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原创攻略] 八月黄山游

攻略好评数:15
攻略回应数:5
丁丁游天下 丁丁游天下 发表于:2006年10月28日 攻略关联景区:黄山 
快速复制攻略
这次黄山之行要感谢黄山云海楼楼主程剑大哥(以下简称程哥),没有他的大力帮助,帮我们安排最合适的旅游路线,经济的吃住行,我们不可能以如此低的价格尽兴完成3天的黄山行程。

序幕
俗话说“好事多磨”,黄山之行一开始就似乎不太顺利,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时,个个叫嚣着要去,但许多人是雷声大雨点小,到了行程前这个原因那个原因,纷纷退出。就连我的GF也因为要出差,无法成行,呜呜...几进几出之后,费了千辛万苦,到了成行前半个月终于敲定karate,kin,lapras,sunny,simon和我6人。
确定了人数就要马上张罗着订16日北海宾馆的房间,打个电话给程哥,晕~~~北海贡阳4人独卫间要接待某旅游团,已经订完了,我可是提前了半个月啊!没办法...程哥向我推荐了与北海宾馆相近的天海招待所独卫间,100元/床。搞定了房间就去买火车票,提前8天居然买不到17号回上海的火车票(坐卧均无),想来到时候不是看云海而是看人海了。赶快再打电话给程哥,终于又搞定了6张卧铺票。
接下来就是订行程计划了。向程哥请教了无数的问题,问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程哥却总是不厌其烦地耐心给我解答,同时参考了云海楼主页http://www.yunhailou.com上的前后山上山路线,并根据自己这次的住宿地在天海,定下了从前山上的行程计划。
万事俱备,就等那一天的到来了。扳着手指数日子,熬啊熬,14日这一天终于来了。晚上八点半我们在上海火车站集合,半个多小时后坐上了K818次火车。大家都显得很兴奋,有说有笑的。不过没过多久,除了我和lapras,其他4人倦意渐渐上来了。我是坚决不睡的,也不能睡,要负责看包啊!谁叫俺是带头大哥呢!lapras也睡不着,可我俩又不敢说话,生怕吵醒他们4个,只好大眼对小眼这样呆坐着。百无聊赖,偷拍一张两MM酣睡图,后来差点招来武林高手karate72路空明拳的一顿毒打。
数小时后...

第一天
火车准点抵达黄山车站。一下车就有“热心”的大妈向你推荐这推荐那,其实在火车上就有自称旅行团的在推销,排云楼开价150元/床,山下50元/床,黑!程哥那只要100元和30元。坚决不理向前走。在出口醒目处看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终于找到组织了。
我们跟着到了程哥的分舵—建设酒家,这里出了一点纰漏。我们第一天是包车去呈坎的,也许是我订的比较早的缘故,也许是我没和程哥说清楚,程哥以为我们下车就直接到汤口,给我们安排和别人一起坐中巴车。马上再和程哥联系,他说马上从汤口派车过来,需要1小时。趁着这一小时的间隙,我们把行李寄放在建设酒家,坐上6路车到屯溪老街晃了一圈,也许是太早,许多商家还没开门,游客也不多,我们走马观花的看了看就返回了。
回到建设酒家,程哥派来的车已经在等我们了。立即兵发呈坎,路上的车不多,但是在修路,颠的利害,两位MM居然要享受颠的感觉,I服了you。路上看到了一座塔上长着树的塔,从外观看来已经荒废很久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也算一个景点。
3刻钟后抵达呈坎八卦村,25元/人,没有学生票。接下来就给导游MM领着整村子的转,整个村子二圳五街九十九巷,没人领着走,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听了导游MM的介绍,才知道原来这个八卦村住的是当地的望族--罗氏家族,祖上出的达官贵人不计其数。先到一建筑,名字忘了,就是门奇有特色,石头做的。再到第二座建筑,名字也忘了,不过里面有古时小姐的闺房。古时小姐的闺房是不允许男子进入的,而如今我们能进出自如,爽!可惜房里没有MM,当地怎么没想到找个MM扮待字闺中的小姐啊,没经济头脑。又看了几各有特色的房屋,接着来到了罗家祭天的祠堂。simon居然把祠堂听成了食堂,引来一阵哄堂大笑。祠堂正门的门槛大约有70厘米高,以前祭祀时只有族里德高望重的人才能从这门槛过。要跨过这道槛还真不容易,也不知道祭祀时那些路都走不稳的老人家是如何过的,八成是被抬过去的吧。祠堂的旁边有幢房子上有“团结抗战”四个大字,据说前两天中央台播放的《皖南事变》就是在这取景的。转到村子的另一面,看到一条小溪穿村而过,有点小桥流水人家的味道,河边主妇们在洗衣服,亭子里老人们下着棋,喝着茶,河里的牛牛悠然自得的在“泡澡”,一副世外桃源、与世无争的景象。
在呈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宝纶阁了。前面提到的那个祠堂是用来祭天,这个祠堂可是罗家供奉祖宗牌位的地方。导游MM的讲解从其布局、历史、雕刻、牌匾,一样不落,足足讲了近一个小时。在里面有棵X树,年代久远;我们在宝纶阁还看到女祠,看来罗家还是妇女运动的先驱啊。导游MM最后绘声绘色地讲述了附近的吴家为破坏罗家的风水,使出“跨足活埋”的必杀技,导致罗家被KO,如今从文不从政的故事。想听吗?去呈坎就知道了。
从呈坎出来抵达汤口的云海楼已经下午1点半了。终于见到了程哥的庐山真面目,程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亲切、热情。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脑,几部电话,就是程大哥的办公室了。云海楼的GGJJ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把我们领到住处。先每人一碗绿豆汤,一杯菊花茶,消暑解渴。因为云海楼的饭菜都是现做的,为了腾出时间去玩,云海楼的GGJJ推荐我们每人一碗笋干肉丝面。那个面啊,色香味俱全,分量足,尤其是笋干,韧劲十足,有嚼头,越嚼越香,就连平时对饮食十分挑剔的两MM也大呼过瘾。
吃完面,稍微休息了一会,换上云海楼给准备的拖鞋(因为玩水嘛),司机带我们去了翡翠谷,32元/人,有证21元/人,4张过期+大兴的学生证轻而易举地过了检票关。可能是前几天下雨的缘故,翡翠谷里的水挺大的,根本不可能像别的游记里所说的踩着碎石趟着溪水向上走。那个水清澈漂亮的没有话说,碧绿碧绿的,尤其在下午的阳光照射下,更添妩媚,真的就像一块块翡翠镶嵌在谷中。也许是水太清澈了,看上去半米左右深的水,其实深不可测。我们就亲眼看到一游客MM以身试水,一脚踩下,水直没到胸口,吓得花容失色。山谷两旁的竹林郁郁葱葱,《卧虎藏龙》里李慕白和玉蛟龙单挑的地点就在这里。相比之下,在翡翠谷最深处的那个刻着“爱”的大石头可以算是煞风景的垃圾了,可是拍照的人奇多,真搞不懂。前面是欣赏风景,折回后就是彻彻底底的玩水了。脚丫子浸在溪水里,冰凉冰凉的,凉气从脚心迅速贯连全身,立刻驱散了炎热,十分遐意;捧起一抔溪水洗把脸,美容养颜;kin还对着自己浸在水中的脚丫子拍了张照留念,呵呵!!!
司机接着带我们去了天湖,20元/人,也没有学生票。入口处有小贩出售游泳衣裤,因为天湖里面有个天然泳场,我们是坚决不游的。天湖最初的一段是坐竹筏的,虽然竹筏上有8-10个位子,其实也就只能装个6-8人。有个竹筏装了10个人,没划几米,竹筏不堪重负,其上面的游客扑通扑通的全都落水,就权当游泳了罢。天湖的水也十分清澈,就是没有翡翠谷的水冰凉。如果有兴趣,你也完全可以撑竿感受一下做艄公的乐趣。下了竹筏,见到了天湖的庐山真面目,那可是保留原始风味的地方,全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在乱石险滩中前行,真有点野外探险的味道。偶尔拾起块小石,打起水漂,找回儿时的快乐。走到底看到的天然泳场,令人大失所望,与其说是泳场,我看倒像是浴场。池里的人个个手拿小毛巾,将水往身上泼,活脱一个上海大众浴室的混堂。
从天湖出来,司机顺路带我们去一家茶场品茶。我是铁定心不买的,也就不怕上什么当。茶小姐给我们一种种茶介绍,我们也就来者不拒,一种种茶喝过来。simon、lapras和kin最终抑制不住购物的愿望,各买了一罐茶叶。lapras和kin买的都是养胃的祁门红茶,可kin是自己喝的,lapras却是孝敬母亲大人的,哪个有孝心一目了然,看来“养儿防老”这句古训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回到云海楼,又是每人一碗绿豆汤,服务可真周到!我们几个已经饥肠辘辘,还好,从下午就开始炖着的石鸡炖石耳先端上餐桌,那个味道没话说,一个字鲜,就是价格太贵了,占到我们整顿晚饭费用的2/3。不过现在野生的东西少之又少,物以稀为贵,再说程哥不会斩我们的,其他还有云海楼拿手的笋干炒肉、香菇青菜、清炒土鸡等。就是对于一直吃大米的上海人来说,吃粳米显得不太习惯。
我们吃完饭,必不可少的要去程哥那边听他详细安排一下路线。程哥帮我们在地图上面详细标注了一下,帮我们安排好山上的天海招待所和上山的车子,最后嘱咐我们不要轻信挑包夫开的价。程哥还给我们浏览了他以前拍的黄山风景照,没想到程哥还是一个有专业水平的摄影爱好者,崇拜ing。
离开程哥那接下来就是准备明天上山的东西了。吃的东西我们从上海带的已经足够,主要是采购水,我们6人共买了15瓶水,再每人用水壶灌了一壶云海楼的菊花茶,这点水应该够山上第一天的开销了。一切准备就绪,赶紧回到床上睡觉,明天5点就要起床,爬山前可一定要保持好充沛的体力啊!

第二天
最最艰苦的一天开始了...
5点刚过,我们就被云海楼的GGJJ从睡梦中叫醒了,平时爱睡懒觉的我们没一个赖床,全都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因为我们今天就要去拥抱黄山美景了。昨天已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洗漱后就能吃早饭。早饭有馒头、茶叶蛋、豆浆、粥,经济实惠。吃完饭,云海楼的GGJJ发给我们人手一根登山神棒,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棒子比一般外面买的拐杖略长一些,书有“黄山云海楼”5个大字;上端有一孔,穿着一根皮绳,套在手上,拇指和其他四指握住木棒,整个手就可以借助腕部靠在皮绳上,符合人体工学;棒底部有铁皮包着,更增加了棒子的耐磨性。
上了程哥为我们安排的面的,打了个弯就上了黄山的盘山公路。车在盘山公路上飞驰,司机可能是早已习惯了这种速度,可却吓得我们大呼小叫。在前山和后山岔路口,司机指着后山方向的路自豪地说当年小平同志就是从这登黄山的。“肯定是缆车上去的。”我想。司机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是爬上去的。”我们几个立刻对小平同志肃然起敬。“不过是有两保镖扶着他上去的”司机又补充道。我们全都faint...
6点半不到到达慈光阁,自以为很早,没想到已经有3个旅行团在那了,赶紧买好门票和缆车票,就往缆车入口处冲。这里要提一下为什么我们要坐缆车,第一是山上东西奇贵,我们要把吃喝的东西尽可能的多带上去;其二我们今天不但要从玉屏楼爬到天海,还要走通梦幻景区,时间紧迫。有挑包夫试图上来揽生意,只将缆车票一挥,他们就自讨没趣的走开了。还好,缆车排队的地方人不算多,只等了2-3分钟,就顺利上了缆车。
我们6个人正好坐满一辆缆车。虽然我有恐高症,但我是背对着缆车行使方向坐着的,并没有意识到一丝恐惧。“看!好美的景色!”karate和lapras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我禁不住诱惑,扭过头看,妈呀!只觉得一阵眩晕,就算我有像猫一样的9条命,起码也给吓掉了8条半。翻出刚才购买的保险,清楚地写着意外事故赔偿额为4万,难道我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一路上求爷爷拜奶奶,差不多世上能保佑的神都给我念叨过一遍了。
缆车总算安全抵达终点,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下了缆车前往玉屏楼,那里的迎客松前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大多数都是昨天住在山上的。除了迎客松,什么陪客松、送客松我都搞不清,反正见松就拍,不管它有没有名气。武林高手karate在迎客松不小心与一身材相若的女售货员撞了一下,karate后退三尺方才站定,对手却岿然不动,“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其内功显然比karate高深许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从玉屏楼往莲花峰走,途经一观景台,可远观天都峰鲫鱼背松鼠跳天都等。我仅仅是这样眺望天都峰,都会为其险峻而战栗,将来就是开放了,我也不一定有勇气去征服它,毕竟小命要紧啊!
接下来就是挑战黄山的最高峰—莲花峰。这时候登山神棒开始发挥它的作用了。拄着拐杖走在山路上,活脱一个丐帮小分队。大家正在为谁来坐帮主之位争执不下时,kin语出惊人:“我要做帮主夫人!”。激得4GG豪情万丈,恨不得马上冲上光明顶,来个黄山论剑,抱得美人归。
一路上的风景不错,时不时地飘过一朵朵薄云,将远处的山峰笼罩起来,若隐若现,就像一位窈窕淑女害羞地蒙起面纱。我们被这些美景所陶醉,兵不血刃就登上了莲花峰。其实我们上莲花峰的山路奇陡,台阶也高,山路旁的扶手高度不到一米,而扶手之外就是万丈深渊。由于我们是向上爬,所以没感觉到什么危险,反而感到很新鲜、有趣。后来看到别的游客从此路下山,均是使用5肢—4肢+臀部一点点挪下去的,才感受到一丝的险峻,在这里又要感谢程哥给我们推荐了一条相对安全,省力的路线。在登莲花峰的路上还遇到一位60-70岁的老奶奶在家人的陪伴下也来征服黄山,刚刚还在我们后面的她,趁我们休息的间隔,飞步流星超过了我们,之后我们再也没见着过她,脚力之好,令我们这些年轻人瞠目结舌,自惭形秽。
莲花峰的峰顶是一块很小的地方,大概也就20-30平方米左右大小。可就是这么一块小地方竟然挤满了近百号人。我是根本没见到那块标着“莲花绝顶”和“1864米海拔高度”的石碑,满眼望去全都是“猴子”,下面还有无数的猴子争先恐后地向峰顶爬,这哪是莲花峰,分明是“人来疯”,真怕这么多人把这小小的一块地方坐塌了。战战兢兢地下到峰顶之下6,7米的一平地,这里人相对较少,空间也比上面开阔,我称它为“莲花小峰顶”。这里风景绝佳,让我们谋杀了不少菲林,这可是我们征服莲花峰最好的证明。倚着山石躺一会,让微微清风拂过你的脸庞,望着蓝天白云,真想就这么一直躺下去。
从后面下莲花峰,与前面相比,真是轻松好多。不一会儿就下了百步云梯,那里又有一处观景台,可以看到“老僧入定(也叫猪八戒写情书)”、“老鼠偷油”等。在观景台某导游看到我们手中的登山棒,问我们是不是云海楼的。呵呵!看来程哥在黄山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导游以前是跟着程哥混的。有了云海楼这层关系,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进不少,这位程哥的小弟,就义务给我们讲解了“猪八戒写情书”、“老鼠偷油”的典故。这时的登山棒,仿佛已是一御赐信物,真有点“遇见此棒,有如程楼主亲临”的感觉。
辞别导游,接下去有两条路到鳌鱼峰,一条“桃花道”,一条“升官发财道”。我们6人惊人一致地要走“升官发财道”,就连理由都出奇的一致:“升了官发了财,还怕命中没桃花?”。鳌鱼洞一个三角形小山洞,天然形成,高度很低,滑竿无法抬过去,还有些湿滑。相传洪兴帮老大朱元璋和东英社老大陈友谅为争夺庙街的地盘火拼,朱老大被人追着砍逃到这里,并躲过一劫,最终重振旗鼓,废了东英社,接管了他们的堂口,“升官发财道”由此得名。过了鳌鱼洞上到鳌鱼峰,有景点“鳌鱼驮金龟”,坐下休息会。此地两边都是悬崖峭壁,不过不用担心,地方还是挺宽敞的。遥望莲花峰,峰顶上的人都已化成了一个个的小黑点,很难想象刚才我们就是从那么远的地方爬过来的,自个都有点崇拜自个了。这时候雾气越来越重了,一阵阵的凉风吹来让人冷的受不了,我们再拍了几张风景就赶快下去了。
下了鳌鱼驮金龟,再走一里路,来到天海招待所。由于我们到的太早了,别的入住天海的旅行团还没有人数报过来,前台也就无法给我们安排房间(山上是按铺位不是按房间卖)。大家商量了一下,两MM决定大家合住一间独卫6人间。她们居然有胆子与狼共舞,赚到了,GG们心中暗喜,嘿嘿...我们住的是天海招待所的外招,条件与北海贡阳4人间也差不太多。其实在山上,只要有24小时热水洗澡和充足的开水供应就知足了。simon刚沾到床沿就倒下睡着了,真怀疑他前世属猪的。小憩了一会,大家开始张罗午饭。午饭格外的丰盛,本来嘛,不吃饱吃好,下午哪有力气去征服梦幻景区啊!
吃饱喝足之后,11:45我们动身前往去梦幻的必经之地白云景区。出招待所拐个弯就进了白云景区的势力范围。程哥曾经叮嘱过在白云有条岔路,不要走错。害的我作为带头大哥一路风声鹤唳,生怕走错了路,白白浪费大家的体力。向前走了许久,见到一明显的岔路。程哥交待过要走老的那条路。因为空气湿度大,地上显得湿漉漉的,根本无法分辨哪条是老路?哪条是新路?细心观察,我们发现某条路上有一淡黄色的箭头,就是它了。这时迎面走来一对小情侣,从他们那进一步证实了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而他们是因为体力不支,走到步仙桥就返回了。我们满怀信心地继续向前,在一处峰回路转之地,突然我们被那里的美景惊呆了:几座高高耸立的险峰半遮半掩地隐在薄雾中,错落有致,那峰、那松、那云、那雾每一样都是那么地恰如其分,无一丝一毫的多余,也许我们见到的就是仙境吧,仙境美景当然是不允许被定格在人间的,以至于后来拍出的照片连其1/10的神韵也没有。美景总是短暂的,仅存在了短短1分多钟,就被远处飘来的又一片浓雾给破坏了。或许这辈子我也不会有机会再见到如此美景了,只能永远留藏在我们深深的记忆里。
12:35我们抵达白云景区的终点—步仙桥。比原定的1小时提前了10分钟。因为提前完成了预定任务,我们就在步仙桥多玩了一会。面对群山峻岭,我们有了“河东狮吼”的冲动,一声声在常人听来毛骨悚然的嚎叫,在我们耳里确是余音遥绕,不绝于耳,十分的有趣。玩够了,闹够了,退回步仙桥,正式踏上了征服梦幻(西海大峡谷)的漫漫征程。
穿过一个山洞就看到一条蜿蜒曲折、望不到尽头的栈道,那些栈道都是紧贴着悬崖峭壁修造的,有几段则是人工依附岩壁悬空搭出来的,十分的惊险,很难想象修路工人是如何把这路给修出来的。karate一个不小心,一脚踏空,吓得她魂飞魄散,即使后来回到了上海还心有余悸。这么不小心!嘲笑中...“哎哟哟!”,我也被石阶给绊了一交,报应呀!
不过这里的景致真的很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黄山所有的景致,在这里都能看到,宛如整个黄山的缩影。正如程哥所说的“登黄山爬梦幻,不去梦幻最大遗憾!”。一路上我们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心情也格外的好。一路上奇峰怪石不断,曾见一石,像极了古代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那头盔、五官、神态,无不惟妙惟肖;还曾见一景,与鳌鱼峰上的“猪八戒写情书”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路上每隔几十米就修有长石凳给游客休息,想的可真周到。我们每到一处休息点都忍不住坐下来休息一会。就这样走一路,歇一路,走走停停近2个小时,还是向下的路,看来一半还没有走到。照这样下去,今天别想走出梦幻了,加快脚步向前赶,,约走了20分钟,终于见到了那块被驴友称之为“距排云亭1.6KM”是直线距离的标牌,山路也开始向上,我们总算走到谷底了。这时去排云亭有两条路,我们选择了左边的那条,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选择对了,因为我们遇到了“圣泉”。
径直向前10多米,发现一公共厕所。大概是走梦幻的游客比较少的缘故(一路上我们也只遇到了5个人),厕所很干净,轮流去轻松了一把。在路旁厕所的入口处有一竹管,不断有水从中流出,八成是给游客如厕后洗手用的。掬起水洗把脸,冰凉冰凉的,一点也不比昨天山下翡翠谷里的溪水差。检查各自的装备,simon、sunny和我的水已差不多告罄,我们开始打起那水的主意。用水壶将水装满,simon和我一开始还不敢贸然畅饮,万一喝坏了肚子,真的要在此过夜了。sunny可没这么多顾虑,不管三七二十一,咕咚咕咚几大口下肚。没想到sunny不但没有喝坏肚子,反而神采奕奕,后来一直冲在队伍的最前面。simon和我也渴的不行,看到sunny活蹦乱跳的鲜活样,壮起胆子喝了几口。哇!甘甜爽口,晶晶亮,透心凉,喝后只感觉浑身上下重新充满了活力,名副其实的圣水啊!因该泉上方有一块“WC<-”的指示牌,我们就亲切地称呼它“WC泉”。以至于后来我们逢人自豪地说“我们是喝厕所的水走出梦幻的。”
这时候的雾越来越大,颜色也由白色渐渐变成了灰色,任何的景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空上也是乌云密布,似乎一场大雨瞬息将至。这时已经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赶紧拿出其实就是塑料袋剪几个洞的所谓“雨披”套在身上,可是没想到外面下小雨,里面下大雨,衣服里的汗气挥发不出去,弄得雨披内热气腾腾,仿佛在蒸桑拿一般。我们已没心思看风景了,其实这时也看不到任何风景,只一门心思地向前赶。只见一路上不时出现“雷雨时分,请勿在此停留”、“此处易发山洪”的警告牌,吓得我们魂飞魄散,慌不择路,帮主夫人更是吓得差点哭了出来。我们6人就这么在无休止的山路上孤独、无助地走着,不知道啥时才是个头,只希望能早点从噩梦中醒来。
突然,头顶上方人声鼎沸,离终点不远了。我们欢呼着争先恐后地向上攀登,于15:30成功走出西海大峡谷。先前我们全靠精神力量和圣水苦苦支撑着,一泄气,全都瘫坐在了地上。lapras靠着仅余的一丝力气,用短信向上海的同事们报告我们走出梦幻的“好消息”。在从上海出发之前,同事们就对我们制定的行程计划嗤之以鼻,这个说“不能完成的!”,那个说“即使走出来,也不可能周一来上班。”想必这下让他们大失所望了。帮主夫人也终于抵敌不住圣水的诱惑,这一喝居然还喝上瘾。karate和lapras始终恶其名,不沾一口。我们在排云亭拍了两张集体照,这可是我们劫后余生的留念啊!
排云亭号称是黄山怪石最集中的地方,有“黄山巧石陈列馆”的美称,有仙人晒靴,仙人晒鞋,二老谈心,仙女绣花,仙女弹琴,金龟爬山,猫头鹰,仙人踩高跷,武松打虎等。可惜今天除了看到大雾和密密麻麻的人,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在排云亭休整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我们继续上路。途经回音壁等景点,看过大峡谷,这些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走着走着,人流突然停顿了下来。原来前面就是那块黄山镇山之宝--飞来石,电视剧《红楼梦》片头便以此石为景。相传它是女娲补天所剩两石之一,可以一摸官运,二摸财运,三摸福运,四摸桃花运,五摸没有运,六摸会怀孕,神奇灵验的很,所以人人都想上去摸4下以期给自己带来好运,这才发生拥堵。我“好心”叫不知情的两MM摸6下,可能是平时胡吹名声在外,两MM看出我不安好心,在karate的武力胁迫下,我被迫道出真委。若不是人多施展不开,我差点又挨karate一手刀。你根本不需要动,自然而然会有人推着你往前走。一路上我还用辩证的方法与lapras探讨双手摸算是一下还是两下这个问题,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用单手摸吧。被人簇拥着推到石头边,盲目机械地摸了四下,刚想仔细端详一下它的庐山真面目,没想到就被汹涌的人流给挤开了去,不一会,其余的几位也一个个被挤了回来,哎...
过了飞来石,离黄山的第二高峰—光明顶已经不远了。光明顶其实就是一个大平台,一旁的电子大屏幕滚动播放着今天的天气预报:“多云...观日落概率60%...”。这时的大雾己使得10米之外看不清人,更别提能看见日落了,简直一胡说八道。这个时候大家都累的够呛,没有心思和力气来个决战光明顶了。帮主夫人将我最后的一点圣水全抢了去,我敢怒不敢言,呜呜...
大雾封路,使得我们分不清东南西北。sunny推荐了一个方向,并自信满满地宣称如若走错,可将他乱棒打死。其实那条路的确是错了,是通往北海的,白白损耗我们许多的体力。正当我们准备使出“天下无狗”的招式将sunny立毙于棒下时,发现他早已远远的躲开了去。
17:05,我们终于胜利回到了出发地—天海招待所。回到宾馆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向家人报平安。karate打了半天也没打通,原来竟是忘了加拨区号,显然是累糊涂了。黄山的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只能打牌看电视。电视频道不多,可居然收到了凤凰卫视中文台,吴宗宪那带着浓郁“色彩”的主持风格令人大开眼界。鉴于下午的大雾,大家觉得明天看到日出的可能性不大,决定不去了。其实我内心是还很是很想去碰碰运气的,呵呵!我睡的那张床好像年久失修,下铺的sunny随便挠个痒痒,床都吱呀吱呀摇个不停,半夜不会塌了吧。闭上眼,满脑子都是悬崖峭壁、险峰峻岭,梦幻==噩梦+幻觉果然名不虚传啊!

第三天
“咚咚咚...”,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梦里拉回到现实中,竟是导游人工morning call叫隔壁房间的游客起床看日出。声音居然这么响,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差了吧!lapras也坐了起来。既然被吵醒了,干脆就和lapras相约去看日出。两MM也被吵醒了,揉着睡眼,喃喃自语。我仅说了一句“你们继续睡吧!”,两MM随即又倒下“不省人事”。唉...程哥推荐我们去鳌鱼驮金龟看日出,因为昨天领教过它上面的刺骨寒风,不敢擅自托大,扛着件宾馆的大衣出发了。
清晨的黄山并没有想象中寒冷,虽然雾气还是很重,空气却是异常的清新,相信在上海可呼吸不到如此的空气。鳌鱼峰上的视野挺开阔,人也不多,只有一个旅行团,又要感谢程哥推荐了这么个好去处。我和lapras爬上一制高点静静等着日出的来临,这时的天已经变成了深蓝色,远处只露出了些许霞光,在不知是雾还是云遮掩下的若隐若现。虽然人人都知道今天能看到日出的概率极小,但都怀着同样的心情期待奇迹的发生。某人此时出了个馊主意,提议大家一齐用呼喊声驱散浓雾。在一阵“乌拉”声后,一片又大又浓的雾飘了过来将仅有的霞光也盖的严严实实。我是彻底的绝望了,四处转悠,发现日出的反方向有着不错的景致,赶紧拍下来,后来经程哥证实,那就是云海,只是离的比较远,不够壮观罢了。看不到日出能看到概率更小的云海,老天待我也不薄。
回宾馆的那段路是下坡路,这时才发现腿酸的无法弯曲,弯了不能直,直了更不能弯。只能蹦蹦跳跳下台阶,梦幻的后遗症全出来了,这才感受到程哥的那句“上山气管炎,下山关节炎”的真谛,sigh...回到宾馆,剩下的那几个还在梦里呢。没多久,大家陆续起床了,或许是昨天在鳌鱼峰着了凉,或许是昨天圣水喝的太多走火入魔,或许是因那句“乱棒打死”惊吓过度,sunny竟然发起烧来,拿出体温计一量,好家伙,38.8゜C。
平白多了一个病号,原定计划自然要变更不少。本来今天还想再去昨天未尽兴的飞来石,这下也只好放弃了,值得庆幸的是昨天已经将黄山的大部分景点给消灭了。吃完早饭退了房,就向北海进发。一路上我身后不时传来“哎哟哎哟”的呻吟声,看来个个都和我一样,腿酸的不行,只好走两步,歇三步。他们歇着的时候,我还不能闲着,得到前面探路,这时候害得大家走错点路可是千古罪人啊!因为腿不好弯曲,探路回来时我是蹦着回来的,大家形容他们看到的场景极其恐怖:“一个黑影,在浓雾中若隐若现,看不清其真实面目,蹦蹦跳跳地越飘越近...”他们居然用“飘”这个字,我可是人,不是僵尸啊...
在去北海的路上,迎面走过一个身材高挑、匀称的JJ,她的面容是那样熟悉,似曾相识,可就是想不起来,大概是哪位排球运动员吧,我想。还是lapras记性好:“是乐靖宜!”被lapras这么一提醒,我们都记起来了,接着就是像追星族那般歇斯底里的惊呼声,吓得乐JJ同行的一帮人回头注目。嘿嘿...
快到北海的狮子峰,他们一个个又都走不动了,派我上山探探风景如何,美其名曰照顾sunny。为什么总是享受你们来,送死我去?爬到清凉台和千禧钟亭也有不少的路,从钟亭向外望去,除了白茫茫一片的棉花糖,什么也看不见,相信上面的**观海也是如此,我也就放弃了,决定直接去始信峰
回到北海宾馆观景台看梦笔生花,据说是假的,反正在大雾里也看不真切。上行1里路就到始信峰,始信峰号称汇集了黄山10大名松中的6棵,有“不到始信峰、不见黄山松”之美誉。我们就跟着导游团蹭解说,这时的大雾使得导游们的胡吹本领发挥到了极至,光是黑虎松名字的由来就听到两个不同的版本:有说这棵松长得像个“虎”字;有说某人夜间行至此把这棵松看错成老虎,并由此得名;也不知该信谁的好。再向上是连理松,其实就是一根主干长成了两个小的枝干,可一个导游硬要把它和唐明皇、杨贵妃攀上亲,说是他俩翘辫子后的化身,还说黄山就是从“皇上”谐音而来的,真是佩服他的胡吹能力。接下来的龙爪松、探海松等等各有各的特色,但在导游的胡说八道之下显得黯然失色,略过不述。
因为始信峰部分封山,走到探海松那里就不能再向上了。退回至黑虎松处,步行到白鹅岭。sunny这时候已经撑不住了,想坐缆车下山,而我们其余几个又舍不得那缆车的钱,穷啊!最后决定让sunny先坐缆车下山等我们,其他人步行下山。找到缆车入口,只见其中黑压压一片全是人。听一旁的管理员说,今天就是缆车下山也要排3、4小时的队。sunny随即改变了主意决定和我们一起走下山,毕竟一路上还能休息,可这排队的几个小时全靠站,没的坐啊!
白鹅岭云谷寺有6.5公里,全是比较陡峭的山路。给程哥打了个电话,请他算好时间派车接我们。后山所谓的小平路线没有什么景点,我们也只在“喜鹊登梅”和一处观景台处拍了几张照片。一路上乘不上缆车而爬上山的游客和当地的挑夫(不是臭名昭著的挑包夫)爆多,路又窄,不停的要给他们让路,行进速度自然而然地慢了下来。
说到挑夫,这里不得不多提几句。挑夫们个个皮肤黝黑,青筋暴出,有的甚至给沉甸甸的货物压驼了背。他们食品、饮料、生活用品、煤油等什么都挑,我亲眼看见一挑夫的扁担上有100斤的米、4箱方便面、10多瓶的酒,而他们的工钱据说只有区区的3角/斤。虽说职业不分贵贱,但看到此场景,谁又会相信人没有贵贱之分呢?为什么不用缆车运货?我们曾有这样的疑问。通过计算、比较,发现用人力确实比用缆车要便宜许多,人力不值钱啊!兴许这些挑夫们还十分庆幸有份这样的工作,若有朝一日改用缆车运货,他们又依靠何生活呢?每想到这,我总又免不了感慨一番。
就这样拖拖拉拉地走了近2.5小时。接到程哥派车司机的电话,他已在云谷寺等我们了,而此时的我们刚到入胜亭,还有一半的路没走呐。大概是我觉得让司机久等心里内疚,拉着大伙健步如飞地往下冲,剩下的3.5公里我们只用了40分钟就走到了,看来精神力量是最最重要的。
里面的那个停车场,接我们的车进不来,搞垄断嘛!我们只好多走些路到外面的停车场上车,车又在盘山公路上飞驰起来,不过现在我们一点也不感到惊险,或许我们也已经习惯了。司机帮我们在黄山大门处合了张影,作为离开黄山的最后纪念。
司机将我们送到程哥那里。程哥还以为先前电话里跟他说的那位发烧的sunny是位MM呢!sunny这下糗大了,被我们嘲笑了好久。再品尝完免费好喝的绿豆汤,我们又点了念念不忘的笋干肉丝面,毕竟在山上已经有两天不食人间烟火了。享受完下午茶,我们在程哥的店里发起了凶猛的购物攻势:好吃的笋干是一定要的,好喝的贡菊和茶叶也是必不可少的,带给同事品尝的おみやげ也是不可缺的,尤其是我们将程哥店里的贡菊给一锅端了,呵呵!我们尤其是两MM疯狂购物所散发出的Money香味,几乎把小镇上所有的小贩都给吸引了过来,害得我们不停和人家解释“都有了,都买好了”。有个小贩一直纠缠不清,karate只好花一块钱买包野菊花求个清静。也算那小贩实相,没有继续纠缠,否则挨karate一记龟波可不是好玩的。
时间差不多了,程哥帮我们找了辆顺道回屯溪的面的,10元/人。该是和程哥说再见的时候了,真有些伤感!车行数公里,程哥派人飞车追上我们的车,把我遗忘在他那的外套给送来,而此时的我还木知木觉,感动ing!其他人笑我这个带头大哥虎头蛇尾,在最后阶段丢三拉四。我想正是因为离开了如梦如幻的黄山,我才显得有些失魂落魄、魂不守舍吧!
车把我们又送到建设酒家,订好15元/人标准的晚饭后,趁着时间早,再去逛逛老街。傍晚的老街比刚到黄山的那时热闹了许多,不过商业气氛也随即浓郁了许多。老街上卖的土特产程哥那里都能买到,价格却比老街便宜好多。有趣的是在老街,我们又一次遇见了乐靖宜,可惜我们始终没有勇气上前要求与其合影,现在想来真是后悔。
上了火车,发现整节卧铺车厢除了我们6个是散客,其他都是旅行团的,真是越来越佩服程哥的神通广大了。这些跟团走的人又怎能感受到自助游的乐趣?绘声绘色给他们讲述我们在西海大峡谷的所见所得,当中自然免不了加油添醋一番,看着他们那充满羡慕的眼神,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karate和simon则为了争夺“天下第一臭牌”这个荣誉称号展开激战,结果,当然是karate不敌,给simon夺去这个头衔。至于给karate的补偿嘛,就是simon在铺位上表演俯卧撑,哈哈!
夜深了,又一天即将过去,我们又将重新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和学习中去,但我相信,黄山的秀美景色和程哥的人格魅力已永远的驻留在我的脑海里...

附录--个人费用明细(干粮、水未记入):
火车票(坐)(上海-屯溪) 94
包车费(含屯溪交通2元) 35
门票(呈坎) 25
午饭 5
翡翠谷门票(学生票) 21
门票(天湖) 20
晚饭 30
火车票(卧)(屯溪-上海) 184
住宿(云海楼) 30
住宿(天海) 100
早饭 3
交通费(汤口-黄山) 10
黄山门票(学生票) 66
缆车 47
交通费(黄山-汤口) 10
交通费(汤口-屯溪) 10
交通费(屯溪) 2
晚饭 15
合计 707
相关标签: 黄山  情人谷  云海楼 
黄山旅游住宿预订 更多黄山旅游住宿

旅友回复 (5条)

发表回应
  • #1 @normanhere (多多雏离线) 说: 2008-05-23 06:53
    不错
  • #2 @松树叶 (多多蛋离线) 说: 2009-03-13 22:37

    呵呵 写的真的详细

  • #3 @Chege (多多蛋离线) 说: 2009-05-09 11:58
    好详细啊…… 暑假也可能去黄山还有徽州  不过能给个行程推荐就好了
  • #4 @丁丁游天下 (多多蛋离线) 说: 2009-05-11 23:41
    【回复 #3 Chege 的帖子】:
    需要行程的话可以去云海楼的网站去看看
    httP;//www.yunhailou.com
  • #5 @心远行 (多多蛋离线) 说: 2009-05-27 10:48
    很有趣的一篇游记,谢谢啦

发表回复

谢绝发布任何形式广告

搜索

黄山官方攻略

更多

多多攻略之黄山篇

版本:第四版
浏览:216746
更新:13-12-10
点击下载
关闭