裂之态。自视甚高的毛泽东将一腔愤懑和王者抱负,统统倾注到这四句28个字的诗行中,言辞简练却意蕴深长,又仿佛信手拈来,举重若轻。古今诗人能得此功力并气势者,凤毛麟角矣。

仙人洞高7米,深10余米,供奉的是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洞顶似手,名之佛手岩。洞内一联写道:称师亦称祖,是道仍是儒。儒释道三教,在这小小的仙人洞里,和谐共处。

出仙人洞,右手石阶之上,是庐山上最古老的完整建筑,于明洪武二十六年建的御碑亭,碑上刻着朱元璋亲撰的《周颠仙人传》。一个放牛娃、小和尚,曾经也是不屑神祗的,可一等坐实了天下,也要编出一套疯和尚的神话故事来,制造一番“君权神授”的舆论。而在此前的十余年间,朱元璋发起了一场针对功臣的大肆清洗,就在建御碑亭当年,开国大将蓝玉灭三族并株连亲朋故友,一万五千人被诛杀。杀人太多,也需要立块碑表白一下自己吧。

亭后平台,向右前方可远眺酷似巨人侧像的险峰

步出仙人洞,我们乘观光车前往大天池。到此处的游人较少。山顶原有始建于东晋的天池寺,也曾规模宏伟,香火旺盛,一度为庐山首刹,早废,今天仅余大天池。如果不是有块牌子,真想不到所谓大天池,就是两个十几平方的矩型水池子,池壁用大块条石砌成,本无栏。但毕竟是1600年前的池子呀,就围着多看几眼吧。在整个天池寺遗址上,还有文殊台、斗姆亭等建筑,以及散落的石质构件,共同述说往日的辉煌。

遗址一角开一小门,通往龙首崖,距离200米。已近下午五点,天空开始放晴,我们快步下台阶来到龙首崖。崖侧有块狭窄的观景台,要小心地探身过去,仅容三人站立。极目远望,但见青山葱茏,峰峦叠翠;俯瞰幽壑,悬索桥横跨深谷,异常醒目。

听说去往悬索桥的路非常难走,从那里可以坐星龙索道直抵电站大坝,那儿有观光车站点。如果有时间和体力,不妨一试。

我们从大天池乘车,直达花径站,夕阳余晖里,如琴湖正展现着她静美的容颜,脉脉依偎在群山之中,波光粼粼,恬适无语。

湖畔的花径,因白居易《大林寺桃花》而闻名,就是座白氏主题公园。漫步园中,花树桥亭错落相伴,中心是断为白居易手书的“花径”二字石刻。再往里,还有水塘和草堂,以及白居易石立像。走不多时,就从出口来到观光车道上。这里向前是仙人洞站,向后是花径站。

复到花径乘观光车,往正街方向而去,今天的西线游结束了。

晚上到来鑫楼临近的小院子酒家吃了晚饭,口味还不错,就是个别菜有些咸。在网上,小院子在庐山还有些名气呢。

 

第二日

上午:含鄱口-植物园-五老峰

下午:美庐-庐山会议旧址-石牛酒家

早上起来,在住处消耗了些自带的食物,就去工商银行对面的观光车站等车,开始东线的行程。上午的安排,是含鄱口植物园和五老峰。

观光车直达含鄱口站,又走了好长一段上坡路,才来到含鄱口。鄱是指鄱阳湖,庐山在这里形成一个天然的豁口,左有五老峰,右有太乙峰,鄱阳湖仿佛含入口中,因而得名,清人屈大均有诗曰“千里鄱湖一岭含”,非常准确而凝练。事实上,古代的鄱阳湖比现在的面积大很多,湖岸就在庐山脚下,所以含鄱口的名字很形象。可今天,即便站在这里,也只能远眺鄱阳湖了,又兼有雾,那湖面不过一个模糊的轮廓而已。五老峰现出明确的山顶线条,但没有强烈的阳光映照,无法体会到“青天削出金芙蓉”的壮美了,而太乙九奇诸峰,则很有层次地向远方交错延伸着。

含鄱口石坊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左右镌有湖光、山色四字,为当时的省长邵式平题写。以如此平常普通的词来描述此景,细品之下却贴切自然,不愧为化凡俗为神奇的魄力。石坊对面的山峰,是揽赏含鄱口全景的绝佳处,亦是观日出的理想所在。登高俯瞰,石坊以上被茂林遮蔽,及到最顶端,隐约可见蓝顶攒尖的含鄱亭,颇收点睛之效,建筑与自然早已相生相融,“虽有人作,宛自天开”。

有索道前往大口瀑布,有介绍说便是李白那首妇孺皆知的诗里所望的庐山瀑布,其实不然。庐山山头林立,峡谷纵横,形成了很多瀑布,李白当年是看到了秀峰瀑布,写下了那首诗,而秀峰并不在庐山的主景区之内。我们没去大口,而是从原路折返,前往植物园。

庐山植物园隶属中国科学院,创建于1934年。或许觉得没啥看头,去的人不多。而我专程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拜谒陈寅恪先生墓。

陈寅恪是近现代著名学者,精熟国史,学贯中西,与梁启超、王国维、赵元任一起,并称清华大学国学四大导师。尤其是他终生恪守“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治学原则,尤为后世推崇。中共建政前夕,他拒绝了多年挚友也是他表妹夫傅斯年的盛邀,执意留在广东,这或许是出于对旧政权的极度失望,又或许抱着不问政事、专注学术的朴素态度吧。其实作为经纶满腹的中国文人,哪有不想在新社会一展抱负的宏愿呢?但陈寅恪之所以是陈寅恪,就在于他不为虚名苟且,多年前他留洋求学的时候做到了——只求学问,不屑文凭,今天的他同样没有改变。1953年,中央拟任其为中国科学院中古史研究所所长。他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允许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二是“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证明书,以作挡箭牌。”其结果,可想而知。

陈寅恪自然躲不过那场政治风暴的洗礼,这位曾经“公子中的公子,教授中的教授”,于1969年凄惨而屈辱地在广州赍志而殁。其身后的声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寂寥无闻。庐山植物园有幸,成了他永久的归葬之所。

从含鄱口路上的植物园大门进去,在毛主席休息处的亭子分出岔道,走左边的一条,尽头是幢风格古朴的办公楼,墙面布满爬山虎。右转下台阶,经过几间温室,循着导览牌,来到景寅山前。景寅山之谓,表达着后人对陈寅恪的尊敬和缅怀。山坡间辟出一块宽敞的平台,依山的一面,便是先生和夫人的合葬墓。这是两个名门世家的通婚,二人的祖父,均为晚晴封疆大吏——湖南巡抚陈宝箴台湾巡抚唐景崧。门当户对保证了生活习惯和价值观的趋同,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共同的职业追求,成就了他们一生的相濡以沫和不离不弃。夫妇辞世,相距不过四十余日。

墓碑是几块庐山常见的大小条石累堆而成,如峰相聚。最高的一块上刻着“陈寅恪唐筼夫妇永眠于此”。群石居中一块大石上,是同乡后学黄永玉先生所题“自由之思想 独立之精神”。感念斯言,不禁唏嘘不已。

过了陈墓,是三老墓,安葬着三位植物园创始元老,其中一位陈封怀先生,还是陈寅恪的侄子。

从山坡走下去,便出了植物园的大门,这里有观光车站,连通含鄱口和五老峰。

我们来到五老峰下。五老峰山顶被垭口所断,分成并列的五座山峰,素有尊老传统的古人以五位和善的老翁相喻,故名。据说五峰姿态各异,三峰最险,四峰最高,只是这漫天的大雾,除了山路,啥也看不见。可既然来了,不爬上去总不甘心。于是抖擞精神,拾阶而上。

跟团来到此处,大约会给出一到两小时的时间,还要回到原处集合。像这种天气,导游是不建议爬完五峰的,时间上也确实紧张。我们本来也打算上了二峰或三峰就返回。

五老峰虽海拔1436米,但观光车站旁的登峰门,已经是在山上了,所以从这里到一峰,并不太高,导游指示牌显示0.8km。我以正常的速度,中间还休息了片刻,用了二十分钟便到了一峰。从一峰到二峰的鹰嘴岩,几乎如履平地,真正的二峰顶还要从鹰嘴所指的方向往上爬一段,我们没再上去,而是穿五老洞,向三峰进发。

雾一直没散,一直在身边浮动着,或浓或淡,远处的山崖偶尔也会露出一点模样,但很快就又没了踪影。三峰很快也到了,这里是一大片斜坡状的石头山顶,有些台阶直接凿石而成。一块立石上标注了到四峰的距离——10米,是我看错了吧?没错!真的是转身就到。

如果时间和体力不济,从这里可以返回了。最险最高的都看了,通往五峰的路是个U形,先下后上,那是五老峰最感劳累的一段。而我们则没有停下脚步,走的越久,反而越是增添了直达终点的渴望和决心。风景已然看不到了,总要给自己留下一些感慰吧。

五峰终于到了,还是大雾弥漫!峰顶一块巨石,上刻四个隶书大字——目无障碍。这么大的字,当然看起来没有障碍了,要是想再看看别的,就只能呵呵了。山上无处不在的文字题刻,为自然造化增添了文化的气息,使山活了起来,人们眼前的顽石,也变得有了历史的厚重和生命的绵延。

泽泽本来是不想爬山的,被妈妈哄着上来了,结果越走越勇,直攀五峰。

从登峰门到五峰,全长2.36公里,用时大约一个小时。既到五峰,就没必要走回头路了,这里有另一条下山路,直抵三叠泉

我们一路下行,渐渐的阳光射入林间,不知道五老峰顶,是不是也云开雾散了呢?

三叠泉站乘观光车,返回牯岭镇。三叠泉留待明日,卯足了劲再来。

 

上午的行程辛苦些,吃过饭在住处休息了一会,下午就把步子缓下来,前往美庐

我们先过美庐桥,参观了对面的周恩来纪念室,旧称马歇尔别墅。1945年马歇尔作为美国总统特使来华调停国共冲突,以及1946年八上庐山与蒋介石晤谈均住于此。而四次庐山会议期间,周恩来和邓颖超也住在这里。

继而走进美庐,这座庐山别墅中的老大。

美庐因前“国母”宋美龄而得名。庐山留下了两党两位“国母”的行迹,殊为胜事。而这座建于1903年的欧式别墅,竟幸运地先后迎来中国现代史上两个水火不容时代的最高领袖下榻,目睹了决定这两个时代命运的几多重大事件。

参观美庐的人很多,破坏了她本来的静谧。即便如此,若你放慢一下自己的脚步,或干脆停下来,仍能感受到这儿特有的雅致,被她浓浓的绿意包裹、感染,顿觉清新和安宁了许多。

别墅里用实物和图片展示了她繁杂而厚重的前世今生。楼外树旁一块不起眼的石头上,镌刻着蒋介石当年题写的“美庐”二字。1959年,毛泽东住进美庐后,工作人员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要把蒋委员长的石刻“美庐”给凿掉,结果被主席制止,还说了“这都是历史了,不要去破坏它”之类的话。这是“美庐”之幸,因为她无意中成了一个胜利者展现对失败对手宽容胸怀的绝佳见证。而放眼全中国,“破坏历史”的不幸却数不胜数。

美庐往下,是老别墅的故事景区,因为要赶在庐山会议旧址关门前到达,我们便直接乘车去了人民剧院。

国民党统治时期,庐山是“夏都”,政要云集,政令频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庐山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也一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从1959年到1970年,中共中央相继在庐山召开了四次重要会议,其中尤以195972日至816日,连续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最为瞩目,独擅“庐山会议”之名。

此行岳父最在意的景点,除了毛泽东赋诗的仙人洞,就数庐山会议旧址了,因为那次会议的结果,在当年深刻地影响了这个国家的几乎每一个人,以致有人至今都搞不明白事情的是非曲直。一代人的价值观被扭曲,一个国家的指导思想和发展方向出现了可悲的拐点,直到二十年后才开始回归正常。

庐山人民剧院开过这几场会后,也就放弃了自己原本的实用功能,实现华丽转身。进门大厅就是一尊毛泽东金色立像,仪态雍容,花团锦簇。庐山会议的是非已有历史公论,但事涉领袖,也就不免遮遮掩掩了。一楼的图片展厅,对那场会议的评述也还客观。二层是会场,这个国内最高规格的会议,会场设施和布置也只能用简单整洁来形容了。

出剧院右拐,是曾为牯岭图书馆的庐山抗战纪念馆。1937卢沟桥事变爆发十天后,蒋介石就是在这里发表了著名的“庐山谈话”,指出“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这是中国中央政府在国家危亡之际,向全国人民、全世界宣示对日抗战的方针和决心。也是在这个谈话后,开启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团结一致抵御外辱的全民抗战由此拉开帷幕。

路尽头,在高高的台阶之上,是曾为国民党军官训练团住所的五星级酒店庐山大厦。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到车站,返回牯岭镇。晚饭就选择了网上传说庐山美食第一的石牛酒家。就在街心花园对面一条小弄里,门脸很小,还要排号等。室内装修一般,菜上的倒挺快,口味确实不错。服务态度相当热情,只收钞钞,不能刷卡微信支付宝,可提供定额发票。 我们老少六人,六菜一汤,米饭四客,共花了222元,窃以为不算贵。

第三日

上午:三宝树-庐山博物馆-芦林湖

下午:三叠泉

在庐山的最后一天了,上午轻松一些,下午有场硬仗(事实上,这场仗实际的惨烈程度,超出了我的预计)。

我们先乘观光车到了芦林停车场,这里是三宝树的起点,也可反向环绕芦林湖,前往庐山博物馆。我们先去三宝树。这是一溜下坡台阶,周遭树密林幽,正巧没有旁人,好不自在。不一会到了黄龙寺——庐山唯一正常运营的庙宇。走过寺前的山门,眼前兀的现出并列的两株参天大树,主干巨粗而挺拔,树冠弥蔓,遮天蔽日,晨阳射入也只留下斑驳光影。

左为银杏,右为柳杉,那银杏还从底部便陆续生出遒壮的枝干来,翻滚四溢, 如龙摆尾,似蛟腾江。不远处是另一株高大的柳杉,并为三宝。相传三树系晋人所植,高四十米上下,树围六米,堪称此间镇山之宝。树虽为人力手植,却历经千百年,受日月精华和山川雨露滋养,已经与此山此境相融相生了。两天来被山雾所扰,观景难免有强打精神之嫌,今日近身详睹三宝树奇观,心胸豁然为之一震,舒爽异常。

接着走下去,几分钟便临黄龙潭。一股小瀑流,自谷间跌宕而泻,下汇成潭,崖壁上青苔遍及,有浅刻的篆书“龙泉”和楷书“静听”几字。是个幽僻清凉的好地方。

有趣的是,在这儿还遇到了山中的猕猴。它们丝毫不避生人,上蹿下跳,这毕竟是它们的家,我们不过是客人而已。

黄龙潭之后,有个路口通往乌龙潭,应该也不远,没再过去,就沿着山间的步道,一直前行。雾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走着走着,就到了出口之外的电站大坝,这是西线游览车的终点。

雾更重了,坐上观光车,还不到十点,我们决定去庐山博物馆。

路过花径,开始下雨,越下越大,好在是躲在车里。

观光车环线运行,往含鄱口的方向,是没有博物馆这个站点的,反向才有。但司机师傅要了我们的目的地之后,在毛泽东庐山诗词碑苑外的路边放下我们,雨基本停了,过马路穿过碑苑,就到了博物馆。

庐山博物馆又称芦林一号别墅,起初是为毛泽东所建的住所,1985年辟为博物馆。庐山是世界文化遗产世界地质公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自古以来的观光议事度假隐居胜地,人文荟萃,显贵如云。整个博物馆面积不大,但门类众多,内容丰富,馆藏包括了当年领袖的办公休息设施、庐山的地形地貌和地质矿物、庐山历史文化和珍贵文物等,光是跟庐山沾上边的历史名人,就拉出来一大堆,就是放在整个中国文化里都分量颇重。我们穿堂走室,目不暇接,一时还有些消化不了。

从人流熙攘的博物馆出来,对面正是芦林湖。此时虽已近正午,但云气还未完全消散,没有刺眼的阳光,蓝色的水面微泛粼光,青色葱茏的山影倒映湖中。再往远处看,山迭着山,云绕着云,山色渐渐淡去,仿佛给人留下无尽的思绪。

从博物馆站乘车,直接回到牯岭。

 

吃过午饭,在住处打好行包,开始启程了。

三叠泉是庐山的招牌景点,有“不到三叠泉,枉作庐山客”之说。以前庐山风景区受行政分割所制,三叠泉并不在主景区门票范围之列,是要单独收费的。去年终于引发众怒,这才有了新规,凡是从山上下到三叠泉的,不再收费;凡是从山下的海会镇上三叠泉的,收64元的门票,如果再向上进庐山,则照收庐山大门票。同时,如果从山上下到三叠泉还有再折返回来的,要购买2元钱的二次进山牌。

攻略上有很多人建议从三叠泉直接下山出东门,到海会镇乘车前往九江。主要是为避免重走自虐般的1000多级台阶,而且是上行。我只能说,庐山发达的公路交通网络和观光车游览系统,把大家娇惯坏了,像五老峰和三叠泉这种距离的登山台阶,都被夸张地极其艰辛,以致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好像是多大的人生挑战似的。

我问过一个导游,三叠泉下去要多长时间。她显得很有经验,说“每个人都不一样呀,有快有慢,我的一个游客,二十分钟就下去了”。这个二十分钟应该是她带团的最快记录了吧,那大多数人呢?她没说,以我的实践来看,也就半小时,还是左右。

只不过,如果原路返回的话,人们在心里上会抵触很大。不走回头路是旅行中的一个基本期待,回便回了,还是辛苦的上台阶,不光速度上没法跟下台阶比,心情上的无趣和烦闷更是可想而知,这就又会加重疲劳程度,形成对三叠泉游览历程的负面评价,如此的人一多,就有了共鸣,产生群体从众心理,最终导致对三叠泉台阶之多之苦的广泛社会认知。

从三叠泉直接下山,固然不走回头路,但要携带全部行李,所以只有个别自助游才这么做。为此,我们此行全部使用背包,没有行李箱,而且午饭后还把一些不再用衣物等,统统打包通过牯岭镇邮政局发回家里。但还是没有想到从三叠泉下山到海会镇,竟然需要将近两个小时。

三叠泉自古有之,但却是南宋年间被一个樵夫发现后才引来世人围观的。所以李白五次到庐山,还在其上源屏风叠隐居,也未有幸一观盛况。

我们乘缆车抵达三叠泉台阶的入口,老老实实地往下走,半个小时后来到三叠泉前开阔的观景平台。

仰望三叠泉,最上面的一叠,自山顶岩隙而出,短而纤细,其下二叠,已分作两股,瀑高略胜一叠。如此一顿一扬,瀑流汇聚,蓄势下泻。第三叠最为高峻,瀑口被一巨石阻碍,化为宽窄的两股。宽者迅疾,在突出的崖石间跌宕腾跃,抛珠溅玉,以轰然之势雷霆之声,纵切过涧底一片横向的山岩,没入深潭。而窄者飘逸,如一缕白色的丝带,垂于崖壁之外,至潭面处,竟似纷纷然无了踪迹。

三叠泉无疑是庐山美的极致,因为她的动感和激越,但又不乏含蓄,明明是瀑,却以泉称。

观景台附近有滑索,可以节省近四分之一的下山路途。本来从此处下山的人就不多,坐滑索的更少。为了节省体力和时间,我们体验了一把这种另类人员运输方式。两人一组,挂在钢索上呼啸而下,够刺激。走上滑索下站旁的索桥,顺峡谷远顾,两侧高山相对峙,鄱阳湖岸隐约出。

我们沿峡谷一路下行,其间景致已经引不起太大的兴趣。路上碰到一个五六岁的小朋友坐着滑竿,两三个大人嘻嘻哈哈地跟着跑,说什么好呢?约莫过了一个小时,我们走到观光车站。庐山上的观光车卡已经不能用了,交了五块钱,送到海会镇,接着坐上路边一辆破旧的公交车,还是五块钱,直达九江。

 

 

庐山三日游行程安排简述


总的来看,此次庐山游览行程次序的安排是合理的,游览了主景区的所有主要景点,而且松弛相间,不觉太累。

第一天上午到庐山,先找酒店安顿下来,不用急着出去。

下午游西线,到花径站下,可先观如琴湖,游花径。从后门出去往前不远,就是仙人洞。进去依次游御碑亭、仙人洞、锦绣谷,看过断桥后出来就又到了花径站,完成一个不走回头路的环线。花径的后门介于花径站和仙人洞站中间。

接着乘车前往大天池站。进大门后先是一段下坡路,而后平坦的地方,右手有个岔路上坡,通往天池塔和摩崖石刻,可以从这里上去,直通大天池。

从大天池走到龙首崖,这里并不完全是终点。如果有时间或兴致,还可继续走山路(据说不大好走)一直下到悬索桥,在那里搭乘星龙索道去往电站大坝。大坝有观光车站,也是三宝树景点的出入口。龙首崖是看日落的好地方。

我们到的那天下午,因为开始有大雾,如琴湖啥也看不到,就先进锦绣谷,仙人洞出,乘车前往大天池、龙首崖,回来后在花径站下车,观如琴湖,游花径,又回到花径站乘车返程。

第二天,上午先到含鄱口站下,游含鄱口,后去植物园,然后在植物园站乘车前往五老峰,登临五峰后下山到三叠泉站,返程。

下午去美庐,先过美庐桥游览对面的周恩来纪念室,再游完美庐后往前走,就到了老别墅的故事,可以逛一逛。之后从香山路口站乘车前往庐山会议旧址(这里好像实际上没有观光车站,我们在吼虎岭站下的车)。旧址夏季17:00关门,还有每月第一周和第三周的周二闭馆,要记好这些时间。

第三天,上午先去庐山博物馆,东线观光车往含鄱口方向是没有这一站的(返程才有),但给师傅说一声,他会在毛泽东诗词碑苑的路边停一下,穿过去就是博物馆。看完后沿芦林湖左岸走到芦林停车场,这里是三宝树的出入口。一路游览黄龙寺、三宝树、黄龙潭、乌龙潭,走到终点就是电站大坝了。

下午乘观光车到三叠泉站,大厅边上就有拉着你卖索道票的,不必理会。要走上一阵子到索道站,这里有售票窗口,分往返双程和单程下。不坐索道可以步行,一路风景尚可。到了三叠泉门口,如果游完后还要返回,需办理二次进山卡,每人二元。接着就是下台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不就是一千四百多级台阶嘛,正常速度半个多小时。往上走肯定更辛苦一些。

如果不再上来,从三叠泉直接出庐山,那就继续往下走,要一个半小时左右。可以乘滑索节省近四分之一的路程。滑索成人98元,老人儿童60元,可讲价。

我们下午三点十分下了索道开始下山,三点三刻到达三叠泉。五点半走到山下的观光车站,车行七八分钟到达海会镇站点,旁边就要去九江的公交车,约四十分钟到达终点——九江市长虹立交桥西。车很破,但有辆车回九江很幸福,况且只要五块钱。

我们带了老人,会慢一些。但有一对年轻情侣跟我们一起坐的索道,最后又一起到海会镇乘车去的九江。所以究竟用多长时间,不能一概而论。但截止时间一定要心中有数,比如海会镇往九江的车子,总不是二十四小时运营的,错过了末班车,就会不好了。

观光车虽然是循环运行,理论上站站停,但实际上只有大站才能保证随时有车坐(如正街、花径、电站大坝、美庐、含鄱口、五老峰、三叠泉),有些小站要做好等一阵子的准备。


相关标签:   度假休闲  人文历史 
庐山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庐山旅游住宿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庐山官方攻略

更多

多多攻略之庐山篇

版本:第二版
浏览:103754
更新:14-01-20
点击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