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原创攻略] 九华山礼佛记

攻略好评数:0
攻略回应数:0
大溪之水 大溪之水 发表于:2019年04月05日 攻略关联景区:九华山 
快速复制攻略
卷首联

地藏显神通,一领袈裟开圣境;

青莲施妙笔,五言联句定名山

目 次

第一回 辗转半日初临圣地 老少六人齐上九华

第二回 宿柯村结缘净心栈 行大愿夜瞻地藏王

第三回 九华街菩萨 拜遍 得道僧肉身称奇

第四回 祇园礼佛雨雾天 天台登顶缥缈间

第五回 合肥稍驻闲游李府 善愿具足打道回家

第六回 说点题外话 妄言铁九华

第一回 辗转半日初临圣地 老少六人齐上九华

三位七十岁上下的老人,腿脚尚可,却仍万万不可急行。还有一个十岁的孩子。我们这一行六人,要去爬山拜佛了。

这座山,便是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 九华山 ;拜的佛,自然是持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 菩萨 。

来 九华山 这个果,是有因的。老人们喜欢拜佛,但“天下名山僧占多”,不爬山就见不了佛。即去,便要分个主次,四大佛教名山自然是第一梯队。前几年相继去了 普陀山 和 五台山 。 普陀山 说是山,不过是个岛,佛顶山的海拔,也未超300米,再有景交车和索道,一点不累。 五台山 直接包了辆车开到台怀镇,就在台内拉着我们转了两天,没去台顶,也没累着。 峨眉山 太远,就来 九华山 了。而且这里可以直接坐车到九华街,主要寺庙都在,去百岁宫和 天台 寺还有缆车索道。我最担心的是 天台 索道上站后的一千多级台阶,后来证明,他们还行。

高铁快捷舒适,但暑期的车票不好买。只好一大早起床,从 徐州 东、 南京 南中转了两次,才在下午一点四十抵达 池州 站。庆幸全都正点,得以从容换乘,并且在 南京 南站逗留的一个小时里,解决了午饭。

池州 就这一个火车站,而且也没改成貌似更响亮的 九华山 站。

本地在唐天宝元年曾设秋浦郡,李白漫游此间,写下过著名的《秋浦歌》十七首,其中的第十五首“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收入教科书,已是脍炙人口。

今天的 九华山 ,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地质公园,就在我们离开的当天,这儿迎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的专家评估团。

从 池州 站前往 九华山 ,一般有四种公共交通方式。一是公交车,这个只消5块钱,站站停,时间长;二是一票直达的城际大巴,12元,约50分钟,要到隔壁的汽车站乘车;三是九华旅游公司的旅游班车,凡购买50元景区交通车票的游客,免费接送,约40分钟,就在出站口购票,站外乘车;四是租车,当然最快,听说要一百多。

景区交通车票是应该要买的,虽然各景点之间可以单独购票,但仅从山下的柯村游客中心前往山上迎仙桥站的单程车票就要25元,虎形山站前往 天台 景区(凤凰松站)的单程5元,如果去花台,也需购车票。50元的景区交通车票,限六站次共三个往返(柯村-迎仙桥、虎形山-凤凰松、柯村-花台)各乘车一次。但需要注意的是,花台索道下站在山外,跟去九华街是两个方向,车票仅包括与柯村之间的往返,再想上山的话必须回到柯村重新购票,这个设计真是动脑子了,所以花台建议开始去或最后去。

还有,山上的虎形山至凤凰松线,中途停靠三角洲、肉身殿、小 天台 等站,其中三角洲可到肉身殿山下的正门神光广场,从这里上山途径地藏禅寺,但之后的一段台阶较陡,不建议老年人攀行。交通车票规定三日内有效,实际上我们第一天买了票,第四天下山,很认真地去问检票站的服务人员,人家是轻描淡写,照用无碍。

所以,坐免费的旅游班车是最经济的。去程的班次较多,返程时上午只有两班(7:30/10:00),坐七点半的要预定。可若一早从山上下来赶这趟车会非常紧张,最好提前一天下山来住,但这样又会影响前一天山 上的行程,权衡再三,我们的老年人多,急不得,于是放弃了这趟免费的班车,改乘城际大巴了。

我们的行程计划如下:第一天在山下的柯村入住,晚餐后游大愿文化园夜场(夜场17:00开始,只周六晚上才有,票价比日场便宜一半);第二天一早上山,游九华街诸寺;第三天上午游 天台 ,再补充游览九华街。 天台 寺要上下往返2600级台阶,这天不能安排的过满。第四天上午下山,到 池州 乘十点多的高铁去 合肥 ,游李鸿章故居,午餐后乘下午五点多的高铁回家。考虑体力和时间,没去花台。

第二回 宿柯村结缘净心栈 行大愿夜瞻地藏王

旅游班车上有导游介绍 九华山 的概况,也揽接门票和索道票务。车到山下柯村的游客服务中心,接着联系上预订的净心*栈,他们开了辆商务车来接我们,其实柯村不大,到哪儿都不远。客栈是我前阵子为做 九华山 的攻略,在网上联系到的,还加了微信好友。巧的是他家姑爷是 滕州 人,很近的老乡了。

净心*栈是村里联排民居靠近路边的一套,门头装饰很是雅致,一层的布置也颇有佛韵。店主人是位黝黑瘦小的南方女子,说话绵软,笑容可掬。

二楼和三楼是客房,房间不大,也还适意。我们安顿好行李,休息到四点半,去吃晚饭。主人很热情,推荐了自家的三元食府,开车带我们前去。花费248元,农家乐的饭菜,不要希求过多。接着又开车把我们送到大愿文化园门口,并代买了门票。

这些服务的背后,当然受着利益的驱使,但旅游服务业的发展,总是要靠盈利的。只要诚心待客,公平交易,没有欺诈,双方各取所需,自然就是功德。别的不说,单是车接车送这一点,对我们这个团队来说,便善莫大焉。

大愿文化园又称地藏圣像景区,于2013年落成开放,占地2800多亩,主景观地藏 菩萨 铜立像,连底座高99米,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地藏 菩萨 造像。

傍晚时分,天空依然明亮,游人不多,一片静穆。转过莲花广场,从五通桥向里远望,已可见金色的地藏 菩萨 手持锡杖,昂然立于苍蓝的群山之前。过桥便是芬陀普教牌坊,为乾隆皇帝题额,原匾现藏化城寺。坊后进入九子袈裟广场,展现了那段关于金地藏以一袭袈裟尽收九华的神通典故。进正门,拾阶而上,过感化天人坊,尽处现出放生池,两侧立有两只高大威猛的 石狮 。

弘愿堂,是整个景区的室内精华所在。徽派的外观清雅含蓄,一进到里面,却立马被他奢华富丽和庄严殊胜的佛家气韵所吸引,顿生欢喜心。堂内布局紧凑,层次分明,沿着安排好的礼佛路径循序而行。这里有很多 九华山 的文物珍品,以及不少地方的地藏 菩萨 造像,林林总总,美轮美奂,让人流连忘返。

经楼梯下到底层圆厅,在诸佛 菩萨 彩塑环绕之内,洁白无垢的地藏 菩萨 玉雕像端坐正中,头顶彩幻光环,慈眉善目,手托宝珠,一时即有佛法昌隆、满室生辉之感。

母亲在每一尊佛 菩萨 像前都俯首跪拜,此刻她的心里,该是了无杂念的吧,或也许下了关于幸福和健康的愿望。

出弘愿堂,太阳已经落山,我们乘上景区交通车,直抵八功德水。途中路过莲花净土,隐约可见一朵硕大的白色莲花,花瓣向四周摊开绽放,满布吉祥。

昔时,佛曾开示舍利弗:极乐国土内有七宝池,池内充满八定水,此水有八种功德:澄净、清冷、甘美、轻软、润泽、安和、除饥渴、长养诸根。这里以“八功德水”为基,夜幕沉沉之下,佛乐低徊萦绕,喷泉的水柱随着舒缓的旋律徐徐而起,池中六座莲花同时绽开,金色的飞天从花中旋转着婀娜的身姿缓缓上升而出,梵音袅袅,天人共欢。这就是夜场独有的景观——九华飞天。

喷泉中飞天的创意很不错,只是音乐和灯光平平。不过目测坐在台阶上观赏的只有百十个游客,光电费就裹不过来呀。我们的三位老人均已过六十五,是免费进园的,六个人平均才40元的门票,值很了。

七点半,泉息人散,天色也已完全暗下来。大家走到水池对面,乘上观光车,穿过昏寂的林间道,直抵圣像阶台之下。

映着漆黑的天际,在强光照射下,仰瞻 菩萨 之尊凛凛乎高大异常,悲悯而坚韧。

拾阶而上,离 菩萨 越来越近,却越来越看不全 菩萨 的面容了。头仰的愈高,而那圣像的威压之势愈甚。地藏 菩萨 位居幽冥教主,夜来礼拜,也是一种机缘。

夜场总有些不开放的所在, 比如 抱佛脚,以及八德功水旁的文化艺术展室,还有无法从 菩萨 的方向俯视远望茫茫众生的山川世界。有失有得吧。

当我们要离开时,发现莲花广场中心铺展在地的大莲叶上,散落着无数的晶亮星点,从这里回身反顾,前面的三层台阶及远处的五通桥和芬陀普教牌坊,在夜色中勾勒出清晰奇幻的银色轮廓,正中是金红的大愿宝鼎,这就是被金银、琉璃、玛瑙等珍奇合成饰之的极乐国土吗?

这一夜,安眠无梦。

第三回 九华街菩萨拜遍 得道僧肉身称奇

早起,退了房间,在村里吃过早饭,店家依然是开车把我们送到游客中心换乘站。老人们都已过六十五,享受免票,我俩的票在网上预定,直接打印出来,只给泽泽在窗口买了学生的半价票。没有多少人排队,景区公交车即满即走,便上山去了。

一路盘旋,约莫半个小时,到达迎仙桥站。出站走几步左手就是通往百岁宫的石阶步道,听说台阶陡上去累,都去坐缆车了。又几步便是祇园寺和上客堂宾馆,再前面就会到百岁宫缆车的下站。路对面聚龙大酒店旁宽阔的莲花池一端,是五孔芙蓉桥,过桥不远是虎形山交通车站。这地方是九华街景区的交通咽喉所在,芙蓉路 和龙 池路的交汇口,出行非常方便。上客堂和聚龙都是山上的高级酒店,周围的农家乐也不少。当地人通常以聚龙大酒店作为地标来称呼。

网上预定的心灵*驿站老板,就说要我们走到聚龙大酒店对面,他来车接。是辆小车,只载了老人孩子和行李,我俩则按他的指示,过芙蓉桥,沿龙池路往上走了七八分钟的样子,在马路拐弯的地方,同他们汇合了。

这条柏油路最终通往 天台 景区,位于九华街的这片,住宿和食铺林立。心灵驿站是家有一定品味的高档次农家院酒店,价格稍贵,但性价比高,楼外还有一大片停车场。我开始是被他在携程上的用户评价打动,实地来看,并非虚言。但要住新楼。

店主人帮我们规划了九华街及 天台 的游览顺序。他建议可从酒店沿马路走到肉身殿,也就十分钟。然后出南门下山,途径上禅堂,到山下游旃檀禅林化城寺。午饭后去看祇园寺,然后乘缆车去百岁宫,走到回香阁步行下山,游慧通禅林和闵公殿,这样九华街的主要景点就游完了,整一天足够。今天可以先去 天台 景区。

我们就此对原定行程进行了修正和细化。毕竟刚到 九华山 ,急迫的想立马先见 菩萨 ,所以 天台 还是安排在第二天。既然肉身殿距此不远,那就先去拜拜金地藏吧。

九华山 之所以成为地藏 菩萨 道场,总有佛法因缘蕴含其中。

地藏 菩萨 ,据《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他“安忍如大地,静虑可秘藏”,故名。在《地藏本愿功德经》中,地藏 菩萨 是释迦既灭 弥勒 未生之间,众生赖以救苦的大愿 菩萨 ,也就是这一段时间的佛界过度政府首脑。他发誓要度尽六道(地狱、饿鬼、畜牲、阿修罗、人间、天上)众生,始愿成佛。

地藏 菩萨 是随着佛教传入 中国 的,早在三国时,吴国 当涂 县化城寺内,即有地藏 菩萨 像供奉。李白于唐宝应元年(762)陪族叔 当涂 县令李阳冰游此寺,曾作《地藏 菩萨 像赞》。 当涂 距离 九华山 不过400多里,李白亦留下了两首关于 九华山 的诗,其中的《改九子山为 九华山 联句》,首句开篇即是“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被认为是 九华山 定名的依据。古代“花”与“华”相通,李白认为九子山“上有九峰如莲花”,于是“予乃削其旧号,加以九华之目”。一字之易,境界殊异,不愧是诗仙。

差不多就在李白游历 皖南 的同时,新罗王族金氏,号地藏比丘,渡海来华,也在 九华山 修行,俗称金地藏。唐贞元十年(794),金地藏圆寂坐缸。三年后开缸,肉身不腐。僧徒们在惊叹之余,结合金地藏的往日言行及当地对地藏 菩萨 的传统信奉,附会出金地藏即地藏 菩萨 应化的说辞。久而久之,随着地藏信仰的流行、社会僧众的需求和上层阶级的因势利导,更有官方史记碑传及民间故事传说的推波助澜,金地藏逐渐被神格化为地藏 菩萨 ,其事迹也越来越神异化、庞杂化和系统化。 九华山 顺利跻身四大佛教名山之列,并成为唯一的真人版 菩萨 道场。

宗教总是神秘而不可证的。信仰的力量,正源于此。

我们沿着马路向上走了五六分钟,来到一处称作三角洲的岔路口,左拐是往九华老街方向的芙蓉路。泽泽妈不愿再带老人们跑路了,就近包了辆商务车,送往肉身殿。我则孤身下台阶到神光广场,这里才是上肉身殿的正门。

广场很空旷,毗邻芙蓉路,正中是“行愿无尽”山门,先临地藏禅寺。因庙宇依山而建,观者需仰视,更觉殿屋巍峨耀目。

寺后有长廊直 通山 上,最末是一段八十多级的陡峭石阶,攀到最后,不得不手拽栏杆上的铁锁链了。于是知媳妇携老人乘车而来的明断。

在肉身殿前,我们见面了。此时的我已是大汗淋漓,一脸疲态。泽泽不断模仿着我的样子,洋洋自得地说:刚才你走的时候,抬头挺胸,哒哒地就下了台阶。现在的你,弓着腰,耷拉着头,累成了狗。哈哈哈。呵呵呵。

金地藏的肉身,被供奉于这神光岭宝殿佛塔之内,秘不示人,明神宗皇帝赐颁“护国月身宝殿”。现为清同治年间重建,今殿额“护国月身宝殿”为我党前总书记江泽民同志在任内题写,笔触饱满浑厚,护国爱民之心,昭昭乎若揭。

佛教忌肉,因此肉身殿又称月身殿。皆因月和肉两个字在小篆中的写法相近,后来在隶书和楷书的演变中,很多原本是“肉”的形旁,就混同为“月”旁了。

肉身殿是 九华山 必拜之地,香火极盛。殿内空间狭促,信众们前后相贴,双手合十,念念有词,虔诚地绕塔徐行。虽无法得见金地藏真身,却已经是最接近 菩萨 的物质时刻了。

金地藏用自己的愿行及可堪神迹的肉身不坏,向信众证明,人人心中皆有佛性,只要行愿不尽,便可通达极乐净土,立地成佛。这正是大乘佛法以普度众生为担当的不二法门啊!

南门出,下到上禅堂。对此寺古人有“三最”之称:九华香火甲天下,惟上禅堂最贫;风景惟上禅堂最佳;院宇惟上禅堂最丽。现在来看,因居肉身塔之下,香火自是不旺,而建筑的确精巧,寺内金沙泉旁,正是远眺 天台 寺的绝佳处。我们依次排队去接了观音圣水,沐面净手,甚觉清爽。

继续下山,比较轻松,也路过几处寺庵精舍,随缘的便进去看看。不一会到了山下石板铺就的芙蓉路上,这儿往左通往神光广场和三角洲,我们则右行来到旃檀禅林

旃檀禅林俗称大悲楼,是组庞大的建筑群,成品字形分布着三大主殿,香火萦绕其间。老人们一下子被这气势吸引,纷纷然趋前顶礼。泽泽和我没有多少兴趣逐一参拜,就上到中间的大殿外乘凉休息,殿檐下挺立着几根粗大的石雕龙柱,很是可观。

旃檀禅林的名号也由江总书记玉笔亲题,这是党和国家在新时期对 九华山 宗教事务重视和推崇的有力背书,必将光耀千秋,普惠众生。

穿九华老街,前面豁然开朗,是一片石板小广场,越过一方水塘,便是位居九华街中心的开山祖寺——化城寺。寺始建于唐至德二年(757年),金地藏应请自东崖石室迁来居住。唐德宗敕赐寺额,明清多位皇帝或颁藏经,或书匾额,或赐修葺。全寺为明式四进院落民居建筑,前三进殿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

化城之名,取自《法华经》:“以方便力,于险道中,过三百由旬,化作一城”,意即佛法化出之城。寺前广场有白鸽信步,不避游人,千年沧桑的放生池里的锦鳞灵龟,悠然自得。

此时已至正午,阳光炽烈,抬眼望这化城寺,除了有几层台阶和居中的位置,便浑然隐于周边的民居之中了,并无特别的突兀高挑。想想僧人们每日进出劳作,晨钟暮鼓,日复一日,至少这表面的生活,是跟村民们无异的。这就是真正的佛系生活吧。

化城寺同时也是 九华山 历史文物馆,寺内展示面积有限,文物并不多,但有康熙、乾隆的御笔匾额,一尊明代铜铸的谛听为镇寺之宝。

神兽谛听是地藏 菩萨 的坐骑,有听辨万物之能,在《西游记》里,除了佛祖,唯一能分辨出真假美猴王的就是他了,兼又情商颇高,看破不说破,保住了地府的一方平安。

出化城寺,又走到旃檀禅林的路边,准备回酒店。跑了一上午,看着老人们已然疲惫,就跟店主人打了电话,希望来接一下。可那边说这里是单行线,要我们走到聚龙。此时却迷了方向,看看地图发现聚龙也有段距离,于是在路边商铺找了一辆SUV,载了我们六人,送到酒店,要了50块钱。后来发现,我们是走错了方向,应该 从化 城寺一侧走过东崖宾馆到车行道上,不远就是聚龙大酒店边的芙蓉桥了。

午饭在住处吃的,他们有一个房间单独布置了就餐的圆桌,也有桌椅可以搬到室外去吃。饭菜也还丰富,六个人三百块左右的消费。

饭后各自回房休息了一会,这个对老年人来说很重要。下午三点,我们又出发了,前往百岁宫。

百岁宫缆车单程55往返100。70岁以上和学生往返80,我们有三位。缆车还有年龄优惠,尽管不多,也要赞一下。我俩买了单程票,步行下山,验验路程和脚力,为明天的登 天台 提供参照。

缆车是地轨,倾角很大,没几分钟就到了。天阴,还下起小雨,索道站后,就着轻薄的云雾远观天然睡佛,果然有些眉目,尤其是那个眼睫毛,挺长的。

一路坦途,来到百岁宫。山门前侧就是那条据说很陡很难走的上山步道,我想未免夸张,总共也就200多米的高程,可能有引导游人乘缆车的因素。

百岁宫是 皖南 民居式样,方 方正 正的,建在插霄峰之巅,只此一座,周围再无单体建筑,从山下看时就像一座白色的城堡。殿额是黎元洪大总统题写的“敕建万年寺钦赐百岁宫”。

由于我们的政治历史原因,民国初从袁世凯之后到蒋介石北伐的北洋政府时期,好像没有正经国家首脑似的,并且都是些有己无国,有勇无脑的蠢蛋。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黎元洪们——包括段祺瑞、曹锟、张作霖等等——很不幸,他们的国家首脑身份和作为被当代人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而冠上了带有明显贬义的统一标签——军阀。

进入殿内,昏暗中弥散着经年香火的气息,楼板廊柱之间,竟横亘着巨大的山石,原来人力已和自然相交相融。过大雄宝殿,就是肉身殿,这里供奉着可观瞻的 九华山 最早一尊肉身 菩萨 ——明代的无瑕和尚金身。

自金地藏修成肉身之后, 九华山 的大和尚们前仆后继,共形成过15尊肉身。这其中自有科学道理的存在,而他们以无上愿力和坚毅行持,感化和接引众生,不正是佛陀舍身弘法精神的传承和彰显吗?看着无瑕和尚已收缩如孩童的躯体,仍脊背前恭,双手凭空交错,宝相庄严,似诵未竟之经,不由不让人心生景仰。

殿壁开有一些小窗,依窗远眺,九华诸峰连绵延展,山坳里的九华镇屋宇比邻,化城寺前的放生池清晰可见,一派祥和瑞相。

山顶还建有五百罗汉堂,那么多罗汉共居一室,是挤了些。但限于果位,办公面积也是按级别划定的。

从百岁宫往南,沿山脊依次是缆车上站(天然睡佛)、东崖寺、回香阁(此处折向西可到肉身殿,向东可通闵园尼庵和 天台 )。这条线上一共有三条连通九华老街的登山步道,山上的节点是百岁宫、东崖寺、回香阁,山下对应的分别是祇园寺、闵公殿和通慧禅林,而闵公殿和通慧禅林仅一墙之隔。所以要想游的充分,又不太累,较科学的行程应该是缆车上,百岁宫后经东崖寺到回香阁,然后徒步下山,游通慧禅林和闵公殿。

老人带着孩子直接乘缆车下山。我俩继续前行,约好在闵公殿汇合。

一路都是山中常景,很快走到东崖。当年金地藏初到 九华山 ,便在这附近的堆云洞栖身,于洞外东岩晏坐清修。今留有幽冥钟亭和地藏古洞,只是洞门紧锁,不得而入。

计算了一下时间,我们没再前行,直接从这里下山。石阶曲折,林密清幽,不到半小时抵闵公墓。对于老人们来说,这段路确实没必要,还徒增疲惫。

闵公殿也称财神殿,因为 九华山 的九十九座山都曾是闵公的。他更是一位眼光卓绝、意志坚定、自带佛性的大施主。当金地藏施展神通,以一袭袈裟覆盖过他的庞大财产之后,闵公惊诧之下,丝毫没有怒怨,而是立马认定面前的这位绝非等闲人物,诚心归附,不光献出了全部家当,还把儿子送过去当徒弟,后来干脆自己拜儿子为师,也皈依了佛门。从此在 菩萨 身旁,就有了僧俗老少两位肋侍,父子二人得享万众香火,延年不绝。

人生的很多机缘是要经得起试探的,只有一心向善,执着正念,才能廓清迷雾,在纷杂的乱相中走向光明的彼岸。

闵公殿外有座略显破败的小庙——法华寺,一样的黄墙灰瓦,但游客了无。我从门外探看,只见一位身材瘦削的年轻僧人,立在殿前认真捧读着经书。后来发觉到我,就转身迈入殿里了。

通慧禅林供奉有当世首位比丘尼肉身——仁义师太。师太的事迹,父母早在网上看过,她出身于了 辽宁富家,却自小向佛,精研医术,29岁在 五台山 显通寺出家。新政权成立后毅然还俗参加抗美援朝,于枪林弹雨里救治伤员。回国后在政治动乱中始终矢志不移,潜心修持,每日睡前都默诵金刚经。同时不忘悬壶济世,广结善缘。

1982年,她再上 五台山 ,在塔院寺受具足戒,此时已是72岁高龄。次年朝礼 九华山 ,被莲花佛国的气象吸引,驻锡于此,后发愿重振通慧道场。1995年安然示寂,往生前嘱住持法师自己已被封“悦殊 菩萨”,当修成不坏肉身。三年后出缸,果然体肤完好。更神奇的是当初入缸时平放在腿上十指相向的手印已有变化,右手稍有抬高,且拇指与食指相抵,作捻针状。这正是她几十年来为病人扎针的姿势。

仁义师太的一生,有板有眼,振世铿锵。

夜幕将临,今日的礼佛之行也将结束,我们踱步往住处走着。回顾全天的行程,疏密相间,劳逸相谐,山寺相继,古今相会,顿觉慈悲盈怀,充实而圆满。

说给泽泽,她不屑地回应道:你安排的,你当然说好喽。那你说哪里不好?我想吃个雪糕。

*关于九华街

在 九华山 ,九华街一般不指某条具体的街巷,而是作为一个景区名称存在的。九华街是被插霄峰(百岁宫)至神光岭(肉身殿)山脊环绕起来的U型区域,内里是平均海拔约640米的山中盆地,面积约4平方公里,是 九华山 的核心景区,人员聚居区和旅游集散地。在山脚和盆地的交界处,辟出条同样是U型的主路——芙蓉路,两端路口分别在芙蓉桥和三角洲同龙池路相交,而龙池路也是从山下 盘山 公路一直延伸的 天台 景区索道站的S219省道的中段。

这样九华街盆地就形成一条由芙蓉路 和龙 池路组成的环线,而芙蓉路是条顺时针单行道.在这条路上,自芙蓉桥附近开始,沿U型方向,依次分布着百岁宫步道、祇园寺、百岁宫索道站、闵公殿、东崖步道、通慧禅林、回香阁步道、旃檀禅林、上禅堂步道、肉身殿山门,直到三角洲。化城寺则在环线的中心位置。

第四回 祇园礼佛雨雾天 天台登顶缥缈间

头天晚上看天气预报,上午有雨。结果凌晨四五点钟,便听到外面淋淋漓漓的雨声,时断时续。懒了一会,无心再睡,便起来冲了个澡,倚着床头半坐。雨还在下,索性把心放下,随缘见机吧。昨天在百岁宫便偶触诗情,当时却无暇细揣,现在有空,就着这雨声,再重又翻阅百岁宫无瑕和尚的事略,把心念里那些词章碎句调换增删,遂得七绝一首:

为善无瑕称最乐,何亏菩萨敕封名。

一朝誓愿身不坏,百岁弘佛引众生。

雨一直没歇,预报说十二点后会停,上午前往 天台 的行程取消了。

吃过早饭,众人各回房间。我在前厅书架上随手抽出本书,还是作者的签名本。书中的故事,自然是关于 九华山 的。店主人很暖心地在侧旁的休闲桌上早早沏好了一壶当地的九华春茶。于是伴着眼前的雨坐定,摊开书页,捡一只茶盏,将茶水徐徐灌入,登时茗雾四溢,茶即入口,温热浓醇。向外看,白茫茫一片,往书里看,却是心学大儒王阳明造访 九华山 的身影,以及他留下的“何人不道九华奇,奇中之奇人未知”的感叹。

十点多钟,雨稍停,我们带了雨具,径往祇园寺。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务院批复了 中国 大陆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名单共142座, 九华山 有9座,仅次于 五台山 ,分别是化城寺、肉身殿、上禅堂、旃檀林、百岁宫、祇园寺、 天台 寺、慧居寺甘露寺。前6座在九华街及附近,我们头天已去过5座。慧居寺在闵园,甘露寺在半山腰,均未列入我们此次的行程。上午去过祇园寺,就基本完成此行计划了。

九华山 共有四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部是2013年的第七批古建筑类,包括祇园寺、化城寺、百岁宫和肉身殿,从建筑保护年代上看,祇园寺是唯一的明至民国,其他均为清代。

祇园,引自佛经中的“祇树给孤独园”,意为供养佛僧的地方。这个“祇”很有意思,我在读《金刚经》的时候一直念zhi(上声),认作是“只”字的繁体。这次跟店主人交流行程,他念作qi(阳平),而且读成重音,意在纠正我的错误。景区指示牌上的拼音也是qi。看来是我错了。回来后上网查,乖乖,一下子冒出四个孪生兄弟来:祇、祗、衹、袛。看的帖子和资料越多,越是一团浆糊。除了袛di(阴平)的意思较为单一(指短衣汗衫)。其他三个字,由于古人写字用字不规范,都相互通假换着用过。不过祇园寺这儿用这个祇字念作qi,是它的本意,指神灵。(示旁的字,一般都跟神灵有关)

赵朴初先生的题匾,就是写的下边带点的“祗”。

祗园寺是 九华山 少有的宫殿式建筑,山门的前墙便建有三重琉璃飞檐,依山取势,挺拔俊逸,细雨微濛之中更显清净高洁。前殿进门就见手扬长鞭的三眼王灵官护法,左右有哼哈二将。身为道教神祇的灵官像出现在佛寺殿堂,大约始于金元。当时,全真道的创立者王重阳主张儒释道三教合一。他说:“儒门释户道相近,三教从来一祖风”,“释道从来是一家,两般形貌理无差”。 况且, 九华山 早在汉代曾为道教圣地,东晋时葛洪也来这里采过药炼丹的。

佛道合流的现象,在国内庙观中并不少见。明代本省人吴承恩,更是把这些和尚老道大杂烩般相互穿插地塞到了自己的神魔小说《西游记》里,和谐为一家了。

全寺因临山麓,区块狭窄,舍弃了传统的中轴线对称布局,而是顺着山势走向,将各殿依序曲折安置,渐次抬高,时而紧凑鳞栉,时而舒朗开阔。核心所在大雄宝殿,重檐歇山顶建筑,红墙黄瓦,高大巍峨,殿内三世佛塑像,金装殊胜,高近7米,为 九华山 之冠。正在建设的藏经楼,全木结构,工匠们正在紧张细致地在殿内脚手架上雕琢屋梁,内中可将一尊蒙着红绸的玉卧佛。

我们观瞻的时候,正赶上一场法事。在主事僧的引领下,住持大和尚步入大殿,拜于正中香案之下,其身后拜垫处,依次站着几位穿褐色长衣的香客,循序行礼。众僧身批袈裟,在殿内两侧整齐肃立,同颂佛号。泽泽听得很认真,可以从这平缓一致的声调中,分辨出有哪几位佛 菩萨 的尊号。

祇园寺是 九华山 规模最大的寺院,总面积6000多平方米,后面 新建 的万佛殿,以整根的楠木为柱,佛像精美,蔚为大观。

雨小了很多。我们走回酒店,提前吃了午饭。看看雨是停了,雾气犹重,但远望百岁宫所在的插霄峰已经现出模糊的轮廓,毅然前往 天台 。

从虎形山站坐上景区交通车,也开了将近半个小时,直接就停在索道站附近。因为有过很多排长队等索道的经历,所以不敢怠慢,快步跑去购票。全票往返160元,70岁以上和学生仍是便宜20元,竟无人排队,随进随走。

一个吊厢正好坐我们六个,远近的峰峦被雾气笼罩,大约七八分钟后到站。依旧是细雨蒙蒙,先是一段下坡石阶,接着较为平缓。雾很大,只偶尔会露出近处的山崖,看不到更远的地方,我们也就闷头前行了。

一会抵达建于山腰平台上的古拜经台。相传当年金地藏登 天台 诵经,在岩石上留下了一双脚印,遂成香客们纷至沓来膜拜的圣迹。

这脚印还真有,比常人要大许多,惟妙惟肖。

再向上前往 天台 寺,有台阶800多级,这才是对几位老人的真正考验。雨是不下了,可雾还浓,既然无景可看,便心无旁骛,走走歇歇,竟也不觉得多累。

拐过通往十王峰的岔道口,山岩上有一处清人石刻:一览众山小。老杜厉害呀,如果说“会当凌绝顶”还有些文绉绉的,这“一览众山小”的结束语,就简直是大白话了。聊聊五个字,把游人此时此处的全部体验、全部感触、全部意象,充分酣畅彻底地抒发和表达了出来,且放之四海而皆准。每当临此景,诵此句,都让人油然生出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赞叹和自豪。

因为雾锁群岭,我也只能在这里意淫一番了。

九华山 上的石刻着实少。稍连片的不过是青龙背西石壁上的一通民国时期刻石,竟也被称为“古摩崖石刻”,这个“古”可够超前的。其中的隶书“高哉九华与天接,我来目爽心胸扩”,为孙元良将军手迹。孙将军的戎马生涯,可不都是光鲜明快的,倒是他投身演艺圈的儿子孙祥钟更为大众熟知,艺名唤作秦汉。值得一提的是,这儿还刻有“登峰造极”几个楷字,落款是“ 铜陵 教工参观团”,未署时间。因为全为简化字,肯定不是民国的了。

终于登顶 天台 。这里海拔1300多米,为 九华山 第二高峰,建有山上最高的寺院—— 天台 寺。当地有“不上 天台 ,等于白来”的说法,话是粗陋了些,不过很接地气。

今天是没有白来,可这也太白了,三米之外就白的不辩真容,仿佛已非人间,所以古人在寺基外的石壁上,赫然写下了“非人间”三个大字。

沿着挂满许愿锁的护栏走过去,可见约三人高的二石相对,缝隙仅容一人通过,谓一线天。其后巨石簇拥,当是迎风远眺,体会山高我为峰之豪迈的绝佳处。旁边有路直通花台。

身后,有一通“东方极乐”的石刻,上款为“民国丁丑夏”,下款为“ 海城 陈兴亚于五岳三山归来后题”。

这个陈兴亚有些来头。他曾留学 日本 振武军校,回国后当过京师宪兵司令。因是 东北 人,投靠了张作霖,兼任国务院咨议,后来先后任东三省宪兵司令、京师警察总监。“九一八”事变后,转任北平绥靖公署参事,不久便辞职闲居了。据载,他在 北京 及国内不少山岳都留有题字石刻,并著有多篇游记诗文。 

民国丁丑,即1937年,盛夏时节,无官一身轻的陈兴亚参拜过 天台 寺,来到一线天后的峰顶,吹着凉风,极目四顾,云蒸霞蔚,群山环伺如万佛朝宗,恍觉已臻极乐。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他急忙反身回到大殿,在铺好的书案白宣上,毕恭毕敬地写下了“东方极乐”四个大字,落款时想想还不尽兴,又在其后添了几个字,五岳三山也不及此处呀。

此时的他,该是心满意足了。追随大帅这几年,有权有势,更积攒下不少的钱财产业,花到下辈子都不愁。 日本 人来了,老子不伺候。游山玩水去,做个逍遥散人。他可能已经淡忘了十年前 北京 那个神经紧绷的夜晚。当天,位于东郊民巷一隅的苏联大使馆人声嘈杂,慌乱不堪,藏匿于此多日的一干共产党人,被政府军警如数缉拿归案。此次行动得到了驻华外国使团的集体许可,所以苏联政府也只有抗议的份了。身为京师警察总监,更兼兹事体大,陈兴亚自然是这次雷霆行动的总指挥。那些后来被施绞刑的共产党人们,带头大哥是北大教授李大钊。

临刑前,李教授仍斗志昂扬地宣称: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这是对劳苦大众的幸福预言,对陈兴亚来说却是魔咒。从 九华山 回到 北京 ,又悠闲地过了十年后,陈兴亚越来越坐不住了。他没想到李大钊刮起的共产旋风后继者众,赤旗虽然还没有插遍环球,却眼看眼就要插遍全国了。

陈兴亚跑到 上海 ,学着当年李大钊的样子,隐匿起来。但他显然低估了新生人民政府的力量,更没想到在这赤旗的世界里,容不得半点私秘和污垢。他毫无悬念地被群众揭发举报,被捕。此时的陈兴亚,已是万念皆空,对李大钊一事供认不讳,成为该案第一个伏法的凶犯,终年77岁,往生极乐。

天台 寺的山门,实则为大殿前两峰之间的渡仙桥,桥梁上镌有“中天世界”四字。桥后借着二峰之隙,辟有一个石洞,亦供奉地藏 菩萨 及闵公父子,并可由楼梯上到大殿前的平台。

天台 游罢,虽然没能远眺俯察,却为老人们的表现点赞,更是验证了自己礼佛登极的诚心。下山顺当很多,泽泽还主动背起旅行包,来减轻我们的负担。

走在拜经台前面的平缓山路时,天空开始微微放晴,似一阵疾风吹过,眼前的那团浓雾蓦然消散,视野猛然间开阔起来,蔚蓝色的苍穹之内,峰峦起伏,一目千里,山谷里散布着小巧成片的村镇屋舍,造化出一个晶莹纯净的琉璃世界。没想到即将离开了, 天台 竟我们备下了如此的惊喜。

再不舍得,也要下山了。从索道上往外望去,已是雾散天清,远近重峦叠嶂,嵯峨竞秀。俯瞰不远处山坳里有一片斑驳佛黄的村落,那就是我们将去的闵园尼庵吧。

出索道下站循台阶下行,经过交通车站,再走一段沿溪的步道,就到了闵园尼庵群。在大约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错落分布着大约30座尼寺庵堂,满眼的黄墙灰瓦,掩映在 九华山 腹的竹海松涛之中,古朴整饬,清幽自得。

这儿有山径可前往回香阁和 天台 峰。尽处过一小桥,便见凤凰松。

依旧原路折返,乘景区交通车回到虎形山。晚上换换口味,在九华街找了家小店用餐,又溜达了一会,放松下肌肉,便各自休息去了。

第五回 合肥稍驻闲游李府 善愿具足打道回家

一早店家把老人和行李送到迎仙桥站,我们搭乘景区交通车下山,快八点时到达柯村游客服务中心,正赶上整点发车的城际大巴前往 池州 。在站外吃过早饭,乘高铁来到 合肥 。这是回家的换乘站,我安排了5个小时的逗留时间,去看看城内的李鸿章故居

李中堂大家都晓得的,就不多说了。这座位于 合肥 繁华地段的李府,是典型的晚清江淮民居建筑,高门大院,气派不凡,里面布局严整,分系列对李鸿章的一生作了比较客观的评述。

李府出来,就在这条商业步行街上走了走,选了一家烤鱼店,悠闲舒坦地吃了顿像样的午餐,花销跟 九华山 上差不多,工艺水 平和 满足度可是大大提高了。

四天的 九华山 礼佛之旅就要画上一个句号,圆满的句号。所有前期的准备都没有白费,从一个念想,到一幅交通图,一份行程计划,一次休假申请,几张车票,终遂所愿。地藏 菩萨 的大愿之德,必将常驻心间。

旅行的过程是探寻未知,发现自我;礼佛的目的是磨砺心性,参悟精进。结合在一起,便是一种对生活的自持和自觉。所谓信佛,不是去迷信,更不是脱离现世,而是以佛的视角观照人生,找到正确的路。不必在信或不信间执拗,其实你的信与不信,又有谁真正关心和了解呢,除了你自己。

途中,回忆金地藏应化事。一个普通人,只要发愿向佛,执着追求,不去理会俗世的纷争,也是可以修成正果,教化众生的。寄调 菩萨 蛮一首,录于下:

慈航普渡大乘境,人人皆有成佛性。峰谷若芙蓉,金身显圣灵。

化城开祖庙,足印 天台 道。大愿济苍生,何闲与世争。

回家了,方会有下一次的远行。

第六回 说点题外话 妄言铁九华

按说8月中旬,也该是旅游的旺季,但这几天来,我就一直觉得 九华山 游人不多,是什么原因呢?

可能是票价贵吧。粗略算来,一趟 九华山 的标准行程,总要两晚三天时间,包括五个子景区:九华街、 天台 、闵园、花台和大愿文化园。以单个成人计,大门票190,交通车50,百岁宫缆车双程100,天台 索道双程160,花台索道双程160,大愿文化园180,食宿300,即便有些地方再省些,合计也要1000元,加上来回的交通及一应杂费,除了近途的游客,没个1500是玩不下来的。这还没算随缘的香火钱。 九华山 的旅游重点,以佛寺为主,普遍观赏性不强,吸引力有限。就自然风光而言,名气也不大,实际也难称上乘。

地藏 菩萨 在信众中的地位和影响,亦不及其他大 菩萨 。通常在大雄宝殿里,迎面为三世佛,释迦牟尼佛居中,左右为药师佛和阿弥陀佛,或燃灯佛;再向外左右各为骑狻猊的文殊 菩萨 和骑白象的普贤 菩萨 ,背面为观音 菩萨 ,独不见地藏 菩萨 的身影。

早在明代,人们就对四 大名 山有了排序,即金五台、银普陀、铜峨眉、铁九华。从旅游价值度比较来看, 五台山 在大众文艺作品中多有提及,影响广泛,白塔的形象深入人心,还是夏季避暑胜地,近旁的 恒山 根本无力争锋,行程安排上短可仅游台内诸寺,长可遍登五座台顶。对信众而言,这里是佛经中唯一明确所指的 菩萨 道场,并容青、黄两庙,是当然的第一 佛山 。 普陀山 号称海天佛国,佛教人文和海岛风光兼备,入住一夜,进可闻钟听涛,出可攀岩踏海。观音 菩萨 信仰更是深深融入了中华文化的机体之中,任如来本师也稍逊几分。 峨眉山 可堪川蜀仙山,风景俊秀,自古文人墨客竞相称颂,诗赋词章源源不绝,再添普贤 菩萨 道场,又有武术声名远播, 成都 过去只要一个多小时,自然趋游者众。

而 九华山 呢,除了独具特色的肉身 菩萨 ,好像就没有什么突出的优势了。虽地处 皖南 徽文化的核心区,但自己的旅游特征根本不入徽文化之流,而周边叫得响的历史人文景观众多,交通便捷,可选择性极强。更无奈的是近在咫尺的 黄山 ,名气太大,光芒太盛,试问有几个来到 皖南 的游人,放着 黄山不去偏来 九华山 的?距离、时间、花费都差不多。我们六个人中,四个人都是去过 黄山 的。

一个吃喝不愁、坐地拾钱的优越景区,一定是在一定区域内所有景区集合的首选目的地,这个一定区域的范围越大,其价值就越高。那 黄山 呢,在山岳风光方面,几乎可以成为整个 中国 区域内的首选目的地了。 九华山 跟这样的景区作比较,逼格也不低了。

其实至少十年前,我就有了上 九华山 朝佛的念头,不得不说,肉身 菩萨 是一个强有力的吸引点。但那时候新闻里老是报道有假和尚瞎带路和宰客的负面消息,所以一直未能成行。直到今年,看着老人们腿脚一日不如一日,而向佛之心弥坚,便发下心愿,执念前来。

虽说 九华山 有诸般不足,但这都是跟一众高大上景区作比较,为的是精益求精,俗山陋岭们怎可望其项背。而在广大信众眼里,这里是 菩萨 殊胜道场,佛陀庄严圣地,今日此来,今生都几乎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唯礼唯尊,绝对不虚此行。

几天所见, 九华山 还是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首先没见到乱拉客的假和尚,只有一张大门票,没有其他乱收费现象,交通和索道运行有序,景区环境整洁,道路和农家院建设有规划,旅游管理秩序井然。九华旅游公司在火车站出站口就设有接待室并免费接送往返,方便游客,也很正规。把花台拉进来表明了资源整合开发的思路,拓宽了 九华山 的游览类别。至于观赏性,肉身 菩萨 确实值得一观,古寺幽林,漫步洗心,“东南第一山”也非浪得虚名。但很多在资料上宣传的各寺院重要历史文物却少见展示,方便观瞻的肉身也不多。

九华山 的未来,门票和索道票价可适当降一降。在宣传推广上,还是应该突出肉身 菩萨 这一独有的宗教现象,不要一味讲神通讲愿力,也要增加些科学的研究和解释,找到二者的契合点,既吸引香客和信众,又吸引无神论的民众。继续解决好快捷到达的交通问题,如果 九华山 通高铁并专设一站,那自然是好,但把 池州 站直接改成 九华山 站却不是一个好主意。去花台的人还是不多,可以结合多峰特点,增加观赏点及有朝拜意义的徒步游览线路安排,不单纯的是徒步和观景。还可做个吉祥物啥的,卡通谛听便是当然之选。

顺便说一句,杭黄高铁年底即将开通,它东起 杭州 ,途径 富阳 、 桐庐 、 千岛湖 、 绩溪 等地,终点黄山 ,通车后的旅游带动效用,你想去吧。这条铁路再往前探一点点,就到 九华山 了。

絮絮叨叨半天,也没个重点,实在是一番妄言。铁九华是古人给封的,虽说在最末,但毕竟进班子了嘛。前面的路还很长,是不是总觉的干不完呢?这或许正是 九华山 与地藏 菩萨 的无尽法缘吧。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地藏王最后成佛了吗?


九华山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九华山旅游住宿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